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御用小兽医 > 第243章 王小凡你好狠的心

第243章 王小凡你好狠的心

作者:坐看云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锦绣酒店大门口,久久站在灯影下,眼睛已经哭红了。她对王小凡怒目相向,把王小凡吓了一跳。

    “久久,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王小凡还从来没有看见久久这样失态过。以前的她,展示给人的,都是坚强的形象。

    “王小凡,你好狠的心!”

    久久从齿缝里说出这句话,目光像是利剑似的刺向王小凡。

    王小凡懵逼了。这是怎么回事?今天也没得罪她呀?这是发的哪门子火?大姨妈来了,心情紊乱了?

    “我……好狠的心?久久你这是……我心很软的。”

    看着梨花带雨的女人,曾经是自己的女人,王小凡真想伸出臂膀把她抱在怀里。初见久久那怦然心动的感觉,又回来了。

    “哼,你心很软吗?王小凡,你变了,你变得残忍了!”

    王小凡从兜里掏出一张面巾纸,想去给久久擦泪,被久久劈手把纸巾打落了。

    “残忍?我很残忍吗?我不是那样的人啊。久久,有啥事你说啊,直接点。”

    王小凡喝了酒的脑袋,实在不知道久久说的这残忍是从哪里来的。久久的性格一向是直筒子,今晚这是怎么了。

    “你把人打得住了院,还有心情去伺候鲍晓芙?”

    哦,明白了。久久说的,原来是巴颂。王小凡这时候才忽然觉得,自己确实有些残忍了。

    不过想起上次巴颂把自己往死里打那一幕,心又坚硬起来。

    他尴尬地笑了下说:“原来是这样啊。久久,我和巴颂交手之前,立的有生死状的,死伤各不负责……”

    “放屁!死伤各不负责,那还是人吗?王小凡你把巴颂打成那样,你就那么心安理得?竟然还有心情去泡妞,你……你真的变的让我都不敢相信了。”

    久久没等王小凡说话,就打断了他的话。她的情绪相当激动,饱满的胸脯一起一伏。记得初次在健身区相见,久久那一双傲人的结实的胸,是最先把王小凡吸引的。

    王小凡回想起了在九天阁歃血为盟那晚,久久看向巴颂的眼神。当时还没多想,现在恍然大悟了。久久是爱上巴颂了!

    一瞬间,王小凡的心里有种失落的感觉。但转而一想,自己狠心地抛弃了她,现在哪还有资格去管她爱哪个男人?在久久面前,他今生都是负心汉。

    再说,巴颂这人虽然看上去有些凶,但王小凡对他的印象并不坏。起码他对人都是彬彬有礼的样子,不像那些江湖之人那么嚣张。

    现在的久久,正是缺少男人保护时期,能和巴颂在一起的话,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明白了这个道理,王小凡的心情马上调整了过来。他拉起久久的手说:“久久,我明白了。我确实是太残忍了些,走,我现在带你去看巴颂。”

    久久伸手招了一辆的士,王小凡赶紧上去帮她拉开车门。

    “巴颂在哪?”

    “还能在哪?人民医院。”

    久久没好气地说。今晚她是坐在拳台边上的,把王小凡和巴颂的二番战看得清清楚楚。其实她今晚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因为台上决斗的两个男人,都是她的心上人。只不过王小凡是前任而已。

    很难想象一个女人看着自己的两个男人互殴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整个晚上,久久的心应该是碎的。王小凡挨打的时候,她心疼;巴颂挨打的时候,她也心疼。本以为比赛在提心吊胆中结束了,没想到王小凡最后时刻忽然出重拳,三拳把巴颂打飞了。

    看着巴颂从拳台上被击飞,跌落在观众席里,久久的心碎了。她惊呼一声,站起来想奔过去,但她及时控制住了自己。这一点,她比糖糖要理智的多。

    身边的豆豆在看着她,那边,范总也在看着她,她不能表现的太失态。她和巴颂的恋情,是在绝密的前提下进行的,因为现实的情况,绝对不允许他们两个在范总的眼皮底下秀恩爱。

    一路上,久久都不怎么说话。王小凡可以深刻地理解她现在的心情。心疼巴颂,怨恨他王小凡出手太狠。

    不过要说出手狠不狠这个话题,王小凡觉得,自己出手还真不狠。因为他并没有使出全部的力气,充其量也就是用了一半而已。如果他把在九天阁练就的功力全用出来,估计巴颂现在已经在太平间躺着了。

    二十分钟后,汽车已经停在医院门口了。王小凡下车,帮久久打开车门。久久从车上下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

    这泪水像是两根刺,把王小凡的心刺疼了。忽然有些愧疚,也许今晚自己对巴颂,确实残忍了些。把他击倒就行了,何必把人家脸上的骨头都击碎?说到底,自己的内心里,还是有人性丑陋的一面。

    “对不起久久,我不该……让你伤心的。”

    往医院走着的路上,王小凡鼓足勇气说。他现在不需要对巴颂说对不起,因为他们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但他必须对久久说对不起,因为这是一个曾经被自己伤过的女人。

    “小凡,你的事情我没有资格去管,现在你已经很强大了,但我想告诫你,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心存善良。不要以为自己很强大,就去恃强凌弱,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我永远也不会再和你说一句话。”

    久久说着,抽了下鼻子。今晚,她也看出了王小凡强大。如自己豢养的一只小狗长大后才看出是条狼,她现在对王小凡的感情非常复杂。

    “放心吧久久,我本来就是善良之人。伤天害理的事情,打死我也做不出来。”

    “呵呵,希望你记住你今晚说过的这句话。”

    说话间,两人已经站在了电梯前面。

    电梯来了,王小凡跨进去,久久却还站在原地不动。

    “上来呀久久,还愣着干嘛?”

    久久双眼盯着地面,高耸的胸随着呼吸起伏。可以看出,她的内心这会非常的不平静,像是在做着什么激烈的心理斗争。

    “小凡,你上去帮我看看他吧,我不能上去。”

    久久抬起眼,看着王小凡,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她的眼睛有些红肿,脸上的妆也花了,看上去像是受了委屈的邻家大姐姐。

    “为什么?你去看看他也很正常呀。”

    王小凡有些不理解了。这么坚决地把他从鲍晓芙那里拔出来,又这么坚决地来医院,但到了该上楼的时候,忽然又退却了。女人的心,真是的难以揣摩。

    “我要是上去的话,就暴露了我俩的关系。我想过了,还是小心谨慎为好。小凡,你上去吧,替我看看他,我就在楼下等你。”

    久久说完,不等王小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王小凡无奈地摇了摇头,按了电梯的关门键。

    巴颂躺在病床上,整个头都被纱布包着,只露着两只眼睛,像是个大栲栳。范总派了四个人在病房守着他。

    看见王小凡走进病房,那四条汉子都拿仇恨的目光看着他。想必对他都怀着深深的敌意。

    “巴颂,我来看你了。”

    王小凡在床边坐了下来。巴颂的脑袋微微动了一下,说不出话。他的颧骨和下巴的骨头都被打碎了,刚刚做完对接。

    虽然头不能动,但巴颂还是艰难地伸出手,把王小凡的手紧紧握了。

    巴颂的气度,王小凡还是很相信的。虽然他此刻身受重伤,但王小凡相信,他并不仇恨自己。因为不管怎么说,巴颂是一条真正的汉子,一条真正的硬汉。

    “王小凡,请你出去吧,巴颂现在需要静养,不能有情绪波动!”

    一条汉子很不友好地对王小凡说。王小凡打量了他一下,两条眉毛连在一起,看上去凶巴巴的。估计巴颂一直是他的偶像,现在偶像被揍,他心里肯定爽不到哪里去。

    王小凡不想和这些人多费口舌。他站起来对巴颂说:“巴颂,你好好养着,哪天出院了我给你接风洗尘。”

    王小凡知道自己不能说对不起下手太重了类似的话。因为这样会让巴颂更难堪。男人之间,不管输赢,气度不能丢。

    巴颂朝他扬了下手。王小凡可以猜出他在内心说:“谢谢,小凡,我今天虽然输了,但我还保留着向你挑战的权力。”

    王小凡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又折了回来。他俯下身子,凑到巴颂耳边悄声说:“久久在楼下,她让我代她看看你。”

    巴颂的身子明显的一震。脑袋也不安地转动起来,像是要说什么。

    几条汉子都过来拉王小凡,对他一顿呵斥。王小凡微笑着朝他们摆摆手,出了病房的门。

    “小凡,他怎么样了?”

    王小凡刚走出医院大门,久久就迎上来急切的问。

    “挺好的。已经做了手术了,情况很稳定。”

    这个时候,需要报喜不报忧。不过巴颂也确实挺稳定的,脑袋都不能转圈。

    “他……说什么了吗?”

    久久不自觉地抓了王小凡的手,摇晃着问。可见她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鸡冻。

    “他的脑袋都被纱布包着,哪能说话?”

    “哎呀……肯定很疼……”

    久久说着,嘴一撇一撇的,又要哭了。

    王小凡赶紧安慰她。笑着说:“巴颂是条硬汉子,我一向非常钦佩的,这点伤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久久你也别伤心了,巴颂要是知道了,会心疼你的。”

    这句话说的非常到位。久久本来要哭的脸马上恢复了正常。她想了想说:“嗯,他是表面强硬,其实内心也非常柔软的。希望他赶紧恢复吧。”

    两人朝医院门口走的路上,王小凡对久久说:“我告诉巴颂了,你在楼下。”

    “啊?你告诉他了?小凡你真的告诉他了?他说什么了吗?”

    恋爱中的女人,确实挺情绪化的。

    “真的告诉他了。我是趴在他耳边说的,没有别人听到。”

    “那……他怎么说?”

    “他说,请你转告久久,我爱她。”

    久久忘了刚才王小凡说过巴颂不能开口讲话的事实,兴奋地跳了起来,尖声叫道:“太好了!小凡你做的真好,你应该告诉他,我也爱他!”

    叫着,扑到王小凡身上。王小凡伸手抱了她的臀,把她抱了起来。

    久久的双腿缠在王小凡腰上,原地旋转了两圈,才下来了。

    久久像是位情窦初开的大姑娘,刚才还泪哗哗的脸上这会洋溢着兴奋。她喃喃自语:“他会好起来的,很快就会好起来的。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肯定不会毁容。你说是吧小凡?”

    “肯定的,巴颂那么帅,随便恢复一下就够用了。久久你眼力真好,我真心为你高兴。”

    “哈哈,小凡你不吃醋吧?”

    “我?吃醋……不吃呢?”

    久久哈哈大笑。说:“不吃醋是骗人的。可是你这个混蛋,是你把我抛下的。知道我那些日子心里有多难受吧?小凡,我看着你和小雅在一起,心疼的都要碎掉了。我甚至还产生了卑鄙的想法,幻想着小雅忽然死掉……”

    久久说到这里,忽然捂住了嘴。又说:“喝多了喝多了,我真该死,怎么把这些话也说出来了。小凡你该小看我了,是吧?”

    王小凡的内心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女人的心,男人也许永远都不会懂。但有一点他懂,那就是,自己确实对久久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久久有那样的想法,也并不奇怪,这只能说明她太痛苦了。

    “不会的,久久,今晚我才知道,你以前……我确实挺混蛋的。”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小凡,我碎掉的心,巴颂已经给我一块块对起来了。”

    “嗯,我衷心感到欣慰。久久,你们会幸福的。”

    “谢谢你小凡,我这会心情好多了。”

    “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回蓝海了。小凡,你还要去鲍晓芙那里吗?”

    王小凡想起了鲍晓芙说的,错过今晚她就改变主意的话。

    “不去她那里了。我和你一起回蓝海。”

    “太晚了,回去叫门不方便。小凡,咱们去开个房间吧,你最后再单独陪我一晚。”

    王小凡的心怦怦地猛跳了几下。他没有勇气拒绝,说:“咱们去哪里?”

    “去百合吧,咱们曾经去过的地方。我挺怀念那里的那些器械的。不过今晚,咱们就是看看而已,明白吗?”

    “明白。久久,我再也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了。”

    久久的脸红了一下,说:“你就是伤害我,我也不怪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