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305章 追击

第305章 追击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现在的夏禹,身形消瘦,就像是一阵风就能够将他给吹倒一样,脸色也是苍白如纸,显得有些鬼蜮可怕。

    在万蚁蚀骨之毒发作的时候,他浑身的肌肉开始抽搐,就像是身体里面长了蛊一般。

    这种疼痛持续了大概有半个时辰,才算是消退下去。

    等毒性消退下去之后,夏禹慢慢地爬到了柴草堆里。

    刚才,这客栈里发生了什么,他全部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好不容易收揽的人,就这么被宫暮云给下了大狱!

    为了报仇,为了将宫暮云跟顾念微的政权推倒,这些年,他费了这么多的功夫,结果,现在却全部都成了徒劳!夏禹忽然觉得,自己活得就像是一个笑话!

    夏禹脸色阴沉不定,瑟缩在柴房的一角,黑色的斗篷遮住了他的脸,浑身的黑,似乎是跟周围的一切融为了一体。

    许久许久之后,夏禹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事到如今,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一旦被顾念微他们发现了他的踪迹,他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夏禹起身之后,伸出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之前那张苍白可怕的脸,在他这一抹之下,再次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夏禹的脸就像是老树皮一样,一下子就充满了沟壑。

    他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这里,就不能被顾念微他们发现。如果继续用自己之前那张脸,很显然,这就是在铤而走险。

    夏禹一向不喜欢这种铤而走险的感觉,所以,他选择了稳妥地易容。

    夏禹推开柴房的门,缓缓走了出去。

    夜色已经笼罩了整个客栈,周围都是黑漆漆的。

    夏禹觉得有些冷,裹紧了自己的斗篷,而他的肚子也发出了不合时宜地咕噜声。

    夏禹紧紧地咬了咬唇角,目光扬起,朝着客栈二层的方向扫了一眼,眼底露出了浓浓的嫉恨之色!

    都是因为那个女人,他才会忍受这生不如死的痛苦!

    等他大仇得报,他一定要让那个女人,痛不欲生!

    夏禹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出了客栈。

    对于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这客栈里面所有的人都不觉得陌生。

    这个老人,是客栈里面的伙夫,在客栈的后厨帮忙,来获得老板一日三餐的接济。

    这个老人,每天晚上都会出门,在街上溜达溜达,散散步。所以,当大家看到这个老人走出客栈的时候,谁都没有想过,这个老人就是县大人刚刚发布了命令,要全城通缉的那一位!

    直到夏禹离开了客栈好久,那藏在顾念微袖笼里的黑蟒才算是平静了下来。

    而黑蟒的平静,却是让顾念微不由就轻轻皱起了眉头。

    黑蟒平静了,那是不是代表着,夏禹已经不在附近了?

    对夏禹,顾念微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这种“人在暗,我在明”的感觉却实在是不怎么美妙!

    而且,按照顾念微的推算,夏禹身上的毒素应该是没有清除的,那么,夏禹也就是有把柄是握在她的手上,可现在,夏禹居然敢蹦出来给她使绊子。

    看起来,这勇气也着实可嘉!

    顾念微眼神明灭,眼底闪烁着异样的神芒,一声不吭。

    宫暮云坐在她的身边,将她轻轻地揽在怀里,轻声宽慰道,“别想太多了。左右,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人,奈何不得我们的。”

    听了宫暮云的话,顾念微扯起唇角微微笑了笑,眼底有着一抹淡淡的释然,“嗯。不会有事的。”

    宫暮云将顾念微拥在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怀抱让她感觉到了心安,“微儿,睡吧。这些日子,你跟着我吃苦受累了。”低回的话语里,满是歉疚之意。

    顾念微轻笑,“别这样说。”

    她肯答应逍遥子的要求,来寻找八荒神兽,不过是因为,她眷恋现在的美好,不想有什么意外发生。

    在前一世,她是无依无靠的一个人,可是,现在,她却有了家和家人。她不想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所以,她选择了相信逍遥子,选择了帮这天下苍生做一件大事。

    两个人相互依偎,从对方那里获得了温暖和力量。

    宫暮云结实的胸膛,安抚了顾念微那躁动的情绪。

    两个人慢慢地起身,相拥着上了床,这一晚上,风静谧,月安好。

    两个相拥而眠的人,却是在对方的怀抱里得到了极大的安慰与温暖。

    翌日,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顾念微三个人已经是洗漱完毕,再次踏上征程。

    只是,在他们即将要出门的时候,客栈的老板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热情地邀请顾念微三人在客栈里吃过早饭再走。

    对于这客栈老板的殷勤相邀,三个人默契地选择了拒绝。

    客栈老板图的到底是什么,他们心里都很清楚。如今,三个人的身份地位特殊,如果在这里逗留太长的时间,被这位客栈的老板拿来做文章,这影响就不好了。

    身在其位,这所思所想的东西就多了一些。

    顾念微等人执意要走,这客栈老板自然是不敢多留的。

    只是,目送着三个人远走之后,这客栈老板还是转身就开始宣扬开了,说自家的客栈曾经接待过东华帝国的国主与国母。

    经他这么一宣传,这普通的百姓都想要沾一沾国主与国母的光。一时之间,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客栈倒是人满为患。

    自然,这一切,顾念微三个人是不知道的。从这家客栈出来之后,他们便是直接朝着天柱山赶了过去。

    这一路赶过去,倒是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滞。

    毕竟,这东华帝国,乃是宫暮云的地盘,还真没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给宫暮云添堵呢!

    当初在这天柱山的绝壁之上遇上了蜥蜴兽时,这绝壁陡峭,周围的风景也是格外的好。而现在,天柱山上的却是显得有些荒凉。

    顾念微、宫暮云和邵思崖这一路走过来,三个人虽然看似一直都注意着脚下的路,可是,他们的精神却是已经分出去了一些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夏禹如果真得有什么阴谋,那么也该是他实施的时候了。

    然而,这一路,却分明地安静得有些过分。

    甚至一直等宫暮云将蜥蜴兽放出来,让蜥蜴兽回归那株万年朱果的时候,他们仍旧是没有发现夏禹的影子。

    自然,这一次分离,对宫暮云和蜥蜴兽来说,也是有些难舍难分的。

    当初,三国来犯,如果没有蜥蜴兽的帮助,宫暮云或许早就已经战死沙场了。在某种程度上说,蜥蜴兽不仅仅只是宫暮云的宠物神兽,更是宫暮云的朋友以及救命恩人。

    宫暮云轻轻拍了拍蜥蜴兽的脑袋,一向洁癖的宫暮云,居然没有嫌弃蜥蜴兽那一身疙疙瘩瘩的身体。

    蜥蜴兽如有灵性一般,目光带着三分不舍默默地朝着宫暮云扫了一眼,这才一步三回头朝着那棵朱果树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蜥蜴兽将要回归到朱果树下的那一刻,一道利箭忽而划过了长空,带出一溜尖锐的声响直直地射向了蜥蜴兽的眼睛!

    这一下,摆明了是想要蜥蜴兽的命啊!

    顿时,宫暮云就恼了,身形离地,飞身而起,硬生生用自己的一双肉掌将那支箭矢给握在了手里。

    握住箭矢的那一刻,宫暮云反手朝着身后一甩,那支箭矢便是朝着不远处的一块巨大崖石射了过去。

    在那崖石后面,一缕黑衫一闪即逝。

    顾念微和邵思崖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掠出去。然而,等他们掠到那崖石跟前的时候,却只看到了一道黑色的残影,在他们的眼前一晃而过。

    只看那道残影,顾念微、邵思崖和宫暮云便是百分百地肯定,那个人,就是夏禹无疑!

    宫暮云身形落回原处,看着蜥蜴兽安全地回到了那棵朱果下,心里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当他的眼神看到那一道消逝的残影时,这心情却怎么都好不起来。

    夏禹今天会朝着蜥蜴兽出手,明天会不会朝着其他的八荒神兽也出手?

    一旦有八荒神兽被夏禹所害,那么,大陆的一角无人镇守,这大陆岂非依旧会再次遭受到劫难?

    顾念微和宫暮云的脸色都有些凝重,而邵思崖则是微微抿着唇角,没有说话。

    夏禹知道了蜥蜴兽所在,那么,其他八荒神兽的位置,是不是也已经暴露了呢?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宫暮云这心里就分外地不踏实!

    “追!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给跑了!”宫暮云恨恨地咬了咬唇角,一手揽过顾念微,已经是箭一般地射了出去。

    留着夏禹,这就是一个祸害!

    这个祸害,就像是悬在他头顶的一把刀!让他觉得寝食难安!

    宫暮云带着顾念微飞速掠开,而邵思崖则是紧随其后。

    夏禹到底跟了他们多久,之前那些已经被安顿好了的八荒神兽,有没有受到夏禹的骚扰,这都成为萦绕在他们心中的疑惑。

    而唯一能够帮助他们解开答案的那个人,很显然,就只有夏禹本人了。  三个人的速度都是飙升到了极致,这一路追赶过去,居然真的渐渐跟夏禹缩短了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