傲轩小说网 > 都市至强战神 > 第二百零四章 动手吴家

第二百零四章 动手吴家

作者:陈浩唐秀心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零四章动手吴家

    顾寒通体生寒,站在那战战兢兢,低垂着头,不敢多说一个字。

    心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无边的恐惧已经占据了他的心头。

    夜幕君王,这四个字向来是禁忌。

    本人更是成为禁忌中的禁忌,在这几年间,传闻只出手过一次。

    但,也就是这一次,让这位君王,成为传奇,在世界舞台上,有着赫赫威名,他人提起,都会的一脸崇拜加畏惧。

    那一次出手,那位君王,单枪匹马,直闯本阳帝国。

    直接让本阳帝国护国神社,彻底的灰飞烟灭,沦为历史。

    可,如今,这位传奇人物,居然真的出现在他面前了。

    让他没来由的感到恐惧。

    心中清楚,今天可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起来了吧。”

    陈浩伸手示意众人起身,随即眼神打量着站在前方的顾寒,微微眯眼,让顾寒如坠冰窟,不寒而栗。

    “死殃佣兵团队长,顾寒,对吗?”良久,陈浩笑问道。

    完全没有那种剑拔虏张的气焰,看上去温文尔雅。

    可,顾寒知道,这只是表面,一位能够把本阳帝国护国神社都给湮灭的人,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是吴景岚派你们来的吧?”陈浩继续问道。

    两旁的螭吻禁卫军,纷纷拔出手中的长剑。

    叮!

    剑身漆黑如墨,锋芒毕露,散发着幽冷寒光。

    竹叶青站立一旁,红色丝巾缠绕其中,脖颈处的青蛇围绕。

    场中一股肃杀之气,油然而生。

    “我”

    顾寒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什么,可因为恐惧,却什么也说不出,只是低着头,眼神暗汇难明。

    “把尾巴解决掉。”陈浩说了一句很意味深长的话,直接转身便走。

    也就是在这时,一直低头不语的顾寒突然奋起爆发,手中一炳军用匕首直接朝着陈浩的后背刺去。

    速度奇快,匕首寒光直冒,可谓是用了全部气力,力求一击毙命。

    这一幕来的太快,快到让所有人都未能反应过来。

    蒋天虎心中大惊。

    至于竹叶青等人,站在原地嘴角带起一抹玩味笑容。

    而,郭割芦那张消瘦的脸庞渐渐露出一丝狰狞,最后转为猖狂。

    一个人,再厉害,难不成还能在阻拦住顾寒这全力一击?

    反正,他郭割芦不相信。

    顾寒他打过交道,个人能力极为出色,尤其是一手右手刀,更是达到了极致,只要出手基本没有人可以生还。

    更何况,现在还是偷袭。

    所以,郭割芦认为陈浩必死无疑。

    噗!

    然,下一刻变故从生,原本全力一击准备刺杀陈浩的顾寒,却不知为何,嘴中狂涌出一股鲜血喷.射出去。

    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瞳孔放大,嘴中鲜血狂流不止,怎么也无法止住。

    蒋天虎:“”

    郭割芦:“”

    蒋天虎一脸吃惊,他自己也懂点武道,可依旧没看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至于先前还是冷笑连连的郭割芦眼眸放大,面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死殃佣兵团的队长,个人能力不输与顶尖特种兵的这个男人,居然就这样毫无声息的败了。

    甚至,都未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结束。

    这…

    想到这里,郭割芦眼神望向那道年轻的身影,眼眸中布满震惊。

    这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可能会这强大?

    一连两个疑问在他的脑海中徘徊。

    倒在地上的顾寒心生震惊,一股巨大的恐慌笼罩着他。

    胸口剧烈的疼痛,让他已经完全说不话来了。

    夜幕君王果然名不虚传。

    这是,他最后临死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最终,这位吴家花了大代价培养出来的死殃佣兵团,在顾寒的死亡,彻底的烟消云散。

    “蒋先生,我家君王,还请你把尾巴除掉。”王强拍了拍蒋天虎的肩膀,露出个狠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身跟上陈浩。

    “尾巴除掉?”

    蒋天虎有些发愣,没有理清楚其中的关键。

    突然,他猛的反应过来,浑身顿时一震,瞳孔放大,缓缓转身瞪大了眼眸望向郭割芦。

    郭割芦无喜无忧,面容古井无波,只是在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炳匕首,外加一把,已经上好了膛的96式手枪。

    “割芦,你要做什么?”蒋天虎哪里还能够看不出来,连忙大声质问道。

    郭割芦已经再也不复先前的姿态,面容渐渐扭曲,转而猖狂,冷笑道:“我要做什么?”

    “姓陈的欺人太甚,居然敢如此对你,我今天就要让他死!”

    话音落下,抬起手中的枪,指向即将走进房门的陈浩背影,面容狰狞,带着猖狂的笑意。

    这个时候,他很得意,因为,只要他轻轻扣动手中的扳机,那么那位姓陈的大人物,就会死在自己手上。

    这种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觉,让他很痛快,很畅爽。

    蒋天虎心中大惊,“割芦,你是我下属,跟了我十几年,你可不要做傻事,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你把枪放下,我们一切好商量。”

    “到时,我保证恳求君王,放了你,你快点把枪放下!”

    蒋天虎是真的着急啊,郭割芦的跟了他十几年的下属,也是心腹手下。

    夜幕君王是谁?

    那可是一个恐怖的存在,现在想要去杀了他?

    不亚于痴人说梦,不知死活。

    不过,可惜的是,郭割芦已经魔怔了,不听任何劝阻,嘴中开始默念道。

    “三”

    “二”

    “一!”

    蒋天虎心如死灰,绝望的闭上眼睛,眼角有一滴泪花缓缓滴落。

    砰!

    沉闷的枪声响起。

    握着手抢的郭割芦脸上依旧保持猖狂的笑容,可在其额头,却不知何时多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孔动。

    几乎是刹那间,空洞中鲜血狂涌而出。

    而他本人,脸色瞬间转变,化为痛苦,眼眸中布满了震惊跟难以置信,呆呆的望着前方陈浩的背影。

    轰~

    当,人影彻底进入屋中,这位号称狼屠的郭割芦轰然倒地,彻底的没有了生息。

    只是,那双眸子,却瞪得老大,眼眸中带着不甘、后悔的等情绪。

    不过,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蒋先生,你可以回去了,带一批人马,包围吴景岚别墅。”

    这时,屋内传来了,陈浩那漫不经心的言语。

    蒋天虎浑身一震。

    这是,准备要动吴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