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79章 他的面子,一文不值!

第179章 他的面子,一文不值!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79章 他的面子,一文不值!

    若不是怕自己当众下了宫暮寒的面子,让宫暮寒皇威无存,他甚至理都不想要理他!

    宫暮寒眼神微微一变,干笑了两声,“三皇弟说的也是。是朕思虑不周。”

    宫暮云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宫暮寒。

    宫暮凌在宫暮寒身后,看宫暮寒被宫暮云挤兑,登时就出口帮腔,“三皇兄,皇兄为了你们设了接风宴,群臣都在恭候,你们不去,这不是不给群臣脸面吗?!”

    宫暮凌这话才刚说完,宫暮雷已经是不满地接口道,“三哥都说了,他们一路劳顿,又没有说不去参加皇兄设的接风宴,他们只是先回家休整一下,这都不可以吗?”

    宫暮雷说话很冲,宫暮凌脸上有些挂不住,可是,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很清楚,宫暮雷是亲宫暮云的。宫暮云不在帝都的时候,自己还可以踩宫暮雷一头,现在,宫暮云回了帝都,他再想要踩宫暮雷一头的话,只怕是不可能了。

    “皇兄先回。本王和众将士,稍后便到。”宫暮云态度不卑不亢地说道。

    宫暮云这话才落下,马车里忽然就响起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婴儿啼哭声。

    宫暮寒脸色不由便是一变,“三弟妹,这是生了?”

    宫暮云笑了笑,“不错,微儿这一路过去,吃了不少苦,动了胎气,孩子,早产了!”

    一句话,明明是平平淡淡,但是宫暮寒听在耳中却是觉得浑身发冷。

    动了胎气,早产!

    宫暮寒有些心虚地闪烁了闪烁目光,随即没话找话,“母子平安?”

    “谢皇兄挂念,母子平安!”宫暮云重重地咬了后四个字,然后转开了话题,“本王的孩儿还小,不喜欢热闹,皇兄,本王不奉陪了!”

    说完,大手一挥,马车缓缓启动,朝着三王府而去。

    其余的将士们在大家的欢呼声中,就那么各自散去,回了各自的家。

    这一次在边疆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如果可能,等一会儿接风宴上,他们一定跟皇帝请求解甲归田!

    这种出生入死的活儿,他们再也不干了!

    你为了这种自私狭隘的人出生入死,他却对你的死活不管不顾。这样的人,不值得他们再付出!

    凯旋归来的将士,就这么各自散去,徒留下了宫暮寒站在大街上,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跟个傻子似的。

    宫暮凌看了一眼宫暮寒,又看了一眼各自散去的将士们,“皇兄,我们也先回宫吧!”

    宫暮寒轻轻地应了一声,“你去一趟三王府,告诉宫暮云,这一次,他们夫妻居功至伟,朕希望,他们两个人都能够出席接风宴!”

    宫暮凌赶紧应了一声,“皇兄放心,就算是拽,我也将他们夫妻给拽进皇宫!”

    宫暮寒一瞪眼,“不,你要用请!”

    宫暮凌急忙改口,“皇兄放心,我明白了。”

    宫暮寒轻叹了一口气,转回身,背影在那耀眼的阳光下,居然显得有些颓废和苍老。

    三王府中,宫暮凌已经在迎客厅里站了很久,可是,除了一个小丫鬟给他倒了一杯茶水以外,这王府中主事的人,他是一个也没有看见。就连王府的管家,都没有露面。

    宫暮凌坐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就想要去宫暮云的居室去找他。

    只是,他这边才刚站起身,迎客厅外的一个护卫已经是板着一张脸,伸出一只胳膊将他给拦了回去。

    “四王爷,三王爷一路劳顿,正在休息,您还是在这里稍等片刻吧!”侍卫说话的时候,目光直视着前方,甚至连个正眼都没有给宫暮凌。

    宫暮凌心里窝着火,可是,却发作不得。

    这段时间,他在帝都的地位,那可是仅仅次于宫暮寒的,被人给追捧惯了,万万没有想到,现在三王府的一个下人都敢给他脸色看。

    宫暮凌憋闷地重新坐回去。这一坐,就坐到了天色快要黑下来。

    而直到天色擦黑,宫暮云这才姗姗来迟。

    宫暮凌支着脑袋朝后一个劲儿地看,都没有看到顾念微的身影,不由就问了一句,“三哥,三嫂不去?”

    宫暮云淡淡地来了一句,“你三嫂一路劳顿,战场产子,这还没有出月子呢,怎么能随便出门。”一句话就将宫暮凌给堵得死死的。

    宫暮凌嘴角抽了抽,“这一次将士们能够得胜归来,三嫂也是功不可没的,皇兄特意交代,要让三嫂进宫的。她现在不去,岂不是在折陛下的面子。”

    宫暮云眼神一冷,轻呵了一声,“他的面子,哪有我妻儿的身体康泰重要。”

    这一句话可谓是大逆不道,宫暮凌的脸色不由就轻轻变了变。

    宫暮云却是浑然都似不曾察觉,目光微微一转,落在他脸上,“怎么?还不走?”

    宫暮凌回过神来,赶紧附和道,“走,走!”

    他过来这都半天了,只在这三王府里喝了一杯茶,现在早就已经是饥肠辘辘。

    虽然是进宫里面去赴宴,可是,宫暮凌因为在三王府里耽误的时间太多,都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自己的府邸换洗一番了。

    宫暮云出了府门,早有三王府的马车在门外候着,宫暮云上了马车,却并没有邀请宫暮凌上马车的意思。

    宫暮凌的脸色立刻就难看了起来,“三哥……”

    宫暮云慢悠悠地挑了挑唇角,“四弟,你要跟本王同乘一辆马车?”

    宫暮凌眼神微微一变,他是这么想的,不过,宫暮云既然这么问,那就是不欢迎自己跟他同乘一辆。

    他要是不长眼色地上了宫暮云的马车,这一路过去,还真是有得受了。

    当下,宫暮凌就讪讪地笑了笑,“三哥,跟你同乘一辆马车就不必了,你能不能借我一匹马?”

    宫暮云轻轻笑了笑,朝着王府门口的侍卫吩咐了一声,“去给四王爷牵一匹马来!记住,要牵本王最关照的那一匹!”

    侍卫应声称是,一溜烟地跑进了府门。

    而宫暮云则是放下车帘,朝着车夫吩咐了一句,“走!”

    车夫扬鞭,马车疾驰而去。

    宫暮凌站在王府门口,左顾右盼,等着三王府的侍卫给他牵马出来。

    他心里还在盘算,既然是宫暮云最关照的马,那一定是一匹千里良驹,万里挑一的好马,然而,等侍卫牵着马出来的时候,宫暮凌鼻子都差点儿气歪了!

    那是什么马?

    一走一跛,浑身生着杂毛,更像是一匹驴子和马的杂交!

    宫暮云,他居然就让自己骑着一匹这玩意去皇宫!

    好歹,自己还叫他一声三哥呢!就这么埋汰他!

    宫暮凌心里虽然不服气,可现在回王府去换装,找坐骑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能是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骑着那匹骡子就朝着皇宫一跛一跛地赶去。

    这一路上,宫暮凌没少受到路上行人们投来的异样目光。

    如果地上有条缝,宫暮凌一定钻进去!

    这一路走过去,到皇城的时候,宫暮凌的脸已经麻木了,浑然都找不知道丢脸俩字咋写了。

    正想着只要一进了皇城,回去的时候,找皇兄要辆马车,他就不至于这么丢人时,就听到一道戏谑的笑声倏忽就钻进了他的耳朵。

    “哟,四哥,你咋骑个这玩意儿过来,皇兄最近不是赏赐了你不少良驹吗?骑个这玩意,是想跟皇兄哭穷?”宫暮雷骑在一匹四蹄踏雪上,春风得意,一脸得嘚瑟模样。

    宫暮凌气得瞪了宫暮雷一眼,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宫暮雷跟宫暮云交好,他在这儿要是敢说一句宫暮云的不是,宫暮雷就敢跟他干起来。

    所以,即便是明知道这次是宫暮云坑了他,他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吞进肚子里。

    宫暮雷翻身下马,将自己的良驹丢给皇城外的小太监,自己则是负手而立,慢慢悠悠地瞥了一眼宫暮凌,“四哥,走吧,咱们一块儿!”

    宫暮凌将脸上的不服气统统给压了下去,然后将自己那匹骡子丢给小太监,跟宫暮雷朝着皇城而去。

    只是,因为宫暮雷之前对自己奚落过,所以,宫暮凌便是跟宫暮雷汇集到一块儿之后,也并不怎么爱搭理宫暮雷。

    宫暮雷却似乎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宫暮凌对自己的冷落似的,依旧是笑眯眯地跟宫暮凌搭讪道,“四哥,今儿三哥凯旋归来,皇兄在宫里设置了这个接风宴,四哥怎么就一个人来了呢?”

    在这样的场合,宫暮凌不应该是带着一家人来露脸么?

    宫暮凌嘴角抽了抽,他在宫暮云的王府里浪费了一下午,压根就没有时间回自己的府邸,这话,他能说么?!

    宫暮凌觉得自己不能再搭理宫暮雷了,不然,非得被宫暮雷给气死不可!

    宫暮凌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声都不吭,而宫暮雷则是满脸春风,笑得山花烂漫,“说起来,我也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三哥了。我说去边关看看,皇兄就是不让去。你说这事儿整得!”

    宫暮凌的脸色再次变了,如果这话,宫暮雷在皇城大殿上说,这可就是挑拨离间,大逆不道之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