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84章 她的安康大过天

第184章 她的安康大过天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84章 她的安康大过天

    皇上的人怎么了?他们家王爷被皇上坑得那么惨,都想要归隐山林了,还管他什么皇上不皇上的!

    在三王府的地盘上,最大的是三王爷,其他的,管他是谁,天王老子也要靠边站!

    三王府的侍卫,就是这么任性!

    皇宫里来的那个侍卫,一看三王府的门卫不让他进门,这脸上立刻就挂不住了,“你们居然敢拦我,你们眼里,还有皇上吗?!”

    几个门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实话,不是他们胆大包天,而是,他们眼里,真的没有皇上。

    皇上,除了顶着一个天子的名头,还有什么用?只知道躲在他们王爷身后享清福,最后还要算计他们王爷。

    三王府的人只对一个人忠诚,那就是宫暮云,至于宫暮寒,他们没有对他忠诚的义务。

    被三王府的门卫挡在门口,皇宫里来的这位心里是又气又急,“我奉了皇命而来,你们再耽搁下去,误了皇上的大事,你们担待得起吗?!”

    没有办法,这位侍卫只能是开始狐假虎威。

    几个守门的侍卫,再次交换了一下眼神,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片刻之后,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年长稳重的便是这皇宫里来的侍卫点了点头,“你在这里等着。”

    说着话,这个侍卫转身就进了王府。

    王府里很安静,他匆匆奔跑的身影,在王府里显得异常突兀。

    这个侍卫到了宫暮云的卧房门口,看着里面黑漆漆的房间,犹豫着没敢上前。

    暗处,右安轻轻拧了拧眉头,轻呵了一声,“找王爷,什么事?”

    这个侍卫赶紧就将门口的情况说了一遍。

    右安轻轻嗯了一声,“王爷在书房。”

    这个侍卫应了一声,跟右安道完谢,一溜烟地朝着王府书房而去。

    只希望,王爷现在还在书房没有离开,不然,这一趟,他又要白跑了。

    侍卫到了书房的时候,宫暮云正打算离开,一出门就撞见了这个慌慌张张的小侍卫。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宫暮云剑眉一拧,语气冷肃。

    小侍卫一怔,赶紧将门口的事儿又说了一遍。

    宫暮云沉默了一会儿,朝着侍卫一挥手,“让他离开!”

    小侍卫露出一脸为难之色,“可是,他说,他是奉了皇命而来。”

    宫暮云眯缝起眼睛,浑身散发着冷意,随即便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走,去看看。”

    说话间,宫暮云缓步跟着小侍卫朝着府门外走去。

    三王府门口,那个皇城里出来的小侍卫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看到宫暮云身影出现的那一刻,就像是见到了亲爹似的,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王爷,您可算是来了!”

    宫暮云身子朝后一闪,嫌弃地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皇城侍卫,淡声道,“深更半夜,你来三王府叨扰,所为何事?”

    皇城的侍卫赶紧说道,“小的奉了皇上之命,想要请三王妃进宫一趟。”

    皇城侍卫这话才刚一出口,宫暮云已经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深更半夜,请本王的王妃进宫,皇帝陛下,这是打得什么算盘?!”

    宫暮云这话明显带着怒意,皇城侍卫身子不由就是一颤,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开始绷紧了。如果宫暮云心情不好,也给他一个窝心脚,他这条命,今晚就得交代在这儿。

    第一次,他觉得,替皇帝办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赶紧滚蛋,不要打扰了本王爱妃的好梦,不然……”宫暮云神色冷冽,所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催命的符咒似的。

    皇城侍卫脸色难看,双腿甚至都在打颤,却是不敢就这么回去,“王爷,小的也只是奉命办差,这完不成命令,回去是要受罚的。王爷,你就可怜可怜小的……”

    皇城侍卫这话才刚落下,宫暮云已经是一脚将他给踢下了台阶,“本王的王妃,刚刚产下孩儿不久,正在王府将养,哪里也不去!”

    说完,拂袖进了王府,直接不管那个皇城侍卫的死活。

    皇城侍卫被宫暮云踢了一脚,肋骨都断了几根,幸运的是,这一脚没有把他的肋骨踢碎,也没有伤及脏腑,所以,他一时半刻也死不了。

    忍着一身的痛疼,皇城侍卫拖着半条命回了皇宫,将自己在三王府的遭遇添油加醋地跟宫暮寒回禀了一番。

    听了侍卫的回报,看着侍卫那苍白的脸,宫暮寒气得直接将书桌上的一方砚台给丢到了地上。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宫暮寒在书房里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他这眼里,是压根就没有朕这个皇帝啊!”

    侍卫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却是咬着唇角,继续煽风点火,“三王爷说了,王妃刚刚生产不久,身体虚弱,不能出门……”

    这话明着像是在替宫暮云澄清和解释,但是,仔细一思忖,就会发现,这明明是在说宫暮云目中无人啊!

    宫暮寒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更差了,他虎着脸,本来就阴翳至极的脸上阴云密布,似乎下一刻,就会掀起一场暴风骤雨。

    侍卫大气都不敢出,忍着肋骨断裂的疼,在角落里瑟缩发抖。

    宫暮寒粗重地喘息了几声,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旁那瑟瑟发抖的侍卫,忽而便是长出了一口气,“你先下去吧!”

    侍卫捂着肋骨处,退了下去。

    宫暮寒自己在书房待了还没有多久,便是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随即,书房外就响起了轩辕静急促的声音,“陛下!陛下!”

    宫暮寒一阵心烦意乱,扬声说道,“进来说话!”

    轩辕静推门而入,一张绝美的脸上尽是慌张之色,“陛下,逸儿,逸儿他!不行了!”

    一句话说完,轩辕静竟是伤心过度晕了过去。

    宫暮寒赶紧上前一步扶住轩辕静,“阿静!”

    “来人!宣太医!”宫暮寒扯开嗓子,第一次有些失态。

    他跟轩辕静结发多年,从他还是皇子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后来,他虽然做了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但是,在他心目中轩辕静的地位永远跟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这一晚上,皇宫里炸了营。宫晨逸被宫暮云一脚踢碎胸骨,骨头扎进脏腑,整个太医院束手无策,不治身亡!

    皇后娘娘,丧子心痛,直接昏迷不醒!

    宫晨逸死了,这事情就大条了。

    毕竟,死的是皇帝的亲儿子,当今的大皇子,将来是要继承大统的!

    可是,他死了,死在了宫暮云的脚下。

    整个皇宫里弥漫着一种极其哀伤的气氛,这种气氛非常地微妙,让人感觉既尴尬又压抑。

    大皇子死了,这是大事。

    可是,要追究宫暮云吗?

    宫暮寒犹豫了,如果追究宫暮云,现在还没有离开帝都,没有完全交出兵权的宫暮云如果要反了他,他压服住宫暮云的胜算有多少?

    宫暮寒自问,如果宫暮云要反他,那是一反一个准儿!而且,满朝文武,站在宫暮云那边的,绝对要比站在他这边的多!

    宫暮寒只是略微盘算了一下利弊,便是将宫晨逸死了这事儿给压了下来。

    死了就死了吧,他除了宫晨逸,还有好几个儿子呢!

    下定决心之后,宫暮寒不仅没有追究宫暮云的责任,反而对外宣布大皇子宫晨逸忽然急症,不治身亡……

    宫暮寒的这个决定是无奈之举,同时也是极为明智的。

    不过,也幸亏轩辕静是晕死过去了,不知道宫暮寒的这个决定,不然,凭着她那护犊子的性子,没准就会当场跟宫暮寒吵起来。

    大皇子宫晨逸忽然急症不治身亡的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整个帝都。

    不明真相的百姓自然就真的以为大皇子是忽然急症,而昨天晚上参加了接风宴,了解了事情始末的群臣,也只是保持沉默,谁都不敢对此事妄加议论。

    笑话,这个节骨眼上,谁敢说三王爷的坏话,这不是在找死吗?

    于是,一心算计着想要登上皇位的宫晨逸就这么死了,死得悄无声息,毫无价值。

    哦,不对,也不算是毫无价值,至少,宫晨逸的死成功地挑起了轩辕静对宫暮云的彻骨恨意!

    大皇子府上,阖府披麻戴孝,一身缟素的墨疏影混在人群中,唇角勾着一抹幽冷至极的笑容。

    宫晨逸死了!居然真得死了!

    死了好,死了好啊!死了,就没有人能够发现,那天的事情是她做了手脚!

    墨疏影垂着脑袋,看起来似乎是不胜伤悲,实则,她的眼底却有着一闪而逝的算计光芒。

    阖府上下披麻戴孝,陈妍儿这个刚刚升为大皇子府上侧妃的美人儿,一脸的悲戚之色,似乎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宫晨逸就这么死了,完全不给她任何一点反应和接受的时间!

    一向喜欢红衣的陈妍儿,今天也换了一身白衣,只是,穿着白衣的陈妍儿跟墨疏影比就少了几分空灵毓秀之气。

    宫晨逸的灵柩停在大皇子府的正厅,从上午开始,一干文臣武将就开始进进出出地吊唁。

    陈妍儿作为这府上唯一的侧妃,负责主持宫晨逸葬礼的一应接待事务。

    而昏迷了一天的轩辕静,在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求来主持宫晨逸的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