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302章 神兽异动的缘故(1)

第302章 神兽异动的缘故(1)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念微轻轻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抿着唇角,依偎在宫暮云的怀里,终于是再不留恋地离开了这里。

    送走了狮璁兽,下一步送走的,便是蟒蛟。  当初,蟒蛟出现的时候,是在东华帝国的地绝山。地绝山是一座土山,之前,有蟒蛟在那里镇守,这地绝山的水土流失得并不严重,然而现在,随着蟒蛟的出走,这地绝山的地貌已经是有些惨不忍睹

    了。

    水土流失之后,已经看不出地绝山原本的样子,乱糟糟,脏兮兮的一座土山。

    说实话,邵思崖重新站在地绝山的时候,这心里还真是有些舍不得让蟒蛟回去。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是将蟒蛟给养娇了。而且,还学了邵思崖身上不少的毛病,严重洁癖……

    所以现在,看到自己曾经的故土,让它继续钻进去的话,这就很有一些难度了。

    只是,就算是邵思崖舍不得,就算是蟒蛟不想离开。但,现在却已经不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这一段时间,他们在大陆各个国度里东奔西走,也已经发现,这整个大陆似乎是哪儿隐隐有些不对劲。

    灾病比之前更多,人心变得惶惶。  联想到之前逍遥子所说的话,三个人不由就将这些变化归结到了八荒神兽的身上。天地万物自有法则。现在,八荒神兽出逃,在无形之中给整个大陆造成了动荡。如果,神兽不能尽快归位,他们真担

    心,逍遥子的预言就会成为现实。

    如果真得出现那种情况,这个世界,也就真的乱了。

    所以,就算是邵思崖舍不得蟒蛟回到这废弃的土山里,还是轻轻拍了拍它的脑袋,示意它回去。

    蟒蛟固然是觉得委屈,固然不愿意再钻进这泥土之中,但,邵思崖的话,它又不能不听。

    像狮璁兽一样,依依不舍地跟邵思崖告别之后,蟒蛟一头扎进了这烟尘滚滚的地绝山里。

    邵思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他不是一个情感外放的人,就算是不舍,也不会摆在脸上,而是会将自己所有的心事都藏起来,埋在心里。

    蟒蛟这一头扎进了地绝山里,邵思崖顿时沉默不语。顾念微和宫暮云看着邵思崖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却是谁都不说话。

    在不久之前,顾念微才送走了狮璁兽,所以,她很理解邵思崖现在的心情。

    所有的安慰在此刻都显得是苍白无力的。

    顾念微跟宫暮云站在邵思崖身后,等邵思崖的情绪平和了一些,宫暮云这才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我们该走了。”

    邵思崖嗯了一声,慢慢地转过了身,随着顾念微和宫暮云下了地绝山。

    地绝山下,是一个小镇子。当顾念微三个人下了地绝山,到了这个小镇子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四合。

    顾念微看邵思崖情绪低落,不由便提议道,“咱们今天就在这个镇子上歇歇脚,开怀畅饮一晚,明天再去送回蜥蜴兽吧!”

    顾念微的这个提议得到了宫暮云和邵思崖的赞同。

    连日来,他们风尘仆仆,还真是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地虎、黑麒麟、狮璁兽和蟒蛟都已经归位。只剩下了蜥蜴兽和黑蟒,他们倒是可以稍微喘一口气了。

    心里这么想着,三个人便是选择了小镇上的一家客栈,走了进去。

    这个小镇虽然在地绝山下,但因为镇上的人们经年在外走动,小镇上倒是物产颇丰。

    所以这小镇上的客栈里,这吃食也是应有尽有。

    顾念微三个人挑了一间包间,然后点了几个家常菜,之后便是跟邵思崖、宫暮云围坐起来。

    三个人这段时间,都是心事重重,在东华帝国这个偏远的小镇上,三个人相对而坐,各自捧着一杯酒,借酒浇愁。

    烈酒下肚,三个人心中那种愁苦的情绪才算是稍微消减了一些。

    宫暮云坐在顾念微的左手边,不时地给顾念微的碗里添一些菜。

    而顾念微对于宫暮云的细心照顾,俱是来者不拒地接受了。

    这一边,三个人在包厢里面喝酒聊天,而另一边的包间里也是隐隐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隔壁包间似乎坐了不少人,而且,他们在说话的时候,是毫无收敛,声音大得几乎可以将房顶给掀起来。

    顾念微三个人原本无意去窥听人家的隐私,可是,这些声音就像是长了腿儿一样钻进了他们所有人的耳朵。

    听着听着,顾念微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因为,在隔壁房间里,她似乎是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几位这段时间辛苦了。”这声音淡定从容,温文尔雅,一听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风范。但是,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不管是顾念微,还是邵思崖,脸色顿时都是一变。

    别人不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他们三个还能不知道?

    这声音,分明就是之前被顾念微收拾惨了的夏禹!

    当年,夏禹利用鬼神之术在战场上给宫暮云使绊子,最终被顾念微收拾了。被顾念微收拾了之后,顾念微在夏禹身上投过毒。

    万蚁蚀骨之毒,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没有人可以解的!但现在,这个夏禹怎么能够没事人一样坐在隔壁的包间里跟别人言笑晏晏?

    顾念微轻轻眯着眼睛,这心里忽而就觉得有些不太妥当。

    如果,那个人真是夏禹,那么,夏禹出现在这里,到底是偶然,还是早有预谋?!

    如果是早有预谋,夏禹图的是什么?

    想到这里,顾念微等三个人的眼中俱是划过了一道莫名的神光。

    夏禹,这个人也算是一个多才多艺之辈!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顾念微及时赶到,到底是宫暮云更胜一筹,还是夏禹会胜出,这可真是没有准的事情呢!

    正是因为知道夏禹的手段,所以现在,乍然在这地绝山下的小酒馆里遇上夏禹,三个人的心情才显得颇为复杂。

    在三个人心思不宁的时候,一直都在顾念微的特质容器里一声不吭的黑蟒却隐约变得有些躁动不安。

    在听到夏禹的声音之后,这条黑蟒就像是遇上了熟人一样,有点儿蠢蠢欲动。

    顾念微将那个容器拿出来,目光深深地朝着瓶子里的黑蟒扫了一眼,眼神微微眯紧。

    顾念微跟宫暮云对视一眼,又看了一眼邵思崖。

    之后,三个人便是默契地起身,朝着隔壁的包间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隔壁的人是不是提前就有所预知。在三个人起身的时候,隔壁的房间也是一阵响动。

    等顾念微三个人推开隔壁的房门,看过去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夏禹的影子,只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团团围坐在一起,猜着拳,喝着酒。

    看着忽然闯入的顾念微三个人,这群小伙子的脸上都露出了愤怒之色,“你们干什么?”

    所谓拿贼拿赃,他们是来找夏禹的,可现在,这房间里却并没有夏禹,所以,他们也就没有跟眼前这几个小伙子多废话,转身就要离去。  然而,这房间里面的一群小伙子,却都是血气方刚的,被人一脚踹开了房门,这心里都有些不痛快,眼看着顾念微等三个人要走,其中一个便是阴阳怪气地开了口,“小娘皮,既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就

    陪我们一块儿喝一杯吧!”

    这话分明就是在调戏顾念微的。

    顾念微的眸子微微一沉,还不待发怒,宫暮云已经是一挥衣袖,一道掌风扇了过去。

    顿时,那个出言不逊的小伙子就被扇掉了好几颗门牙。

    宫暮云这个强势的举动再一次惹来了对方的不快,所有的小伙子纷纷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气咻咻地嚷嚷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干什么?凭什么打人?”

    这些人面目狰狞,看起来气势汹汹,但是,不管是顾念微、宫暮云,还是邵思崖却是全然没有将这些人的叫嚣放在眼里。

    “凭什么打你?”宫暮云冷哼了一声,“就凭你嘴贱!”

    宫暮云向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如今,有人当着他的面儿调戏他的媳妇,这是不要命的节奏!

    所以,即便是揍了人,宫暮云也丝毫都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被揍的那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满嘴的鲜血,朝着宫暮云深深地看了一眼,“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宫暮云冷眼乜着他,“你是谁?关我什么事儿!”

    宫暮云这话本来带着几分邪气,听在了对方的耳中,那就是浓浓的嘲讽之意,顿时,那位被揍的满脸是血的家伙就跳脚骂道,“你打了我,今天,别想全须全尾地出了这个客栈!”

    说话间,这个家伙居然一挥手,就要让周围的小伙子们出去搬救兵。

    只是可惜,这些人的身手,只能算是街头混混的水平,怎么可能是顾念微、宫暮云和邵思崖的对手。  只是一个照面,这些人便是被顾念微三个人揍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趴在地上嗷嗷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