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09章 红裙女

第109章 红裙女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9章 红裙女

    自然,这个人不是花架子,不仅不是个花架子,还是一个胸有韬略的将帅之才!

    只不过,现在这个人,居然以兵部侍郎门客的身份出现!

    宫暮云眸子微微眯起,眼底掠过一丝嘲弄之意,一个胸有韬略的将帅之才,居然甘愿以别人的门客身份,在这样的场合,表演舞剑。呵呵,什么时候,东华帝国已经腐朽不堪到了这个地步呢?

    宫暮云心里暗叹一声,面上却是没有任何表露。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王爷,他能做的,只是直言进谏,宫暮寒阳奉阴违,不肯听他的劝,他也没有办法。

    宫暮云转开视线,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全部都压了下去。

    酒酣耳热之际,从营地外走来了一队身姿娉婷的女子,这些女子到了营地中央,朝着宫暮寒以及一干王族行了礼,宫暮寒便是一挥手,让这些女子坐到了各将领的身边。

    宫晨逸身边陪坐着的是一个身着红裙的女子,女子五官精致,眼睛大而有神,眉毛浓而有型,很有几分异域风情。

    这个红裙女子一坐在宫晨逸身边,宫晨逸的身子不由就是一动。

    宫晨逸是长皇子,年纪比所有的皇子都要大。对男女之事,尤其食髓知味。

    只不过,皇室规矩比较森严,他虽然有色心,却没有色胆。

    正是因为这样,在赏花宴上见了几个大臣之女之后,宫晨逸就开始蠢蠢欲动,更是冒着极大的危险,将墨疏影给暗中换了出来。

    墨疏影就算是被顾念微判定为寡妇命又如何?他只是玩弄她,又不会让她登堂入室,她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克他。

    想到墨疏影,宫晨逸的心不由就又痒了起来。如果不是知道墨疏影是被自己破瓜的,他都要怀疑,那个女人出身非良善。那一身床上功夫,简直让他享受得欲仙欲死。

    喉结微微一动,宫晨逸浑身有些燥热难耐,手掌开始慢慢下移。

    红裙女子身子微微一僵,脸色羞红,却是一声都没有吭。

    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宫女,在这宫中,如果不能抱上大腿,唯一的结局,就是老死宫中。

    不知是不是红裙女子的错觉,在她被大皇子肆意地占便宜的时候,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她的身上不断地逡巡。

    红裙女子装作不在意地一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三王爷那一桌上,白衣飘飘的相府二小姐似笑非笑地噙着唇角,正意味深长地朝着这边瞥。

    红裙女子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微微一抖,就像是瞬间被人看透了心思。

    裙下,大皇子的手仍旧在肆意地游走,而她端坐在众人身前,却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不大一会儿,她便已经是面色潮红,气息不稳。

    宫晨逸这才有些不尽兴地收回手,有些迟疑地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好意思开口跟宫暮寒提出提前离席。

    篝火熊熊,顾念微吃饱喝足,坐在那里懒洋洋地打瞌睡。

    对场中的一切越来越不感兴趣的顾念微,找了一个借口,起身离席,朝着营帐后面的茅厕走了过去。

    看到顾念微一走,宫晨逸身旁的那个红裙女子居然脑袋一抽,也跟了过去。

    今天晚上,她总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顾家这位二小姐。

    她得搞清楚,顾家二小姐用那种眼神看她,到底是看穿了什么!

    红裙女子到了营帐后面,正想看看顾念微在哪里,就瞧见顾念微含笑站在一棵大树下面,眼神之中噙着一丝淡淡的戏谑。

    不知为何,看到顾念微眼中的戏谑,红裙女子的身子不由就是一抖,“你……”

    “没想到,你真的跟过来了。”顾念微咧着嘴笑了笑,笑得没心没肺。

    “你想做什么?”红裙女子有些警惕地朝后退了一步。

    顾念微噙着笑,唇角一扬,“你想借着宫晨逸上位?”

    红裙女子心中一动,双目之中迸射出了惊恐的光芒,“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顾念微挑了挑眉,做出了一副洒然的姿态,“那就算了。”顿了一顿,她慢悠悠地又补了一句,“本来,我还想要帮帮你的。既然你不懂,那我总不好自作主张。”

    说完,顾念微转身就要走。

    红裙女子下意识地就拦住了顾念微的去路,“你真的能够帮我?”

    顾念微笑了,这一笑,就好像是黑夜里的一束光,瞬间就让红裙女子有些晃神。

    “当然能。不过,我帮你,也是有条件的。”顾念微缓声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微的目光一直都直直地盯着红裙女子的眼睛。从这个红裙女子进入营帐的那一刻,她就注意到了这个红裙女子。

    这个红裙女子进入营帐的时候,似乎是无意在全场扫视了一眼,最终选择了在宫晨逸的身边的落座。可是,顾念微却注意到了她走到宫晨逸身边时,那个若有若无的小动作。

    她袖子一甩,状似无意在宫晨逸的座位底下丢了一种能够让人神志不清的药物。这里草丛茂密,这一丸药一掉在地上,不大一会儿便是挥发了。所以,并不会有多少人注意到。

    那一丸药,虽然量不大,却足以让宫晨逸做出一些不符合身份的事情。

    她自认为这一切做得非常隐秘,却没有想到,已经被顾念微给看在了眼里。

    这个红裙女子有这样的心机,如果能为她所用,那么揪出那个暗地里陷害她的人,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顾念微说了那句话之后,就一直笑吟吟地看着红裙女子,等着红裙女子的答复。

    红裙女子眼神不断变幻,最终眼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如果,我不答应呢?”

    “不答应的话,刚才,你在大皇子身边做了什么,我可就不会替你保密了。”顾念微勾着唇角,诡谲地笑了笑。

    听到这话,红裙女子神色瞬间便是一变,“你!”

    顾念微却是并不在意,漫不经心地一转双眸,“你很不错。我也愿意帮助你达成心愿。当然,作为回报,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红裙女子沉默半晌,知道自己出来的时间已经不短,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她耽搁,当下便是决然说道,“好,我答应你。”

    顾念微轻轻勾起了唇角,“很好。”

    “走吧,出来太久,会被人怀疑的。”顾念微说完,转身就走。

    红裙女子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疾声说道,“你还没有说,你的条件是什么?”

    顾念微眯缝着眼睛,慢慢说道,“等你成功到了宫晨逸身边的时候,我会再找你。”

    说完,再不停留,回了营帐。

    红裙女子心中担心着自己出来这会儿会被别人钻了空子,也赶紧回了营帐外的空地。

    好在,在红裙女子离开的这会儿功夫,其他的女子也都有将官显贵可陪,没有人中途来截红裙女子的胡。

    红裙女子回到宫晨逸身边,便是明显得察觉到,宫晨逸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

    “父皇,儿臣不胜酒力,先行告退。”宫晨逸强忍着不断上升的燥热,起身朝着宫暮寒提出了告退。

    宫暮寒看宫晨逸的确是面色潮红,两眼昏昏,便是笑着点了点头,一挥手道,“大家也都累了吧?散了吧!”

    宫暮寒说了话,大家便是各自起身,毫不客气地搀扶着身边的女人进了各自的营帐。

    不多时,各自的营帐里便是响起了一阵阵的暧昧之声。

    顾念微坐在自己的营帐里,听着这靡靡之音,忍不住轻轻拧起了眉头。

    这深更半夜的,皇帝给大家的福利,还真是好呵!

    顾念微这么想着,却是坐起了身子,出了帐篷,朝着宫晨逸的帐篷挪了过去。

    因为怕被人发现,顾念微还特意屏声静气,掩藏了自己的行迹。

    宫晨逸的帐篷里,宫晨逸憋了一晚上,终于是得以发泄,自然是不遗余力。

    宫晨逸在红裙女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不同于墨疏影的新鲜感,获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

    然而,红裙女子却知道,就算是现在宫晨逸已经睡死,可这营帐之中,却有无数的暗卫在暗地里盯着她呢。

    只要她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就会被乱刀砍死。

    帝王家,从来就没有什么隐私可言。

    红裙女子垂下眸子,脑袋里却是回想着晚上她与顾念微见面时的情景。

    如今,自己压根就没有用到顾念微,便是成功地爬上了宫晨逸的床,那么,她答应顾念微那个条件,也就没有多大意义。

    红裙女子心思暗动之际,便听到宫晨逸似乎是嘟囔了一句什么。

    只是这一句话,却是让红裙女子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至极。

    宫晨逸在睡熟之后,念叨的那个名字,并不是她。

    宫晨逸,他……怎么敢肖想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