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63章 死缠烂打

第163章 死缠烂打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3章 死缠烂打

    程子阳、于胜勇和焦玉明收拾完战场之后,并没有立刻各自回国,相反,他们在焚烧了那些尸身,稍事休整之后,将那些落石清理掉,就朝着东华帝国的大营再次逼近。

    在经历了虎峡峪一战之后,双方俱是元气大伤,不过,三国毕竟是三国,在人数上还是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这一次,三国再次将东华帝国包抄在中间之后,却没有立即发动攻击。三国人马都很清楚,宫暮云战力惊人,他手下的那些侍卫也是以一当百,在宫暮云手上,还有一只八荒神兽!

    东华帝国的这种种优势,让他们明白,他们想要正面战胜宫暮云几乎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然而,三人虽然是明白这一点,可就这样回去,他们还是不死心。毕竟,现在的东华帝国也算是元气大伤,如果不能趁他病要他命,以后想要找这样的机会,就非常不容易了!

    三国领军之人聚在北漠国的大帐里,一个个谁都不说话,脸色都非常地凝重。

    北漠国那位军师站在于胜勇的背后,脸色同样也是非常难看。

    宫暮云毫发无损地回到了东华帝国的大营里,这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北漠国这位军师是个头脑极为聪明的,他只将眼前的情形略微过了一下脑子,就是明白了,硬拼,他们绝对是拼不过东华帝国,拼不过宫暮云的侍卫队的。

    所以,只能是智取!

    军师脑袋冥思苦想,许久许久之后,才轻轻敲着桌面说道,“为今之计,想要打败东华帝国,我们只能是如此了……”

    军师说话间,脸上露出了莫测高深的表情。

    焦玉明、于胜勇和程子阳立刻就将脑袋给凑了过去。

    军师对着三个人耳语了一番,三个人脸上登时就露出了喜色。

    “军师高明!”焦玉明阴测测地笑了笑。

    北漠国有这样高明的军师,还偏安一隅,呵呵,如果这军师跟着南屿国去混,那南屿国取代东华帝国,成为这方大陆的主宰,这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于胜勇和程子阳也是纷纷点头,对军师的计策表示叹服。

    这一晚上,皎月空明,乌鹊在纷乱的枝头咕咕啼叫。

    几道人影趁着夜色,出了北漠国的大帐,朝着东华帝国的营帐匍匐而去。

    在夜色掩映下,这几道人影几乎是融入了黑暗之中。

    东华国大帐中,宫暮云从小憩中醒来,微微张开了眼睛。

    烛火摇曳,宫暮云的神色有些冷清。自从虎峡峪一战之后,已经是过去了三天,在这三天的时间里,虎峡峪那边一直都在飘着黑烟,黑烟里夹杂着一阵阵肉体烧焦的恶臭。

    宫暮云知道,那是三国之人在焚烧他们东华帝国的将士骸骨!

    有好几次,宫暮云想要去将这三国之人彻底地给绞杀,但是,那天一人独战万人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他现在浑身还是有些酸疼。

    而右安和左安怕他冲动,一直都守在他的身边。

    所以,他听从了右安和左安的建议,让三国的人充当劳力,让三国的人将那巨石给清理开,等着他们再次落进他的罗网之中!

    今天是三国之人重新回到他们之前的营地的第一天,也是他们回来的第一个夜晚。

    宫暮云不相信,这些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回来,不会做出任何动作。所以,他在等,等着这些人继续施展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宫暮云唇角带着冷厉的笑意,缓缓站起了身。

    已经是深秋,夜里的温度很低,冷风吹过来,宫暮云的大髦就那么悠悠扬扬地飘了起来,在昏黄的月光下,就像是一面旗帜。

    宫暮云站在大帐门口,朝着三国营地的方向扫了一眼。对面的营帐已经是彻底地陷入了黑暗之中,似乎是对方已经全部都睡下了。

    宫暮云垂下眼帘,勾起唇角,眼底掠过一丝邪肆的笑意,“本王可不会再跟你们讲什么君子?!”

    宫暮云这低低的话语一落下,他已经是啪啪啪的一拍手。

    随着他的掌声落下,左安与右安带着一队黑衣人出现在了宫暮云的身前。

    所有黑衣侍卫躬身拜倒,神色间全是恭敬。

    “去,夜烧三国营帐!让他们所有人,给我东华帝国的将士陪葬!以慰我东华帝国将士在天之灵!”宫暮云的话低回如蛊,在夜色里经久不散。

    右安与左安神色冷肃,纷纷拱手应是,随即各自带了一队人马,朝着对面的营帐疾掠而去。

    夜色下,那些潜伏过来想要给东华帝国的水源投毒的三国死士,看到东华帝国的侍卫深更半夜潜伏到了自家的营帐,一个个都傻了眼。

    宫暮云,这是要干啥?!

    心中不解,前来投毒的这些人瞬间兵分两路,一路折返回去送信儿,另一路则继续去投毒。

    这一晚上,注定就会是不平静的一夜。

    这一边,三国的人悄无声息地摸到了东华帝国后方的水井,而那一边,东华帝国的人则是风风火火地闯进了三国的营帐。

    这一边三国的人要去投毒,只是,这边才刚要投毒,就被一道浑身散发着冷厉气息,如同修罗的人影给踢翻在地。

    三国之人惊慌地一抬头,就看到宫暮云那张微微带着冷笑的脸,“来了?”

    磁性的话语,带着一丝淡淡的讥讽。三国之人,这脸色瞬间就如土灰一般。

    “早知道你们会来。”宫暮云挑了挑薄肆的唇角,面容更为冷厉,“东华帝国风水很好,既然来了,那就留下来吧!”

    宫暮云这话一落下,手起刀落,瞬时间,这几个人就像是被砍瓜切菜一般,身首异处。

    而另一边,右安和左安带着侍卫们潜伏进了三国的营帐,烛火一打,刚要将这些帐篷都给点了,四周忽然便是喊杀声震天。

    三国的将士如同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出来,顷刻间,就是火光冲天。

    右安和左安心里顿时就是一个咯噔。

    看来,对方是早就有所防备啊!

    虽然是被别人给团团围住,但是右安与左安却是没有露出任何慌乱的神色。

    这么多年,他们早就学会了临危不乱。

    烛火将黑夜点亮,于胜勇和程子阳站在将士们的最前面,目光阴沉之中带着一丝丝喜悦。对右安与左安,他们显然并不陌生,就在前不久,虎峡峪的那场战役中,这两个人可是没少斩杀三国的将士。

    既然现在杀不死宫暮云,那就先杀死这两个宫暮云的左膀右臂,以告慰三国将士的在天之灵!

    于胜勇和程子阳眼中的杀机,右安与左安全部都看在了眼里。他们紧紧地握住了手里的兵器,浑身的肌肉绷紧,唇角幽幽向上勾起,勾勒出了一个森冷的弧度,“呵呵,看来,这三国之人,也并不全都是庸才!”

    焦玉明脸上露出了一丝得色,“那是!现在,你们就等着束手待毙吧!”

    “别跟他们说废话!”程子阳瞪了焦玉明一眼,然后朝着三国的将士一挥手,“上,把他们统统留下!”

    场面瞬间就乱了起来,无数的人朝着这边蜂拥而至。

    混乱之中,右安与左安背靠背,互成对方的后盾。

    刀起刀落,鲜血挥洒在这个漫长的黑夜之中。

    三国将士人多势众,而右安与左安只是带了一支小部队,人数上的悬殊差距,让他们的压力很大。很多东华帝国的将士,在混战中,命丧于此。

    右安与左安身手利落,在众将士中间来回穿梭,回护,眼神不时地朝着三国的帐篷瞥两眼。

    他们的任务是火烧三国的营帐,如果能够将人一起烧死最好,如果人烧不死,那么烧毁了三国的粮草,也是可以的。

    心里打着这样的主意,在对阵的时候,两个人就很刻意地去接近那些手捧火把的三国将士,一旦将那些将士斩杀,他们手中的火把就会被他们两个丢向三国的营帐!

    程子阳、于胜勇和焦玉明的脸色有些难看,在短时间的交锋之后,自家的营帐,已经有好多个开始着起了火!

    这次征战东华帝国,他们隐藏行迹而来,所带来的粮草本来就不多,如果被东华帝国的人将粮草给烧毁了,那么,他们这仗也就不用打了,粮草上的匮乏就能够将他们逼死!

    “杀!赶快把这些人杀死!”程子阳的声音带着几丝气急败坏,一边叫嚷着,一边将那些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的三国将士朝着右安与左安丢。

    这些将士虽然被程子阳给丢了过去,可是心里却是忐忑不安。上一次,虎峡峪崖顶上的一幕,他们还记忆犹新,这两个人的残酷与冷血,比起宫暮云来都是不遑多让!

    因为心里本身就含着忌惮与恐惧,这些被丢到右安与左安跟前的将士大多也都成了炮灰。

    浓烟肆虐,很快就席卷了整个营地。程子阳、于胜勇、焦玉明的脸色齐齐一边,狠狠地咬着牙,一跺脚,“救火!”

    随着三人这一声救火令下,三国的将士很快就分出了一部分开始去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