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无限挑战游戏 > 第316章 赌局下

第316章 赌局下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16章  赌局下

    铅笔还在转动。

    剩下的筹码诡异的叠在一起。

    码房里负责兑换筹码的中年女子双目圆睁,脖子上一根绳索死死扯着,另一头却挂在了天花板上。

    方唐看着剩下的赌客们。

    一麻袋的现金散落各处。

    地上的鲜血如小河,血上是垫着的钞票,钞票之上是方唐的双脚。

    他随手抓起厚厚的钞票和筹码,50万左右!

    “你们谁想再来一把?反正是死定了,如果能赢我,这些钱连着命都是奖励!”

    一名女赌客瞪大了眼睛。

    赌徒的心理有时候你都猜不到。

    女赌客爬了过来:“我,我什么都输了,全输了,这次是卖了肾来的,我已经完了,不如赌一把,就一把,我不信就这么倒霉,我不信你就这么神!”

    崭新的纸牌重新打开。

    洗牌后,就在鲜血中转动一圈。

    “我自己抽牌!”女赌客尖叫起来。

    她抽了两张。

    4和5!

    9点,没有比这个点数再大的了。

    她贪婪的笑了,不顾那些血腥,拼命扒拉着粘稠的钞票:“翻本了,翻本了!”

    “等等,别急啊!”方唐手指一弹,两张牌抽出,3和6。

    和局!

    女赌客开始撒泼:“你是庄,和局算我赢,我不管,我赢了,我赢了!”

    方唐淡淡笑了,又抓起了厚厚的钞票和筹码。

    这次最少是150万。

    “你在这里一共输了多少?”

    女赌客盯着那些筹码:“一百个(万)!”

    方唐再加了一叠筹码:“现在这里有200万,要不要一次翻身?你手气不错呢。”

    女赌客眨眨眼。

    ……

    第二局她输了。

    女赌客抓着头发:“再来,再来一把,我还有一条命!”

    第三局她又输了。

    “我有什么错?”赌上命的女人凄然叫着:“我也是受害者,你杀我难道良心能安么?”

    方唐冷然:“我不会审判你的对错,我只负责把你送到审判罪恶的地狱之中。”

    女赌客尖叫着跳起来,向着没有门的外面跑去。

    咚的一声,她从楼梯上摔下来,脑袋向下,当场失去了呼吸。

    方唐沉默的看着。

    他没有做任何事,这真的是一场意外!

    也许天都容不下这贪婪卑鄙之人了。

    “谁还想赌?”方唐看向幸存的赌客们:“这次改规矩,一张牌见输赢,闲家可以抽3次,我坐庄,只抽1次!”

    三次赢一次的几率,太大了。

    这一把赌赢了,就能带着钱活着出去。

    两名赌客爬了出来。

    ……

    “这次还是一张牌见输赢……”方唐踩在两名死去的赌客身上说道:“闲家可以抽4次,我坐庄,还是只抽1次。”

    三名赌客颤巍巍举起了手。

    三人倒下后,方唐再次拿出了新的纸牌。

    ……

    五副新牌重新打开,方唐看着剩下的最后十几名幸存者:“这回闲家可以抽10次!我还是只抽1次!”

    几乎是闲家立于不败之地的赌法。

    但再也没人上前。

    “不赌了?”方唐看着他们。

    十几人一起摇头。

    他们仿佛彻底的清醒了,面对几乎稳赢的局面,还是在摇头。

    方唐扔掉扑克。

    杜四少这时候醒来了。

    他的嘴角裂开,一醒来就低头吞下了药丸状的东西。

    然后他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杜四少脖子上出现了条条青筋,发出了野兽般的喘息声,他浑身肌肉膨胀,青红的血管鼓动起来。而脸却是红的可怕。

    方唐眼神一闪,脑中立刻想起了那个抢走浦镇女尸的灰衣男!

    一模一样的潜力激活后遗症。

    这个四少刚才吃了什么?

    杜四少在大吼。

    轰的一声,方唐拎着他的脑袋再次砸在了桌台上,四少剩下的牙齿几乎全断了。

    方唐已经失去了兴趣,扔下他,起身走向了管理室。

    杜四少嘶吼了一声:“不准你,不准你动她!”

    方唐继续走着。

    猛然站住。

    地上的血迹正在诡异的滚动。

    一条细线自外探来,卷向了他的手臂。

    微米粒子欢悦的连成了这条细线。

    方唐立刻发动饕餮吞噬之能。

    微米粒子被完全吞噬……但!

    阴阳古菌还未来得及转化,那些粒子就一起爆炸了。

    虽然粒子很小,但爆炸的威力集中到一起时,方唐的手臂还是裂开了一条伤口。

    幸亏是6.5体质属性,伤势不深,此时无数的微米粒子开始涌入,仿佛一条锁链锁住了他!

    方唐不能再吞噬了。

    外面传来冷冷的声音:“同样的招数,想对我施展两次么?你的这种能力也是有缺陷的,我新改造的粒子滋味如何?”

    忧郁的光头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屋中。

    微米粒子开始分解组合,化为了一条真正的绳索,从楼梯上向下拉动!

    阿香闷哼着被甩到了赌桌上,然后是一个裹着白床单的虚弱女子,落到了阿香的背上。

    床单女披散长发,露出的小腿上白毛颤动。

    方唐看着光头少年:“游戏设计师亲自下场了?风悲先生,或者叫你一声艺术家?”

    风悲叹口气:“这次与游戏无关,我……没想到你……走得这么远,这么快找到了小雨!”

    方唐皱眉:“专案组被你彻底抹除,也是为了这位小雨?”

    风悲点头:“专案组得到了一条匿名举报,小雨被牵扯到了案子里,我知道是谁举报的,但为了风之案的游戏顺利进行,我不得不放过那家伙……只是专案组不能留了。”

    管理室里的盲女醒来了,摸索着:“你来了?你怎么来了?”

    方唐的身影出现在了盲女后侧,将她抱起。

    小雨挥手拍打着,方唐抱着她坐在了赌桌前。

    风悲身子颤动一下,看着方唐:“用阿香和阿月,加上这屋里所有人,换小雨!”

    方唐立刻摇头:“我要完成游戏,我要的是凶手的名字!”

    风悲沉默一下,出现在了杜四少身后:“那就赌一局!他来代替我赌!”

    五行笔上的猩红蛛丝在颤动,那枚花瓣状的白骨也嗡嗡作响。

    风悲如果全力运转微米粒子,方唐一定无法抵抗。

    但那样,艺术家以命运设计的游戏将彻底失败。

    但方唐也被困于此处,想要离开万万不能。

    赌一局!是个很公平的解决办法。

    ……

    杜四少扯开了领带,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手下,笑着露出了血红的牙龈和断齿。

    他的脸越来越红,呼吸粗重的像是吹风机:“这是最后一局,老规矩,翻牌赌大小,你赢了,我他妈就送上脑袋。”

    现在是深夜23点24分,方唐也解开了衬衣扣子,左臂那长长的伤痕上,微米粒子在疯狂蠕动着!

    戴着墨镜的盲女就坐在他大腿上,害怕的颤抖起来。

    她喃喃说着:“不要这样好么?大家不要这样,为什么这屋里这么腥?有人受伤了么?”

    方唐看向了那个脑袋光秃秃的忧郁少年:“风悲先生,请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