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99章 顾盛铭出征

第199章 顾盛铭出征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99章 顾盛铭出征

    顾成林心情有些复杂,以往,他对顾盛铭的关心实在是不多。如今顾盛铭这般表现,反而是让顾成林心里非常没有底儿。

    诚如那些朝臣们所说的那样,顾盛铭这些年,常年奔波在外,跟他是聚少离多。

    当然,在边关来犯之敌不是特别强大的情况下,顾盛铭也曾戍过边。

    只是,顾盛铭再怎么历练过,顾成林自己又没有亲眼验证过,所以,当顾盛铭说要出征时,顾成林才会觉得非常震惊。

    许久许久,顾成林悠然一声叹息,“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为父,尊重你的决定。”

    顾盛铭淡雅一笑,“我自去前线,父亲和母亲在后方随机应变,若是觉得情况不好,赶紧离开帝都。保得性命要紧。”

    顾盛铭一向不是一个情感外露的人,而今忽然说这些话,顾成林只觉得这心里堵得越发厉害了。

    顾成林哑了嗓子,慢慢说道,“孩子,不行,咱们一家就离开帝都。这东华帝国,没有我们,可能少存在一天,可是,我若没有你们,我会生不如死。”

    在东华帝国的处境变得越来越不妙的时候,顾成林这个利益至上者,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顾盛铭微微笑了笑,笑容干净而纯粹,就像是最美丽的风信子,“父亲,别说了。”

    顾盛铭态度淡淡的,神色从容,让人分辨不清楚,他的内心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顾成林真的住了嘴,什么都不说了。

    相府前院,曲径游廊,安静得就像是一幅画。

    沈默晴从游廊那头走了过来,看了看这相对无言的父子,随即慢慢地挑了挑唇角,“铭儿,你要去沙场,母亲跟着你!”

    沈默晴的忽然表态,让顾成林的脸色再一次变了变,“夫人,这是去打仗,不是闹着玩的!”

    沈默晴笑得淡定从容,“我知道。”

    因为知道,所以才更要跟着顾盛铭。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绝对不能再失去自己唯一的儿子!

    顾成林顿时噤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段时间,宫暮寒对相府的疏远,他们都有所察觉。就算是顾成林为了攀附皇室,将自己的女儿顾念茵嫁给了二皇子,依旧是没能改变现状。

    而且,顾念茵之前对丞相府心存芥蒂,对沈默晴和顾盛铭怀有敌意,这一次,三国来犯,二皇子忽然就举荐顾盛铭,这其中很大的可能就是顾念茵在从中挑唆。

    顾成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内心纠结而迷茫。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到最后,便是如此来回报他的!

    作孽啊!

    顾盛铭得了皇令,并没有怎么耽搁,当天下午,便是整顿了兵马,奔赴边关。

    宫暮寒为了表现自己对顾家大公子的重视,还亲自将这支军队给送到了城门口。

    军队离开东华帝国的帝都时,是傍晚时分,残阳如血,军旗招展,顾盛铭目光扫过了前来送行的人们,视线落在了二皇子府的方向。

    顾念茵,这一次,我若不死。等我回来之时,定要朝你要个说法!

    顾盛铭收回视线,眯起眼睛,看了看西边那灿烂的晚霞,对着将士们发表了一通激励士气的演说,便是打马扬鞭,率领着众军奔赴边关。

    随顾盛铭一同离开帝都的,还有沈默晴,以及沈家几位男丁。

    一夫关失守,沈墨尘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沈家的人放心不下,在听闻顾盛铭被点将之后,便是齐齐要求跟着一同前往。

    顾盛铭是他们的亲外甥,作为沈默晴的娘家人,沈家人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有血性。

    队伍蜿蜒而去,送行的众人目光却都是沉重不堪。

    顾盛铭此去,到底能够拦住三国兵将多久,这是未知之数。

    宫暮寒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浊气,转过了视线,看向了宫晨宇。

    宫晨逸被宫暮云一脚踢死之后,宫暮寒才算是注意到他这位二皇子。跟大皇子宫晨逸相比,宫晨宇显得含蓄内敛了很多,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只是,在这温润的外表下,却藏着诸多的心思。就比如现在,他举荐了顾盛铭,顾盛铭本身可能战力并不惊人,可是,随着顾盛铭一起出征的沈默晴以及沈家人的底蕴却是不可小觑。

    再者说了,如果这一次顾盛铭真得战死沙场,顾念微听闻了消息,难道不会出来给自己的大哥报仇?

    他虽然遍寻不到顾念微和宫暮云的下落,可是,战乱的消息却已经是遍布了全国,他就不信,顾念微和宫暮云真的一点儿消息都听不到!

    正是因为打着这样的主意,所以宫暮寒才会答应了宫晨宇的举荐,让顾盛铭出征。

    既然顾念微自己不出来,那就只能是自己将她给逼出来!

    宫暮寒送完顾盛铭这支出征的队伍,然后回到了皇宫。

    轩辕静正在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陈妍儿喝汤,陈妍儿的身法越来越大,是个人都能够看出来,她是怀孕了。

    看到陈妍儿,看到轩辕静,宫暮寒的心情似乎也平静了一些。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她的皇后,一个是她的儿媳。

    应该是她生命中最紧要的两个人了。

    在宫暮寒和顾念微离开的前一晚,因为轩辕静跟小宫女做出了龌——龊事,宫暮寒愤而离去,此后,便有好长时间不来轩辕静的宫里。

    然而现在,当国家面临着生死存亡,当强敌压境,宫暮寒才忽然意识到,如果他还不找机会跟轩辕静冰释前嫌,那么很可能在他临死之前,都是孤家寡人。

    宫暮寒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他可以对别人薄情寡义,但是别人对他,却一定要赤胆忠心。

    宫暮寒会来自己的后宫,轩辕静显然有些意外,和陈妍儿慌忙起身,正要参拜,宫暮寒已经是抬手虚晃了一下,“不必多礼。”

    轩辕静这才扶着陈妍儿重新坐好,只是脸色却有些尴尬,“皇上怎么有功夫来臣妾这里……”

    宫暮寒叹息了一声,目光看向轩辕静的时候,就有些复杂,“阿静。这一次,咱们的情况不容乐观。”

    虽然宫暮寒一向秉持着后宫不得干政的准则,但是现在,他的心里实在是开始没有底儿了。

    他需要找一个人倾诉,需要有一个人可以安慰他。

    轩辕静听了宫暮寒的话,神色不由便是一动,她想劝宫暮寒,告诉他,没有事,就算是天塌下来,宫暮云也会扛起来。可是,一想到宫暮云已经被她坑死了,她这安抚的话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轩辕静的回应,宫暮寒自己倒是怅然苦笑了一声,“如果,三弟还在,就好了。”

    宫暮寒这话一出口,轩辕静的脸色不由就轻轻变了变。

    而宫暮寒的心思全在边关形势上,倒是对轩辕静脸色的变化并未注意。

    陈妍儿在一旁附和道,“皇上莫要心急,三王爷只是隐居避世,一旦知道东华帝国面临着存亡之险,一定会出现的。”

    陈妍儿这话,就好像是给轩辕静心里又加了一块儿石头,轩辕静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更为难看了。

    宫暮寒一回头,看着脸色难看的轩辕静,不由就皱着剑眉,慢声说道,“阿静,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像很难看?”

    轩辕静这才惊觉自己的失态,连忙朝后退了两步,掩饰什么似的说道,“没,没什么。”

    宫暮寒一向是个多疑的,看轩辕静脸色煞白,神思飘忽不定,不由就拧起了眉头,挑起了唇角,“真的没什么?”

    轩辕静神色有些慌张,“真的没什么。”

    宫暮寒眼睛危险地眯起,再次朝着轩辕静和陈妍儿扫了一眼,“前方战况不太乐观,明日,朕安排人带你们两个出宫。等战事过去,再接你们回来。”

    宫暮寒这话一出口,轩辕静的眼眶不由就有些热了,“皇上,你跟我们一块儿走吧!”

    宫暮寒拧眉,“嗯?”

    “宫暮云回不来了!”因为宫暮寒的一点点关心,轩辕静的内心一时受到了感动,不由就将心里话冲口说了出来。

    宫暮寒眼神眯紧,“怎么回事?”

    “在宫暮云和顾念微解甲归田的那一天,臣妾,臣妾派人刺杀他们……”轩辕静支支吾吾地将自己的所作所为统统告诉了宫暮寒。

    听了轩辕静的话,宫暮寒只觉得一股气血直冲脑门,一口血,噗的一下就冲破了牙关!

    他之所以到现在还坐镇皇城,不过是依仗着,东华帝国还有一个宫暮云!只要坚守到宫暮云来支援的那一刻,东华帝国就有救了,他依旧是东华帝国高高在上的皇上!

    可是现在,轩辕静告诉他,宫暮云再也回不来了!

    宫暮寒本来就沧桑的脸,瞬间像是又老了十岁。

    他嘴唇微微哆嗦着,手指颤抖着指向了轩辕静,“你……糊涂啊!”

    说完这话,宫暮寒一拍大腿,气急败坏地道,“朕怎么会……怎么会找了你这么一个祸国女人!”

    宫暮寒的指责让轩辕静懵逼了,她站起身,红着眼圈,“千错万错,都是臣妾的错,皇上怪罪臣妾,臣妾以死谢罪!”

    轩辕静这脾气一上来,还真有几分狠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