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55章 捧和贬

第155章 捧和贬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5章 捧和贬

    在顾念微愣神的功夫,乔冉冉已经是再次开启了胡搅蛮缠模式,“阿礼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你接他一把怎么了?”

    顾念微越听,这脸就越黑。尼玛,那小家伙撞过来的时候,跟个小火车似的!她接他一把?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想要了?

    顾念微沉着脸,没有说话,宫暮寒和轩辕静却已经是闻风而动,来到了众人跟前。

    一看眼前这情形,宫暮寒眸子微微闪烁了闪烁,便是高声吩咐道,“快宣太医!”

    这一边一个小太监得了命令去传太医,另一边,宫暮寒则是温声安抚着乔冉冉,“四弟妹,孩子会没事的。你别太在意。”

    皇帝陛下亲口安抚了乔冉冉,又蹲下身子,仔细地看了看宫程礼,帮着宫程礼擦拭了擦拭唇角的血,这才轻叹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说,“好在,没有破相。”

    皇帝这一句话,看似是劝慰,可是乔冉冉因为心里对顾念微有了成见,这会儿已经是看顾念微哪那都不顺眼。

    当下乔冉冉便是再次将这火气烧到了顾念微的身上,“皇兄,您说说,三嫂怎么能够这样呢!她只要抱一下阿礼,阿礼就不会扑在地上……阿礼本来不用受着皮肉之苦啊!”

    宫暮寒闻言,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看向顾念微的眼神,似乎也隐隐含着责备。

    顾念微的心情简直是哔了狗了。

    她招谁惹谁了,凭什么就成了别人指责的对象?

    在顾念微心情极度郁闷的时候,宫暮云缓缓走到了她的身边,长臂一捞,将顾念微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接着,他的目光扫视全场。

    他的目光幽冷如冰,但凡是被他给盯住的人,立刻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他的眼神太过锐利,被他盯住的人,似乎就像是在刀尖上打滚一样。

    在所有人都屏神静气,所有人都不敢再吭一声的时候,宫暮云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阿礼是你们的孩子,照顾他是你们的责任。本王的王妃,没有那个责任,也没有那个义务,帮助你们扶孩子。第一,他身上脏!第二,伤了本王妃腹中的胎儿,你们赔不起!”

    宫暮云的话很冷,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一番话说完,所有的人都噤若寒蝉。

    顾念微依偎在宫暮云的怀抱中,只觉得,这个怀抱从未有过的结实和温暖。

    在一番沉寂之后,乔冉冉尖锐的叫声打破了现场的沉寂,“三哥!你说什么?!阿礼,阿礼他是你的亲侄子啊!你居然说他脏!”

    宫暮云懒得理会乔冉冉,眉眼一翻,冷哼一声,“亲侄子又怎么样?比不过本王妻儿一根毫毛。”

    说着话,宫暮云拥着顾念微就朝外走,“这种乱七八糟的宴会,以后,咱们再也不来了!”

    宫暮云的话声音不大,可是,场上众人却都听得一清二楚。

    当下,宫暮寒和轩辕静的脸色就变了!

    这种乱七八糟的宴会?!

    皇后娘娘的寿宴,居然被宫暮云说成是乱七八糟的宴会!

    轩辕静脸色铁青,以往的凤仪荡然无存,她阴沉着脸,盯着顾念微和宫暮云消失的方向,整个人看起来晦涩极了。

    “反了!反了!”轩辕静恨恨地咬着牙,虽然尽力压低了声音,这四个字,还是清楚地进入了宫暮寒的耳朵。

    当下,宫暮寒便是回过身,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只是一眼,轩辕静登时噤声。

    就算是宫暮云再怎么嚣张狂妄,现在的东华帝国,没有宫暮云不成啊!

    轩辕静觉得憋屈,简直憋屈得要死!如果对方不是宫暮云,她一定要将他推出午门斩首!

    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上不去,下下不来,轩辕静目光一转就落在了乔冉冉身上,她指着乔冉冉怒声骂道,“惹祸之胎!”

    说完这话,轩辕静直接就甩袖走了。

    乔冉冉被骂,却碍于对方是一国之母,敢怒不敢言。

    轩辕静这一走,大家也都灰溜溜地重新回了后花园。

    宫暮寒等着太医来了,帮着宫程礼诊治了之后,这才回返。

    只是,在回返之前,宫暮寒特意叮咛乔冉冉下去好好看护宫程礼。

    这话里的意思不言自明,在这场皇后娘娘的寿宴上,他们不想再看到乔冉冉。

    乔冉冉脸色铁青,却是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只是灰头土脸地带着宫程礼先一步回了四王府。

    这一路回去,乔冉冉几乎是恨死了顾念微和宫暮云!

    顾念微没有帮着扶一把他们的阿礼就罢了,宫暮云居然还说阿礼脏!

    脏,他这是在骂谁呢?大家都流着皇室的血脉,谁比谁高人一等呢?

    马车这一路颠簸,在经过大皇子府的时候,一道白衣人影停下来,拦住了他们。

    “四王妃,既然都到了门口,里面去坐坐吧?”白衣人影笑眯眯地说。

    这白衣人影自然是墨疏影无疑,今天,大皇子去参加皇后娘娘的寿宴,她自然知道。但是,可气的是,大皇子带着陈妍儿一同出席皇后娘娘的寿宴,却没有带她!

    墨疏影费了这么多心思,现在因为一个陈妍儿,她在大皇子身边全然没有了一点儿地位,她不可能不着急。

    所谓病急乱投医,墨疏影这一出门,偶然看到了如今陛下面前的新宠,四王爷府上的车子,这就斗胆上前拦了拦。

    乔冉冉本来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可而今看到墨疏影这笑脸相迎的样子,愣是一点儿火都发不出来了。

    急于想要找个人倾诉的乔冉冉,就这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然后吩咐车夫带小世子先回去,她就跟着墨疏影进了大皇子府。

    皇后娘娘的寿宴,因为发生了这么一件小插曲,最终也不得圆满。

    皇后娘娘不得圆满,自然就会有人来对宫暮云的行为说三道四。

    宫暮寒也的确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想要给宫暮云一点儿惩戒。

    然而,他还没有下定决心惩戒宫暮云的时候,就收到了边关急报!

    北漠国来犯!

    北漠国一向是骁勇善战,如今大举来犯,已经有好几座城池接连失守。

    朝堂上出了大事,后宫里这点儿不值一提的事情,宫暮寒也就暂且给压了下去。

    毕竟,如今正是国家用人之际,如果因为之前那些妇人之见的小事得罪了宫暮云,国家无可用之人,这事儿可就麻烦了。

    北漠国的兵将似乎是有备而来,这一次更是来势汹汹!

    边关的急报,一份接一份地传进朝堂,而宫暮寒的脸色,也一次比一次难看。

    这些北漠国人,简直是太牲口了!

    是人都有会疲惫的时候,可是这些北漠国人怎么就没有个疲惫的时候呢?!

    这一路杀伐过来,几乎就没有见他们歇息过!

    宫暮寒慌了,赶紧招来文武群臣商量对策。

    意料之外的,宫暮云这次却没有上朝!

    宫暮寒特意差人去三王府传旨,一直传了三遍,只换来了宫暮云一句话,他的小王妃不舒服呢,所有的大事,都靠边站!

    一句话,让宫暮寒傻眼的同时,也意识到了顾念微在宫暮云的心目中究竟有多重要!

    因为顾念微不舒服,所以,即便是别国已经兵临城下,宫暮云仍旧可以选择不闻不问!

    这一刻,宫暮寒的心情是极度复杂的。一方面,他需要宫暮云的战力,一方面,他又忌惮宫暮云的能力。

    顾念微……丞相府的这个嫡女,似乎也不是一个那么容易被他驾驭的主儿!

    宫暮寒忽然就有些后悔,让这两个人凑到了一块儿,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顾念微和宫暮云的结合,分明就是强强联合!

    宫暮寒不由就想到了前段时间的那个传说,顾念微一夜白头,据说是窥测了天机,为宫暮云寻找到了可以治疗其自身隐疾的药材!

    没有谁比宫暮寒更清楚宫暮云身体内的隐疾是因为什么而来!

    而今,算来,皇后过寿的那几天,似乎正应该是宫暮云发病的时候!但是,那天,宫暮云来了,没事人一样来了!

    所以,事情就很清楚了,宫暮云身上的隐疾,已经被解除了!

    那么,那个传说,就是真的!

    顾念微,真的能够窥测天机!

    想到第一次皇宫赏花宴上,顾念微所说的每一句话,宫暮寒只觉得这心就开始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顾念微……

    即便是心里对顾念微有着太多的忌惮和怀疑,但当务之急,还是北漠国来犯这个十万火急的事情,所以,宫暮寒即便是心里极度不舒服,还是忍着一肚子的不快,带了太医过去,对顾念微嘘寒问暖,然后旁敲侧击地告诉宫暮云,如今北漠国已经是快要攻到帝都皇城了!

    看到宫暮寒彻底失了方寸,顾念微真怕宫暮寒情绪失控之下,会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便是怂恿着宫暮云去解决了北漠国那些来犯之敌。

    听顾念微帮着自己说话,宫暮寒几乎是感激涕零。

    连连夸奖顾念微深明大义!

    对此,顾念微只是哂笑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便是转身而去。深明大义是个什么鬼?她只知道,国之不国毛将焉附的道理。

    更何况,她之前去北漠国,那个北漠国的郡主可是对自己的男人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现在,这北漠国居然还追到东华帝国来了,真以为,这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够治得了他们?

    她就是要让北漠国那些夷狄之辈知道,宫暮云想要让谁滚蛋,那谁就得滚蛋!

    有了顾念微的开解,宫暮云很快就答应了出兵。

    宫暮寒委任了宫暮云兵马大元帅一职,出门在外,可以自行决定兵马调度,不需要请示皇帝。

    宫暮云被这么一顿捧封之后,在第二日,便是带领着东华帝国的精锐部队,直接奔赴了边疆。

    北漠国来犯,这对宫暮云来说,也是一件极为耻辱的事情!想他宫暮云这些年来几乎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别国对东华帝国几乎是闻风丧胆,谁敢来东华帝国放肆?

    可是,这北漠国的蛮子,不仅敢来,还一路这么放肆!

    老虎不发威,这是把他当病猫了?!

    于是,在群情惶惶,万众期待之下,东华帝国的战神王爷,就这么披甲上阵,跨马扬鞭,无比潇洒,无比恣意地帮着他们驱除外敌去了!

    而皇城之内,宫暮寒在城楼上目送着宫暮云远走之后,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是放回了肚子里。

    只是,在他的目光看向三王府的时候,顿时就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宫暮云如今是越来越不服管束,而他安排在宫暮云身边的那颗棋子,压根就没有作为棋子的觉悟!

    这事儿,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