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50章 悲剧的八荒神兽

第150章 悲剧的八荒神兽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0章 悲剧的八荒神兽

    真是太没脸了啊!

    它堂堂的八荒神兽,居然被一个人类揍得哭了!

    蜥蜴兽一边哭,一边朝着另外两只八荒神兽看。同样是八荒神兽,它们就这么,见死不救?

    蟒蛟傲娇地将头甩向了一边,之前,它也曾被揍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好不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八荒神兽很了不起,可是,遇上这些完全不把八荒神兽放在眼里的人,那就只有被践踏的份儿好么?

    狮璁兽懒洋洋地打着响鼻,这段时间,它跟着顾念微东奔西走,可算是看清楚了,顾念微这个家伙,本事大着呢,跟着这位主人闯荡,它身为八荒神兽,都觉得自己长见识了!

    看到两个本应该成为它伙伴的家伙,现在居然对它这幅态度,蜥蜴兽眼睛里居然流出了两道无奈的宽带泪。

    然后,蜥蜴兽就朝着宫暮云嗷嗷地叫了两声,要抱住宫暮云的大长腿。

    只是可惜,蜥蜴兽才刚刚张开爪子,已经是被宫暮云一脚踢到了一边子去。

    他本来就是一个高度洁癖的主儿,如今这蜥蜴兽居然敢往他身上扑,这不是在找死吗?

    蜥蜴兽原本是要示好,如今,若是被宫暮云踢中了,这一下子可就栽倒悬崖底下去了!所以,蜥蜴兽登时就是嗷呜一声叫,叫的声调都变了!

    顾念微在一旁一直都在盯着这场中形势变化,如今看到那想要示好的蜥蜴兽被踢开,当下心里就是一动。

    朝着蟒蛟就是一挥手。

    这意思非常明显,这是让蟒蛟去救那只蜥蜴兽。

    到底都是八荒神兽,蟒蛟还真是不好意思眼睁睁地看着这只蜥蜴兽就这么毫无价值地跌落悬崖,然后死得这么凄惨。

    当下,蟒蛟就是一甩尾巴,朝着那只跌落的蜥蜴就冲了过去,准确无误地将这只蜥蜴给救了上来。

    蜥蜴兽被救上来,眼睛里还有着几丝惊慌之意,尾巴还不受控制地抖了两下。

    它守在这天柱山上这么多年,也曾驱逐过无数对杏林朱果心怀不轨的人,可是,从来没有哪一个如眼前的宫暮云这样彪悍!

    蜥蜴兽承认,它被宫暮云的雷霆手段给折服了!

    尽管刚才差点儿被人给踢进断崖底下,但是,它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觉得宫暮云非常帅气!

    如果顾念微知道蜥蜴兽现在内心的想法,一定会给它三字“受虐狂”!

    看到顾念微将这蜥蜴兽给救了上来,宫暮云一双剑眉不由就轻轻蹙了蹙,“微儿,这大家伙,留它做什么?”

    顾念微嘿嘿笑了笑,笑得有些痞气,“这大家伙,怎么说也是八荒神兽啊!”

    言下之意,你留下它,哪怕是当个打杂的,以后拿出来,那也很拉风啊!

    宫暮云轻轻拧巴起眉头,嫌弃地朝着蜥蜴兽扫了一眼,“真丑!”

    的确,跟狮璁兽与蟒蛟相比,这只蜥蜴兽简直是太丑了,就像是一只大号的鳄鱼……

    浑身那黑甲闪烁的样子,让人看一眼,就是一身恶寒。

    宫暮云这俩字刚一出口,蜥蜴兽就人性化的嗷呜起来,伴随着蜥蜴兽的嗷呜,它的身子急剧收缩,不大一会儿功夫就缩成了壁虎大小。

    缩小了无数倍的蜥蜴兽,通体黑亮,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充满了灵气,倒是比之前那庞然大物的样子时,可爱了许多。

    狮璁兽低头瞥了一眼这只蜥蜴兽,蹄子一抬就踩了过去。

    蜥蜴兽刺溜一下窜开,气急败坏地瞪着狮璁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它变成这样,是想向宫暮云示好啊!可不是方便这个大家伙偷袭它!

    蜥蜴兽窜开,狮璁兽也并没有追上去。

    所以,蜥蜴兽就转过身,可怜兮兮地看向了宫暮云。

    宫暮云被这只蜥蜴兽看得有些心烦气躁,长袖一拂,就想要将这只蜥蜴兽扫走……

    悲剧的蜥蜴兽滴溜躲开,目光却是有些无助地四处扫了扫,最终,就将视线落在了顾念微身上。

    貌似,刚才,这个男人之所以会对它拳打脚踢,完全是因为,它对这个女人不客气了……

    蜥蜴兽眼珠子咕噜噜一转,立刻开启了曲线救国战略。

    它爬到顾念微的身边,朝着顾念微嗷呜嗷呜地叫,还朝着顾念微不断地做出叩头的动作。

    那小小的一只,如此委曲求全,顾念微不由就莞尔一笑,看向了宫暮云,“既然它想要跟着你,你就勉为其难,收了他吧?”

    顾念微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到了良心。

    这可是八荒神兽啊!有多少人做梦想要收服都收服不了,可是,她却让宫暮云勉为其难收了它……

    良心好痛。

    宫暮云嫌弃地扫了一眼地上不断作揖的那个蜥蜴兽,绷紧的俊脸微微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弧度,“既然你替它说情,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了它吧!”

    宫暮云这话一出口,蜥蜴兽登时便是欢呼雀跃地朝着宫暮云奔了过去。

    只是,在距离宫暮云一步之遥的时候,蜥蜴兽愣是被宫暮云那差点儿冻死人的眼神给冻在了当场。

    有一个洁癖的主人,它觉得人生好迷茫!

    它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个具有强迫症的主人满意呢?

    蜥蜴兽内心是崩溃的,之前,这位主人揍它的时候,也没有看出来,他哪里洁癖啊!还不是对它拳脚相加!果然,此一时彼一时,人类就是最最让兽琢磨不透的动物!

    不理会这只内心崩溃的小兽,宫暮云拿出帕子擦了擦手以及额头的汗,随手将帕子一丢,几步走到了顾念微身前,一把将顾念微给搂紧了怀里,“咱们回去吧!”

    这段时间,顾念微跟着他东奔西走,都瘦了好几圈,回王府,一定要给她好好补补。

    九种药材,如今他们已经是集齐了七种,只差最后两种,宫暮云悬着的一桩心事,也算是放下了一半。

    对左安与右安的办事能力,宫暮云还是很信赖的。

    邵思崖将蟒蛟收回了袖笼中,顾念微收了狮璁兽,蜥蜴兽跟在宫暮云身后,小心翼翼,亦步亦趋……

    三人三兽,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下了山。

    在经历了神经紧绷之后,三个人在山下的一处酒肆,要了一些酒菜,三个人就这么围坐在一桌,起了起来。

    天柱山下,风光极好,就连这酒肆售卖的酒水,也是一等一的好酒。

    三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不知不觉间,居然就喝高了。

    自然,宫暮云和邵思崖怕顾念微喝多了酒对身体不好,所以,并没有怎么灌顾念微,相比于宫暮云和邵思崖,顾念微相对而言就喝得少了很多。

    当两个男人昏昏沉沉的时候,顾念微的神志依旧是清醒的。

    宫暮云和邵思崖喝得脑袋昏沉,但这一身风骨却是不减旧时模样。

    喝高了酒,邵思崖的脸登时就红彤彤的,像是熟透的桃子。

    宫暮云一向高冷的脸,也微微泛起了红晕。

    顾念微看着这两个喝高了酒的男人,还真是有些无语。

    说实话,他们现在虽然拿到了七株药材,但是,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啊,这两个人做事,一向都很谨慎,怎么这一次,有些不靠谱了呢?

    顾念微心里无奈地苦笑,却不得不面对眼前这个两个人都喝高的烂摊子。

    她推了推邵思崖,邵思崖没有动,她又转头看了看宫暮云,宫暮云虽然眼睛黑亮,可是,却没有半分要离开的意思。

    他端着一杯酒,跟邵思崖碰了一下,语重心长地说,“这次的事情,我谢谢你。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邵思崖却只是微微抿着唇角,大咧咧的一挥手,“别跟我说这些。我又不是为了你……嗝……”

    宫暮云眉头轻轻皱起,“微儿,是本王的王妃。”

    宫暮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闪烁着一丝丝危险的光芒。

    邵思崖对顾念微一直都怀着不轨的心思,他一直都知道。只是,邵思崖喜欢顾念微,却一直都是在远远地守护,没有越雷池一步,而他作为一个男人,又不能表现得太过小气。

    所以,今天,趁着大家都喝了酒,他就想要将事情给挑明了。

    邵思崖呵呵一声笑,“是啊,她是你的王妃!”语气莫名地带着伤感和惆怅。

    如果一切能够重来,他绝对会先一步找到顾念微,绝对不会让自己喜欢的人投入别人的怀抱里面。

    邵思崖说完这句话,仰面再次喝了一杯酒。

    也许,只有这浓浓的酒水,才能浇灭他心中的惆怅!

    宫暮云眯缝着眼睛,目光直直地盯着邵思崖,似乎是长叹了一声,“你喝醉了。”

    邵思崖轻笑,一双桃花眼里,波光潋滟,“我才没有。”

    “回去歇着吧!”宫暮云再次低下眼帘,眼底有着一抹淡淡的疏远。

    邵思崖跟他的关系,之前是亦敌亦友,可是,在顾念微出现之后,他很清楚,邵思崖是在真心实意地想要跟他做朋友。

    只是,邵思崖对顾念微心存别样的心思,他又怎可能真的将邵思崖当成是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