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51章 夜谈

第151章 夜谈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1章 夜谈

    邵思崖樱红的唇角挂着一丝清冷的笑意,“今晚月色这么好,不如,咱们去赏枫叶吧?”

    宫暮云那绷紧的唇角再次轻轻地吐出一句话,“你喝醉了。”

    邵思崖不依不饶,朝着顾念微撒娇道,“我要去看枫叶,你去不去?”

    顾念微轻叹了一口气,“天晚了。”

    就算是去看枫叶,不也应该是白天去么?邵思崖,莫非是在发酒疯?

    然而,邵思崖却是冷哼一声,“你们不去就算了,我自己去!”

    说着话,邵思崖拎着一壶酒,摇摇晃晃地就站了起来。

    他生得本就是极为俊美,如今,酒气上头,粉面桃腮,唇红齿白,一头青丝如瀑洒落下来,柔和的灯光照在他脸上,登时就给人一种恍惚之感。

    顾念微无奈一声轻叹,邵思崖喝成这样,还要去看枫叶,就不怕被野兽给叼了去?

    到底是于心不忍,顾念微就朝着宫暮云扫了一眼,试探着问道,“不如,咱们就跟他一块儿去?”

    反正,他们就在天柱山下,反正,这天柱山上就有枫树,邵思崖想要看,就陪他去看一趟,也没有什么。

    宫暮云脸色微微一沉,随即眉心舒展,“也好。”

    他明白顾念微的顾虑,顾念微从来就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邵思崖这才刚刚帮了他们的大忙,他们就让喝高了酒的邵思崖一个人出去瞎逛,这事儿,怎么说,怎么都不道德。

    得了宫暮云的应允,顾念微总算是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儿大石头。

    她朝着宫暮云看了一眼,想让宫暮云去扶着邵思崖,后来转念一想,宫暮云这个深度洁癖的货,最不喜欢的就是跟别人有肢体上的接触。

    顾念微心里这么一想,就要弯腰去扶着邵思崖,只是,她这腰才刚弯下去,宫暮云已经是一把将她拽开。

    “有我呢!”说着话,宫暮云一把将邵思崖给拽了起来,“今晚月色很好,希望,能够让你玩得满意!”

    两个喝高的大男人踉踉跄跄地就出了酒楼。

    顾念微丢在桌上一锭银子,然后就跟着这两个大男人出了门。

    客栈外的月光正好,洒落在这山间林地上,别有一番风味。

    深秋时节,地上落了层层叠叠的叶子,人踩上去,发出了极为细微的咯吱咯吱的响声。

    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清脆和清晰。

    顾念微走在这两个男人身后,看着两个人高大伟岸的背影,眼神深邃而复杂。

    这两个男人,都是如此的优秀,放在哪里都是人中之龙,可是,他们却齐齐对她动了心。这本应该是让一个女人无比骄傲的事情,在她这里,却成了她最大的煎熬。

    顾念微跟在两个男人后面,时刻关注着两个男人的动态。

    如果这两个男人趁着酒劲,发起了酒疯,打起来,她可真是没招治了。

    所幸,顾念微担心都是多余的。

    两个人勾肩搭背地走在这天柱山下,虽然一路走得踉踉跄跄,却是谁都没有再说过分的话语。

    夜风拂过,凉意入骨。

    走在前面的宫暮云忽而就站住了身子,撇开邵思崖走向了顾念微,然后将顾念微拥入了自己的怀抱之中。

    “冷?”宫暮云的话语在顾念微的耳边呢喃。

    顾念微愣了一下,却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宫暮云大手一挥,便是将自己的外袍脱了下来,披在了顾念微的身上。

    顾念微眼中闪过一抹柔色,目光却是落在了不远处,邵思崖在被宫暮云甩开之后,身子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到地上。如今,看着两个人拥在一起,眼底就掠过一丝自嘲的神色。

    “夜深露重,我们就不陪你了。”宫暮云深深看了邵思崖一眼,这一眼,有太多的内涵,邵思崖不由就又挑了挑唇角。

    “你们,随意。”说完这话,邵思崖转身,歪歪扭扭地朝着山脚下的一片枫林而去。

    顾念微还想再说什么,宫暮云已经是伸手掩住了她的唇角,“微儿,我希望你知道,我在乎你,除我之外,我不喜欢你的心里再有别人。”

    顾念微轻叹了一口气,“可是,他喝多了。”

    “就算是醉死,他也有自保的本事。”这一次,宫暮云没有给顾念微留任何转圜的余地。

    顾念微垂下了脑袋。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但是,对邵思崖,这个长着一张正太脸,浑身上下都充斥着阳光的少年,她到底是无法做到狠心绝情。

    “走吧。”宫暮云拥着顾念微转身而去。

    邵思崖背对着他们,似乎是没有察觉到两个人的离开。直到两个人走远了,他这才自嘲地勾了勾唇角,眼底有着深深的失落。

    果然,她最信任、最喜欢的那个人,是宫暮云,只要是宫暮云说的话,她根本就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邵思崖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了大片的阴影,看起来,有一种艳绝人寰的美丽。

    树影婆娑而动,一道黑影如同鬼魅落在了邵思崖的身后,目光复杂地看着邵思崖。

    “主子。夜凉了。”这道黑影正是一直都未曾露面的阿五。

    就好像宫暮云走到哪里,身边都会有暗卫保护一样,邵思崖走到哪里,其实都有人在暗中保护着他们。只是,因为这次他们所去的地方比较特殊和神秘,以至于,这些暗中保护他们的人,只是在山下等待,并没有跟着他们上山。

    邵思崖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有些失落地问道,“阿五,我是不是很差劲?”

    阿五面容一肃,神色间是从未有过的凝重,“怎么会?主子是阿五最最崇拜和尊敬的人!”

    如此年轻有为的世外高人,他这一辈子也仅仅见识过三个而已。一个,是东华帝国战神王爷宫暮云;一个是那个传说中的玄学大师逍遥子,再有,就是自己的主子邵思崖。

    年轻的逍遥阁阁主,四国之中超然脱俗的存在,天漠大陆,最顶层的高手。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主子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却没有主子做不成的事情。

    邵思崖唇角勾出了一抹自嘲的笑意,眼底的失落一闪而逝,“你下去吧,我自己到处走走。”

    宫暮云跟他走了这一路,应该是早就知道,他是在装醉,所以,才会如此“无情”的甩下他,将顾念微带走的吧?

    邵思崖心情有些复杂,独自在山脚下的枫林中呆了很久。

    阿五担心邵思崖会出什么不测,就一直守在枫林外。

    直到天色大亮,邵思崖一身疲惫地回到客栈的时候,阿五这才默默地离开。

    客栈门口,停着一辆马车,顾念微和宫暮云正站在门口,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到邵思崖过来,顾念微朝着他笑了笑,“快过来,咱们该回去了!”

    邵思崖努力挤出一丝笑,却是在台阶下站定,仰面望着顾念微深深看了一眼,“东华帝国本来就不是我的家,你们回去吧,我,就不跟着回去了。”

    顾念微偏着脑袋看了他一眼,随即了然。

    “我们欠了你人情。”顾念微低声呢喃,“如果你遇到麻烦,一定要记得找我们!”

    邵思崖咧着唇角,帅气地笑了笑,“为什么你们两个就不盼着我点儿好呢?我为什么一定要遇上麻烦?”

    邵思崖说完这话,咧着嘴灿烂一笑,“我先走一步,有时间的话,我会去东华帝国看你们的!”

    顾念微和宫暮云并在一处,朝着邵思崖轻轻挥了挥手,“再会!”

    邵思崖笑了笑,只是,这笑容里有多少苦涩,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他想要留在顾念微身边,可是,他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借口,也没有任何立场。

    所以,他只能黯然退场,将整个世界都让给宫暮云。哪怕,他心里非常非常的不甘!

    邵思崖走了,似乎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但是,顾念微却从他那颀长孤高的背影里看出了太多的落寞和孤独。

    他大概也只是想要找一个同道中人罢了。

    顾念微收回视线,看着自己身边的宫暮云,努力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正常一些。

    “咱们也该回去了。”顾念微轻轻笑了笑,“也不知道左安与右安这一次有没有将药材找回来。”

    在有了之前寻找药材的经历之后,顾念微这次根据九宫格的图谱,帮左安与右安重新拟定了方位。这一次,药材的具体方位要比她第一次告诉他们的,更为精细。

    所以,如果这两个人运气足够好的好,那两株药材应该也已经被他们寻到了。

    宫暮云轻轻将顾念微揽进怀里,拍了拍顾念微的小脑袋,“放心吧,我们俩的运气,一直都很好。”

    顾念微闻言,但笑不语。她的运气的确是好到逆天,不然,这穿越的潮流,也轮不到她呀……

    两个人上了马车,吩咐了车夫一句,然后,车夫一扬马鞭,骏马一扬前蹄,一声长嘶,马车便是疾驰出了山下的小镇子。

    直到车子跑出去了老远,客栈不远处的一株梅花树下,才现出了邵思崖那清隽无比,挺拔俊逸的身影。

    他注视着车子消失的方向,久久都没有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