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11章 报复

第111章 报复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1章 报复

    因为右安的石灰粉发挥了作用,不大一会儿功夫,这些忍者就被宫暮云的暗卫统统制服了。

    自然,因为已经有之前对付死士的经验,这些忍者对抓住之后,右安等人也是第一时间卸掉了他们的下巴,将他们的手筋脚筋挑断。

    这些事情虽然说起来比较残忍,但却是确保对方活命而又不至于再次反抗他们的绝佳手段。

    制服了这些人之后,宫暮云没有在这里多留,而是让右安等人带着这一群人直奔树林深处。

    既然宫暮云对这营帐里面的某些人已经产生了怀疑,他就不会在营帐里面审问这些忍者。隔墙尚且有耳,何况只是这隔音效果不强的营帐呢?

    宫暮云等人走后没有多久,一道人影缓缓从营帐前面走了过来。

    月光下,他的面容清晰可见,赫然竟是宫暮寒。

    此刻,他看着营帐后凌乱的草丛,微微眯缝起了眼睛。

    这里,在刚才,似乎是发生过了争斗?

    宫暮寒早就觉得这边隐隐约约有打斗的声响,但他一向不是喜欢猎奇的人,况且,这皇家围猎场地,都是他皇家的人,就算是有打斗声,也危及不到他的安全,所以,他也就选择了在塌上假寐。

    等这打斗声消下去之后,他回头一想,却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这才起身来看个究竟。

    然而,却只看到了别人打斗过后留下的痕迹。

    宫暮寒轻轻眯了眯眼睛,这是围猎的第二天,大家还算玩得尽兴。

    身为帝王,他考虑问题总是比较全面的。为了大局考虑,就算是发现了什么风吹草动,他也决定当成从未发生过。

    “把这里处理一下。”宫暮寒低低地朝着虚空吩咐一声,转身回了自己的营帐。

    虚空里,他的暗卫应了一声是,便将宫暮云等人曾经打斗过的痕迹彻底地给清理掉了。

    不得不说,宫暮寒这多此一举,却是帮了宫暮云的大忙。没有人知道,在这个晚上,营帐后面的的空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树林深处,宫暮云和顾念微并肩站在这群忍者的身前,两个人的神色都是无比的严肃与冷幽。

    “你们是什么人?”宫暮云凝视着对方的眸子,厉声问道。

    可惜,对于宫暮云的问话,对方却选择了装聋作哑,充耳不闻。

    顾念微轻轻勾起唇角,慢慢地朝前迈出一步,蹲在了一个黑衣忍者的身前。

    大概是顾念微太过让人惊艳,那个黑衣忍者明知道顾念微是他们需要暗杀的对象,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只是一眼,他的心智便是沦陷在那一双好似浩瀚苍穹的眸子里。

    那一双眼睛太过漂亮,就像是深邃的海洋,无边的宇宙,只看一眼,便让人沉沦。

    “你是什么人?”顾念微的话缓慢悠长,就像是放了慢声道。

    在周围黑衣忍者惊诧的目光中,被顾念微审问的这个黑衣忍者居然是慢慢地开了口,“二皇子的死士……”

    二皇子……

    这个黑衣忍者的话才刚刚落下,其余的黑衣忍者眼中便是露出了极度的惊恐之色!

    他们既然是死士,那就是宁可死也不可能会说出自己到底是什么人的!

    但现在,他们的同伴,居然像是一个牵线木偶一样,就这么机械呆板地说出了他们的底细!

    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

    三王爷的为人,他们再清楚不过了!对待敌人,三王爷从来就不会手软!

    现在,三王爷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底细,他们的命,在三王爷的眼中也就会不名一文!

    果然,在得到了答案之后,宫暮云朝着右安等人挥了挥手。

    这一群黑衣忍者,便被右安等人砍瓜切菜地咔嚓掉了。

    忍者的优势是隐匿身形,出其不意地攻击对手,当他们的手筋脚筋被挑断,没有了匿形的优势之后,他们也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儿。

    “把这里处理掉!”宫暮云低低吩咐一声,挽着顾念微的腰身转身而去。

    昨日的刺杀,有大皇子的手笔,今日的暗算有二皇子的影子……呵呵,他只不过是想要娶自己中意的女人为妃!怎么就那么多人要从中破坏!

    此刻的宫暮云并不知道,被众多人视为紫微星降世的顾念微,有着旺夫之相,娶她为妻,便是帝王路!

    不管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在当日赏花宴上都已经见识过了顾念微的手段,又怎么可能将这么一个强大的助力推到宫暮云的怀里?

    但,圣旨已下,他们去反对皇帝显然有些不太妥当,唯一的办法,那就只能是除掉顾念微!

    只不过,大皇子和二皇子动手之前可能并没有通气,不然,这两伙人一起对顾念微动手,顾念微就算是运气再好,也是无法逃出生天的。

    回去的路上,宫暮云的脸色一直都很沉郁。而顾念微虽然被人当成了刺杀目标,却并没有多么紧张和忐忑,反而是笑眯眯地安慰宫暮云,“别太放在心上,他们不就是怕我跟你在一起之后,会对他们造成威胁么?咱们就偏偏在一起!”

    顾念微这话有些赌气的成分,然而宫暮云却在听过这话之后,却是一把将顾念微抱在了怀里,“微儿,对不起,在你还没有嫁入皇室之前,就让你遭受了这么多的麻烦。我保证,以后会对你好,加倍补偿你!”

    从未说过情话的三王爷在说起情话时,居然也是一套一套的。

    顾念微咧着嘴傻呵呵地笑了笑,“补偿就不必了。不过,以后谁要是还想对咱们不利,咱们不能就这么被动接受就是了。”

    哪怕那个人是宫暮云的亲侄子,哪怕那个人跟宫暮云有着血缘关系,只要再来犯她,一律狠狠地报复回去!

    这才是顾大师的行事风格。

    “这次的事,你想怎么做,全听你的!”宫暮云跟顾念微四目相对,很是聪明地开始表姿态。

    顾念微扯着唇角笑了笑,黑亮的眸子闪过了一抹慧黠,朝着宫暮云招了招手,示意他将耳朵凑过去。

    宫暮云很是配合地送上了自己的耳朵。

    顾念微与之耳语一番。

    宫暮云听完,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娇妻。

    这个丫头,这一肚子坏水,完全都不输给他呀!

    说他邪,她更邪好不好?

    “你到底听不听我的啊?”顾念微说完自己的打算,看宫暮云不吭气,不由就板起了小脸。

    宫暮云无奈地摇摇头,宠溺地一抚顾念微那长长地发丝,“听你的,都听你的!”

    顾念微这才转嗔为喜,笑得见牙不见眼。

    这才对么!

    既然要做她顾念微的男人,那就一定要朝着妻奴的方向发展!

    于是第二天狩猎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儿。

    大皇子昨晚兢兢业业奋战,身体乏力,起不来床,跟宫暮寒告了假;而二皇子昨晚开始拉肚子,拉得脸色蜡黄,走路都开始双腿打颤,直到日上三竿,还在营帐里面躺着,哪也去不了了。

    奇怪的是,这两位皇子虽然病得蹊跷,随行的太医却是完全查不出症结在哪里。

    宫暮寒虽然暴怒,可是,这位太医却是追随了他多年的老太医,医术高超,从来就没有看走眼的时候,如果连他都不知道两位皇子为何忽然发病,只怕,这帝都,真就没有人可以查出两位皇子的病症了。

    没有办法,只有让两位皇子在营帐里面养病,而宫暮寒传出了旨意,全城募集医术高超之辈,来给两位皇子救治。

    只不过,宫暮寒不知道的是,他的告示虽然是贴出去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来应征。

    原因无他,逍遥阁那位发话了,谁敢揭榜,他就宰了谁!

    诺大的东华帝国,人才济济之地,居然就让两位皇子生生地闹病闹到了围猎结束。

    回皇城的那一天,大皇子是被红裙女子陈妍儿扶着上了马车的。而二皇子,则是被人抬上马车的。

    大皇子虽然消瘦,但在陈妍儿的悉心照料下,脸色还算好看;而二皇子就惨不少了,脸色蜡黄,形容枯骨,拉的已经脱了形,更糟糕的是,因为长时间拉稀,他屁股都拉出了毛病,坐都坐不得了。

    顾念微和宫暮云坐在马上,并肩而行,自然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顾念微倒是没有什么,宫暮云的眼底却是浮出了一丝无奈的宠溺笑意。

    这个丫头,还真是古灵精怪。这样的报复,虽然没有要这两位皇子的命,却让这两位皇子比丢了命还要难受!

    为期半个月的围猎之后,宫暮寒重归皇宫,很快就被一堆政务包围。

    而宫暮云与顾念微的婚期,也在不知不觉间悄悄地逼近了。

    转眼间,秋天到了,草木凋零,四处都是一片金黄。

    枫叶红遍了山坡的时候,丞相府也陷入了一片喜庆祥和之中。

    东华历元年十月十一日,是相府二小姐出嫁的日子。

    从昨晚开始,整个相府的丫鬟仆役就为了二小姐出嫁之事,彻夜未眠。

    念园里,顾念微正在懒洋洋地打着哈欠,而柳儿则满脸不舍地为顾念微梳妆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