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73章 阴毒(1)

第173章 阴毒(1)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73章 阴毒(1)

    邵思崖虽然已经猜到了夏禹的野心,但是,却没有直接跟夏禹怼上。

    两个人师从一人,他承认,师傅的确是有些偏心的。

    夏禹垂下了脑袋,不再多言。师傅的偏心,他跟邵思崖其实是不言自明的。有些东西,师傅教了他,却没有教夏禹,对此,夏禹不是没有意见。但是,夏禹更明白,他一个没有任何身世背景的孤儿,能够被逍遥子收为徒弟,已经是他最大的造化。他不能祈求得太多,不然最后吃亏的,就会是他自己。

    被罚面壁思过的这五年里,他吃亏吃得还不够么?

    他面壁思过,邵思崖却仍旧在学习,五年的差距,让邵思崖比他懂得更多。结果就是,邵思崖名正言顺地成为了逍遥阁的阁主,而他,却成了一个不被师傅承认的隐形人!

    夏禹不甘心呵!凭什么所有的好的都被邵思崖给拿了去?凭什么,他只能做一个不被世人认可的隐形人?!

    夏禹要证明自己,而证明自己最好的方式,就莫过于,颠覆这个世界原本的规则!

    夏禹找到了北漠国的国主,找到了那位曾经在他的扶持之下走上了权力巅峰的男人。

    而恰好,这个男人也正在为攻打东华帝国的事情焦头烂额。

    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夏禹帮着于胜男解决宫暮云,而于胜男要给予夏禹无上的尊崇!

    夏禹很享受被人尊重和推崇的感觉,在三国营帐的这一段时间,他利用自己的手段,让三国打了一场又一场胜仗,奠定了自己神明一般的地位。

    只是,这个神话,却因为顾念微到来被彻底地打破了!

    所以,夏禹恨顾念微,恨那个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的女人。同时,他还嫉妒顾念微,嫉妒她被师傅称为紫薇星斗下凡,拥有逆天改命之力!

    夏禹一向自大,一个邵思崖在他面前称王称霸也就罢了,现在却又蹦出来一个女人。

    夏禹越想越是觉得内心不平,不由就抬起了手掌轻轻地揉了揉眉心,“我很累了,你走吧!”

    邵思崖没有动,“今晚,我会睡在这个营帐里。”

    虽然不知道夏禹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保险起见,坐在这里盯着夏禹的一举一动,他就不信,夏禹还能折腾出什么名堂来。

    夏禹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邵思崖轻呵一声,“巧了,我对男人也没有兴趣。”

    夏禹眼底掠过一丝寒芒,随即轻轻一笑,“既然你执意要留下,那就留下好了。”

    夏禹薄唇微抿,犀利如刀。

    邵思崖淡定一笑,神色幽幽,“我不管你在打什么主意,悬崖勒马,不要等着悔之不及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夏禹冷哼一声,“我不需要你教训。”

    邵思崖不再理他,几步到了他的床边,将他的被褥丢在一旁,这才坐在了床榻上,“好歹,我也算是你的师兄。”

    “我比你大。”夏禹有些不服气。

    “那,我也是你的师兄。”邵思崖依旧是不温不火地笑。

    夏禹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不可理喻。”

    说完,转过身,不再去看邵思崖。

    只是,他的眼底,却依旧闪烁着寒光。

    邵思崖,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阻止我了吗?简直不要太天真!

    夏禹一双狭长的眼睛慢慢地眯起,这一次,他一定要让宫暮云心疼得恨不得去死!

    夜色越来越浓了,夏禹就那么静静地坐在了帅椅上闭目养神,邵思崖抱臂躺在床上,看似睡着了,但是,那不时动一动的耳根,却显示着,他根本就是在时刻关注着夏禹的动态。

    夏禹闭着眼睛,心思深沉,身形却是一动也不动。

    夜,漫长,黑暗入水般席卷而来。

    在这漆黑的夜里,三道身影忽而便如同鬼魅一样从三国的营帐里射了出去。

    身形敏捷,好似脱兔。

    在这三道身影射出去的那一刻,在这周围的山坳里,忽然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地底下穿行。

    同一时刻,夏禹缓缓地睁了一下眼睛,眼底掠过了一丝深深的邪肆。

    这一次,他倒是要看看,那个女人怎么破了她的算计!

    地下的震动被邵思崖察觉之后,邵思崖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狐疑地扫了一眼夏禹的帅椅,眼底露出了一抹不解。

    刚才,他似乎地察觉到了什么不小的动静,那个动静,不属于人力。

    似乎,只有夏禹这个能够控兽的人才能驱动的力量。但是,夏禹现在就坐在这里,那么,刚才那个动静是谁搞出来的呢?

    邵思崖站起身,就要朝着帐外走。然而,邵思崖才刚起身,夏禹已经是慢悠悠地开了口,“干嘛去?”

    “我去做什么,还用跟你禀报?”邵思崖眼底低着不屑。

    夏禹轻呵一声,“禀报自是不用,只是,这三国的大帐,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的就走的地方。”

    邵思崖只听夏禹这口气,就知道,这货一定是又想了什么阴谋诡计想要对付顾念微。当下,他就坐不住了,态度瞬间转冷,“你到底做了什么?”

    “没有做什么。”夏禹轻飘飘地开了口,“只是,让几只穿山甲,到东华帝国的营帐,跟你心仪的姑娘,做个伴儿!”

    一听这话,邵思崖脸色顿时就是一沉,“夏禹!”

    穿山甲,这种东西,是极为罕见的,但是,罕见,并不代表没有。这边关之地,本来就山地颇多,夏禹整出来穿山甲也并不奇怪。

    而今,顾念微怀有身孕,而这些穿山甲的身体又很重,一旦顾念微被这些穿山甲伤到,很可能就会影响了腹中的胎儿!

    虽然,那个胎儿,是顾念微和宫暮云的,可是,邵思崖还是不忍心顾念微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当下,邵思崖便是一甩衣袖想要离开,然而,他这边才刚动,夏禹已经是先发制人,朝着邵思崖攻了过去。

    邵思崖脚下一滑,避开夏禹的攻击,随即轻呵了一声,冷声道,“想要留我,你可不够分量!”

    夏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手下却没有半分停顿,再次跟邵思崖交上了手,“留你半个时辰的分量,还是有的!”

    只要半个时辰,那几只穿山甲,就能够让宫暮云悔得肠子都青了!

    夏禹和邵思崖斗得难分难解,而那三道黑衣人影却是已经引着那几只穿山甲爬进了东华帝国的营帐!

    穿山甲小小的脑袋尖尖的嘴巴,在地上拱开了几道缝隙,钻进去,然后就窸窸窣窣地朝着主营帐里面钻。

    主营帐中,顾念微睡得正香,猛然间就觉得地上震动了一下。

    下一刻,宫暮云已经是将她抱在了怀里,戒备地看向了四周。

    在宫暮云抱住顾念微的那一刻,他们脚下的泥土忽而一松,从地下冒出来一只穿山甲!

    穿山甲双眼通红,窜出地下之后,即可就朝着顾念微撞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忽然,宫暮云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如今,顾念微怀着将近八个月的身孕,如果被这只穿山甲撞上,结果真是不堪设想!

    几乎是想也不想,宫暮云抱着顾念微就是腾身而起。

    然而,他刚落地之后,他落地的地方,泥土却是再次松动,又冒出了一只穿山甲!

    这只穿山甲也像是被人给催眠了一样,一出现,也朝着顾念微撞了过去!

    宫暮云来不及细想,再一次腾身而起。

    顾念微身在宫暮云的怀里,迅速地醒了盹儿,看清楚了眼前的情形。这三只穿山甲,这是被人给控制了!几乎是第一时间,顾念微就想到了她昨晚来的时候,整个东华营帐被狼群包围的情景,不用说,这一次,又是那个能够控兽的神秘人的手笔!

    顾念微双眼微微一眯,轻轻咬着唇角,眼底掠过深深地冷肃之意。

    这个人,倒是好歹毒的心思!

    居然直接将这穿山甲引到了自己的营帐中!如果,她反应稍微迟钝那么一点儿,如果,宫暮云没有守着她,现在的结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穿山甲既然能够穿山,这爪子上的力道自然是不可小觑的,如果被穿山甲的爪子伤到……

    只是这么一想,顾念微就觉得不寒而栗!

    好歹毒的心思,好歹毒的人!

    顾念微这一刻,是真怒了,她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却从没有生出过那阴毒的心思。然而现在,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居然对她未出世的孩子生出了这等歹毒的恶意!

    真是不可饶恕!

    顾念微深深地眯紧了眼睛,目光朝着那几只穿山甲身上一扫,慢慢地说道,“放我下去。”

    宫暮云自然是不依的,“不行!”

    “放心,控魂术,我也很在行!”顾念微坚持。

    “伤身!”宫暮云还是不依。现在的顾念微,他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怎么能够让她随便去犯险?

    顾念微无奈,只得放柔了语气,“我保证,我不会有事。”

    宫暮云脸上带着警惕,浑身没有丝毫的放松,目光打量着四周,“这些是兽,你怎么控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