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地府代理人 > 第五百一十三章,真杀了

第五百一十三章,真杀了

作者:笔下通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一十三章,真杀了

    事实其实与苏无忌猜测的也差不多,谢必安这一指看似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甚至连神威都没有,但是这一指之下隐藏着的却是毁灭剑意的本源之力,也就是说,这一指头落在任何地方,都会带来毁灭,即便你是神隐强者又如何,一指头下去,照样叫你灰飞烟灭。

    “你倒是挺警觉。”谢必安微微一笑。

    苏无忌额头顿时冒出一丝冷汗,眯着眼睛开口道,“我苏家与阁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若只是因为剑源丹,钱在山答应阁下多少,我苏家愿意出双倍,只希望与阁下交个朋友。”

    谢必安一手后背,笑道,“说的虽说在理,可做买卖讲究个诚信二字,既然本座都已经答应人家钱家主了,又怎能半途毁约呢,若说苏家要与本座交朋友这件事儿嘛……”

    说到这里,谢必安微微顿了顿,随后依然是那副笑脸继续道,“你不配!”

    苏无忌顿时眉头一皱,“阁下可不要后悔,老夫并非打不过你,只不过看你修行不易,若是死在这里可惜了。”

    “不用替本座可惜,因为本座是不死之身。”

    “什么!”

    此话一出,别说苏无忌,就连躲在暗处的那三名血煞宗客卿都大惊失色,不死之身,那岂不是无敌了,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谢必安也不想再多说废话,双眸精光猛地一闪,随后大手向着苏无忌狠狠一抓。

    刹那间,苏无忌周遭法则之力呼啸而至,宛如一座牢笼一般将他彻底禁锢在了当场。

    “如此强大的法则之力,难道你是!”苏无忌大惊失色,一脸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了谢必安。

    于此同时,黑暗处的三名血煞宗客卿也已经惊的下巴都快着地了。

    “神隐强者!这怎么可能!”

    “难道神隐强者在这中州外围已经泛滥成灾了吗?怎么一下子出现两个!”

    谢必安漫步走向苏无忌,一脸笑意,“没错,本座早就已经步入神隐境界了,你一个小小新人,也敢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词,还真是不知死活。”

    这么说着,谢必安也不废话,直接抬手轻轻一划,苏无忌的脑袋便抛飞了出去,落下顺着坑坑洼洼的地面滚出去好几圈,停下来之后,依旧还保持着一副震惊的表情。

    谢必安掏出一张破布,将那头颅收好,这才一把提起昏迷过去的剑奴,直接离开了苏府,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理会那暗处的三名血煞客卿。

    等谢必安离开许久之后,那三人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苏无忌死了,可他们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不是因为有人抢了他们的生意,而是因为谢必安的出现让他们惶恐不安,现在血煞宗宗主身负重伤,又出现了这么一个神隐境界的杀手抢他们的生意,长此以往下去,恐怕血煞宗就无法立足了。

    “不行,这件事情必须尽快通报宗门,让宗门做出决定。”

    “说的不错,那快走吧。”

    “你怎么不走?”

    “我腿有点软,你扶我一把。”

    “没出息,自己走,说的好像谁还不腿软似的。”

    再看谢必安,将剑奴安顿在酒楼之后,便提着苏无忌的脑袋直接去了钱府。

    钱在山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那颗脑袋,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真杀了?”钱在山不自觉的喃喃自语。

    谢必安喝了一口茶,“既然是生意,那当然是要做到最快最好,你要杀的人,本座也已经帮你杀了,什么时候把钱结一下吧。”

    谢必安开口说话,钱在山这才从恍惚之中惊醒过来,连忙招呼管家取了两百枚剑源丹交到了谢必安的手上。

    谢必安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这剑源丹,他还真有些兴趣,这东西里边蕴藏着毁灭剑意,正要用来温养体内的剑意本源,只不过三百枚,似乎少了点,怎么说也得要上万枚才能起到一点效果。

    谢必安离开钱府之后,回到酒楼,天已经亮了,剑奴也已经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服用一些丹药之后,伤势也已经稳定了下来。

    “什么?师傅您是说,我是被一位神隐强者击晕的!”剑奴顿时有些惊讶的开口。

    谢必安轻笑一声,“你小子还真算是运气好的,要不是对方懒得和你计较,恐怕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剑奴听后顿时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胸脯,确实,一个轮海一层的修士,能在神隐强者面前保下一条命,也可以说是幸运到了极致了。

    “那苏家家主呢?”剑奴又疑惑的开口问到。

    “被本座杀了,人头也已经交给钱在山了,接下来就看那血煞宗要怎么做了。”谢必安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杀……杀了!”剑奴先是一惊,随后又是一阵苦笑。

    也对,他这个师傅可是太素宗掌宗,一指灭杀神隐六层的顶尖修士,一个小小的神隐一层,恐怕在他面前还真不算个什么东西。

    “那师傅,咱们现在要做什么?”剑奴问到。

    “本座要做的就是等,等血煞宗找上门,而你,把伤养好了之后给我老老实实的练习剑意,要是下次还能像昨夜那般的丢人,你也就好自废剑意,把本座教你的那一剑还给本座了。”

    “别呀师傅,我一定好好修炼,绝对不会让您再失望的!”剑奴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开口到。

    “本座不是你师父,等你做完三件事再说吧。”说着,谢必安放下茶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冥想打坐去了。

    谢必安走后,剑奴顿时深吸了一口气,回想起昨夜苏府一战,顿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谢必安交给他的那一招钻研透彻。

    只是初窥门庭便已经有如此巨大的变化,那若是修道登峰造极之境,岂不是所向披靡,剑前再无物可挡。

    想到这里,剑奴一把抓起了身边已经破旧不堪的铁剑,也不管自身伤势如何,开始将剑意运作起来,灌输于剑身之上,他得抓紧时间,不能再拖谢必安的后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