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266章 引火烧身

第266章 引火烧身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念微一把将宫晟悦给抱了起来,那个逗弄宫晟悦的女子脸色不由就是一变,却是很快恢复如常,将手里的摇鼓收起来,朝着顾念微福身一笑,“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顾念微凤眸一凛,唇角勾起一抹清幽,“新来的?哪个宫的?”

    宫装女子款款福了一礼,轻歌燕语,“回禀皇后娘娘,臣妾是如富宫的,闺名唤做橙儿。是骠骑将军府上的嫡亲长女。”

    顾念微嗯了一声,唇角带了一抹轻笑,“三国来犯之时,骠骑将军为国捐躯,你们骠骑将军府,是东华帝国的功臣啊!”

    橙儿眼角带笑,谦恭有礼,“蒙皇后娘娘还记得先父,橙儿感激涕零。”

    顾念微点头一笑,跟这橙儿又说了几句没有营养的话,便是示意橙儿退下。而她则是抱着宫晟悦离开了这个如富宫的地界。

    在顾念微离开没有多久,橙儿便是缓缓抬起了头,目光直直地凝视着顾念微身影消失的方向。

    她是骠骑将军府上唯一的小姐,骠骑将军罹难之后,骠骑将军府的情况是一日不如一日。

    看着家族在帝都是越来越站不住脚跟,橙儿简直是忧心如焚。

    就在她心里忐忑不安之时,居然意外地获知了皇帝要充斥后宫的消息。于是,橙儿就将这个当成了是自家崛起的一个契机。毫不犹豫地托了关系,进了宫。

    她出身于将门世家,人生得漂亮,又有几分武将家的英姿飒爽之气,她心里其实很是有些自傲的,觉得自己一旦入宫,即便是不能与皇后娘娘平起平坐,至少也能够在后宫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所以,自从进宫之后,她一直都在寻找机会,一个能够接近宫暮云或者顾念微的机会。

    橙儿知道,顾念微和宫暮云感情笃厚,想要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插足,简直是难比登天。

    可是,这又怎么样?如果不试一试,她们骠骑将军府就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橙儿虽然是出身于将门,可是这脑袋瓜子却非常灵活。她想要接近顾念微和宫暮云,却不会像秦玉双那么没有脑子。

    她给自己制定的策略就是接近宫晟悦。毕竟,小孩子现在还不懂得分辨好人和坏人,谁给她玩具,谁给她零食,谁就可以轻易在她这里建立好感。

    只是,橙儿没有想到,她这才第一次跟宫晟悦示好,就被顾念微给打断了。

    橙儿轻轻眯起了眼睛,却并没有因此气馁。

    她心里很清楚,顾念微这个人也是一个生性谨慎的,而且,自从顾念微被丞相府召回,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在顾念微身上的事情,已经是让不少人对顾念微刮目相看。

    之前已经沉寂下去的那个流言也渐渐开始甚嚣尘上。

    很多人都记得,顾念微出生的时候,曾经天降异象,很多人也曾记得,顾念微乃是天降凤女……

    橙儿双手轻轻拢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现在她既然入了宫门,就要为了自己的前程奋斗。挡在她前面的人不论是谁,都要为了她的前程让路!

    橙儿想到这里缓缓地扬起了头,一步三摇回了自己的如富宫。

    因为她乃是骠骑将军府嫡女的缘故,宫暮云对她也算是格外关照,一入宫门,便是被封为了贵人。

    骠骑府是张姓,橙儿本名张橙,所以,如富宫上下都得唤她一声张贵人。

    听得这一声声贵人的称呼,橙儿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将下人给打发了,这才托着下巴开始思谋如何取悦顾念微和宫暮云的对策。

    她和一些女孩子进宫也都有一段时间了,可是,这段时间,宫暮云没有宠幸过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

    女孩子家到底是有些矜持的,皇帝不临幸,她们总不能亲自把自己送到皇帝跟前儿去。再者说了,皇帝不临幸她们,这种事情,她们也不好意思跟家里人说。

    大家都是养在深闺的,这心里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想不透宫暮云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张橙是个通透的,在今天遇到了顾念微之后,基本也就猜到了顾念微和宫暮云这夫妻二人到底想搞什么花样了。

    顾念微在看向她时,目光清淡,很显然,根本就不曾将她视为过对手。

    这说明什么,这一场扩充后宫的闹剧,不过是掩人耳目的笑话!

    只是,张橙不甘心啊!她都已经进了宫,怎么能就这么一无是处地在后宫之内浑浑噩噩地度过余生呢?

    张橙眯着眼睛,想了很多。最终,还是决定从宫晟悦的身上下手。

    虽然,顾念微和宫暮云很宝贝那个孩子,但是,这个孩子不可能永远都不暴露在人前。只有能够见到这个孩子,那么,她就是有机会的。

    说来也巧,在这些后宫美人们进宫没有多久,便是顾念微的生辰。

    本来按照顾念微的本意,这生辰大可不必大操大办,但是宫暮云疼爱妻子,更是明言,顾念微如今身为国母,国母过寿,岂能是草草了之?

    况且说了,如今后宫充盈,也正是顾念微在众人面前立个威的时候。  顾念微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后宫里的那一干女子,一个个的全都伸长了脖子等着她的男人去宠幸。对此,顾念微自然是不高兴的。然而,这个馊主意是她想出来的,目前唯一能够解决困局的办法,

    也只能是镇住这些女人,让她们掀不起多大的浪来。

    看着顾念微心情有些低落,宫暮云不由也是摇首而笑,“看看吧,你这个办法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好办法。”

    而且,现在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他都有些骑虎难下,这些召入宫中的女人,他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了。

    顾念微凉凉地扫了宫暮云一眼,“有旭儿的消息么?”

    这段时间,顾念微和宫暮云虽然回了东华帝国,但是对始终不曾放弃寻找宫晟旭的下落。

    只是,逍遥子这个人实在是神出鬼没,便是宫暮云使出了浑身解数,派出了无数的兵将,依旧是无功而返。  顾念微问及宫晟旭,宫暮云脸上不由就多了几丝愁容,缓缓摇了摇头,“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不过,你别急。我们已经在天漠大陆四国都加派了人手。而且,邵思崖也承诺派出逍遥阁的人搜集逍遥子

    的消息。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够有旭儿的消息了。”

    顾念微嗯了一声,不再多言。

    莫名其妙被逍遥子带走的宫晟旭,成了顾念微心中的一根刺儿,每每触及,都会疼痛不堪。

    宫暮云抬手揉了揉顾念微发丝,“别想太多,吉人自有天相。旭儿既然能够被逍遥子捡到,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他的福气。”

    顾念微闻言,也只能是轻叹一声,垂首不语了。

    福气?呵,逍遥子教的,她都会,谁用得着逍遥子装什么世外高人,将自己的儿子给拐走的?!

    顾念微冷着脸不说话,宫暮云也不在意,岔开了话题,“你娘家来人了,你母亲问你好,你大哥也说了,有时间的话,多回家看看。”

    顾念微嗯了一声,她本不是真正的顾念微,对那个丞相府里的父母自然也就不会真的过分上心。

    不过,既然沈默晴和顾盛铭都来说了,她的确是不能过分冷落了顾家。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顾家的人算是她唯一尚存的亲人了。

    宫暮云顿了顿又说道,“上次在四方城里遇上的那个城主大人,我去调他管理邢私,在位期间,刚正不阿,是个当官的好苗子。”

    顾念微抬起头,朝着宫暮云扫了一眼,不由就是轻叹了一声,“是啊,只是可惜,在这个国家,真正能够帮助你排忧解难的人,实在是太少。”

    绝大多数人就像是墙头草,哪块有好处就往哪块倒。

    顾念微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宫暮云却已经是心下了然。

    “不如,咱们试行一个考核选拔制度,挑选一些能人志士出来,帮你分忧?”顾念微实在是心疼宫暮云整天分身乏术的样子,脑袋里面灵光一闪,就想到了古代的唯才是举制度。

    宫暮云笑了笑,“你这个想法是不错。但是,考核选拔,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并不容易。”

    宫暮云当权这么多年,早就见惯了官场上的那种钱权交易。也很明白,选拔人才,大多时候,都是那些监考人员拔毛的一个绝好机会罢了。

    顾念微垂下眸子,对于宫暮云这个自暴自弃的想法并不买账,“你都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可以。如果你能够选拔出十个以上的能人志士,你的担子就能卸下去不少,为什么不试试?”

    宫暮云爱怜地在顾念微的脸上轻轻捏了一把,“你啊你,要是真怕为夫累着,就好好地帮夫君分忧。你的才能,抵得上十个能人志士。”  顾念微闻言,娇嗔地扫了一眼宫暮云,轻笑出声,“你呀,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