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223章 要脸没媳妇

第223章 要脸没媳妇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3章 要脸没媳妇

    任何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她没有权利去决定别人的人生。

    宫暮雷看顾念微沉默了下来,赶紧一转身跑出了前厅。

    宫暮雷一走,宫暮云便是将顾念微拽在了自己的怀里,轻笑出声,“这事儿啊,急不得。”

    顾念微淡淡地嗯了一声,坐在宫暮云的腿上,总觉得哪里有点儿别扭。

    “那个,你,杵着我了……”顾念微红着脸,朝着宫暮云身下瞥了一眼,很不厚道地戳穿了宫暮云现在的窘态。

    宫暮云却是丝毫都不以为意,“它只不过是在表达对你的想念。”

    顾念微斜斜扯了扯唇角,“宫暮云,你要点儿脸行吗?”

    “要脸没老婆!”宫暮云笑了笑,一双手不由就将她箍得更紧了。

    “断奶了吧?”宫暮云痞气地朝着顾念微胸前扫了一眼,语调含着几分让人浮想联翩的邪魅。

    顾念微一看宫暮云那眼神,立刻就觉得不妙,马上反驳道,“你,你想什么呢?现在是白天……”

    宫暮云看顾念微着急,却是丝毫放过她的意思都没有,继续淡淡地笑着,“是白天啊。我只是问你,是不是成功断了奶?”

    宫暮云看向她的眼神,那么地毫不掩饰,顾念微怎么能够感觉到那眼神中的火热,当下这脸就红成了番茄,“臭流氓!”

    “流氓?不流氓,哪来两只可爱的包子?”宫暮云笑得邪肆,“况且,我也只对你一个人流氓而已……”

    宫暮云说着话,那双手还不安分起来。

    顾念微到底脸皮薄,这大白天的,跟他坐得这么近,她这张脸已经是快要滴血了,现在宫暮云再这么撩拨她,她简直都要羞愤欲死。

    当下,一把推开宫暮云,就从他怀里窜了起来。

    一双明眸带着几分不满,忿忿地瞪着宫暮云,“你再胡闹,今天晚上,你就睡书房!”

    宫暮云一听这话,顿时脸上就是一僵,那邪气风流,全部都跑到爪哇国去了!

    “好了,不动就不动。”宫暮云偃旗息鼓,就像是打了败仗的将军。

    顾念微整理了整理自己被宫暮云弄得褶皱的衣服,这才满意地扫了他一眼,“这还差不多。”

    宫暮云撇了撇嘴,什么时候开始呢?自己这个任性妄为的邪王居然成了妻管严。

    宫暮云虽然是感慨,可是这心里却依旧是喜滋滋的。喜欢一个人,愿意被这个人管束,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宫暮云像是灌了蜜,身子却是慢吞吞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离我那么远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顾念微轻呵了一声,对宫暮云的话不置可否。

    会不会吃了她,还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吗?

    顾念微眼眸转了转,朝着宫暮云摆了摆手,“我一会儿,要出去一下。”

    宫暮云剑眉微微一皱,“去哪儿?”

    顾念微抿着唇角,淡淡地笑了笑,“当然是做点儿好玩的事情。”

    宫暮云扫了她一眼,眼底含着薄嗔,“还跟我卖起关子来了?”

    顾念微轻轻一笑,得意洋洋,“呵呵,那是!如果我在你跟前是完全透明的,没有任何隐私可言,你还会被我吸引么?”

    宫暮云闻言,倒是认真地点了点头,顾念微这话说得倒是不假。如果顾念微跟所有的女子都一样,能够被他一眼看穿,当初,也就无法吸引他的注意。更不可能让他堂堂的邪王,为了她折腰。

    “那,我跟你一块儿去?”宫暮云试探着问了一句。本来也没打算顾念微会答应,没有想到,顾念微却是点了点头,“你想去的话,那就一块儿去吧!”

    这倒是让宫暮云有些喜出望外了。

    两个人出了王府,走在街上,街上有不少人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便是主动跟他们打招呼,态度恭敬而谦卑。

    两个人微微点头示意,一路走过去。

    在帝都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两个人停了下来。

    宫暮云四处这么一打量,不由就眯缝起了那一双狭长的眼睛,“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顾念微嘿嘿一笑,让宫暮云朝向正对他们的一家店面。

    宫暮云这一看,这才发现门道,这家店面,本来是做金银首饰生意的。在整个帝都,也非常有名,叫做金客来。如今,这金客来门前,人流络绎不绝,几乎将那门槛都踏破了。

    宫暮云一脸疑惑,看向顾念微,她带他来这里,是为啥?

    “这是咱们的店面。”顾念微脸上带着笑,笑容有些温软。

    在三国攻进帝都的时候,这家店面也遭了洗劫,破落了。

    顾念微和宫暮云重新收复了帝都皇城之后,顾念微就想着自己做点儿事情,然后就研究了一些钟表器械。

    当然,因为钟表器械全是精细活儿,顾念微也是在之前闲来无事研究了好久,才研究成了一些。

    然后,顾念微就叫人盘下了这家店,一方面继续在这里做金银首饰生意,一方面试着放了一两块表来卖。

    一开始,这帝都的人,只是看个热闹,看个新鲜,毕竟,谁都不知道那玩意儿该怎么用!

    后来,这金客来里面的活计,就主动充当起了说客,教给大家一些认表的方法。

    这一来二去,还真有那么几个敢吃螃蟹的人,买了这店里仅有的那两块表。

    要说这两块表,顾念微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表盘上用的一应材料都是一等一的。

    在现代,你买块表,很多人都是镀金,可是,在顾念微这儿,她可是真金……

    既能当饰品,又能当工具,很快,这帝都的上流社会,居然就开始风行戴手表了……

    这一次,顾念微从北漠国那边回来,她安排在金客来这边的伙计,就着急忙慌地找到了她,说是店里的存货已经没有了。

    顾念微心里想着,这制造手表的手艺实在是太过繁琐,还有一些材料,搜集起来也颇为费事。所以,她就想来亲眼看看,伙计口中所说的“热销”到底有多热,值不值得她花费这个心思。

    结果,等她进了店门,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着了。

    里面来来往往,有不少人,绝大多数虽然是在买金银首饰,可是,他们的言谈之间,却是在不断朝着掌柜地询问那手表的事情。

    东华帝国民风开放,比较容易接受外来事物。手表这个玩意,第一个人戴的时候,他们觉得古怪,第二个人戴的时候,他们觉得新鲜。

    可后来,等他们见得多了,发现,这玩意,不仅漂亮,还能代表一种身份和地位的时候,就不约而同地开始过来询问,哪里有卖,多少钱能买了。

    店里面人很多,以至于宫暮云和顾念微进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店主都没有发现他们。

    还是顾念微和宫暮云不动神色地走到了店主跟前的时候,这位忙得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店主才发现,自己的东家亲自来了!

    “王……”店主本想称呼王妃,可是,他才张了一半的嘴,顾念微已经是笑着打断了他,“后堂说话。”

    店主自然是拒绝不得的。

    他领着顾念微进了后堂,刚一转过身对上顾念微,这脸上就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王妃,这买卖做得好啊!”

    顾念微轻轻一笑,她自然知道做得好,外面这人声鼎沸的,她又不瞎!

    顾念微没有接手这家店面之前,这家店里面所经营的首饰,还只是手镯,发簪等等不是特别精细的金银饰品。顾念微接手这家店面之后,就开始教给了店主以及伙计们一些锻造之术,教给他们如何将细软打磨得更加光滑。如何制作出更加繁复的花纹,以及样式。

    如今,这金客来里面的金银首饰,不仅有手镯,还有各种精美的手链、手串等等玉石饰品。放眼整个东华帝国,还真没有哪一件首饰店面能够拿出这么特别的饰品。

    因为金客来里面东西比较特别,而别处又没得卖。物以稀为贵,大家口口相传,金客来的名气也就越来越大。很多大家小姐、贵妇人,宁愿多花一些钱,也要来金客来买饰品。

    听着店主说起最近一段时间金客来的火爆,顾念微唇角的笑意,不由就更深了。

    看着顾念微这个没有出息的财迷样儿,宫暮云不由莞尔失笑,“你呀你,我还能缺了你的银子花?”

    顾念微嘿嘿一笑,“你的本来就是我的,我的呢,则是我的小金库。我可不嫌银子烫手!”

    顾念微这话一出口,宫暮云更加无语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整个东帝国的国库,他想要,都是他的。

    这都满足不了这丫头的私欲,可见,这丫头真正是掉进钱眼里了。

    宫暮云当然理解不了顾念微。

    作为一名穿越人士,她的观念毕竟还是比较前卫的。那就是,女人,一定不能成为男人的附庸。一旦,一个女人无所事事,整天围着一个男人转的时候,那么,即便是男人对女人有再浓厚的兴趣,也会渐渐地消耗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