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107章 微妙关系

第107章 微妙关系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7章 微妙关系

    独孤夜来得快,去得也快。

    顾念微端坐在四蹄踏雪的背上,脊背仍然有些僵直。

    就在刚才,独孤夜袭来的那一刻,她甚至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浓郁的死亡气息。

    那个人,给她的压力太大,让她浑身都感觉很不舒服。

    “没事了。”宫暮云一抖马缰绳,让自己的马儿跟顾念微的四蹄踏雪并到一处,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一些。

    顾念微轻嗯了一声,“那个人,好强的煞气。”

    虽然在独孤夜即将要攻到她身前的那一刻,她还想着要拼尽全力一搏,可现在想想,却觉得,一阵阵后怕。

    如果她的身边没有狮璁兽,也许,面对那个男人时,第一反应,就是逃。

    宫暮云轻轻眯缝起眼睛,唇角微微勾起,“管他是谁,有我在,就不会让她再伤你一分一毫!”

    听到宫暮云这话,顾念微的眉眼不由就是一弯,“说得倒是挺好听。”

    宫暮云剑眉一挑,似笑非笑地看定了顾念微,唇角逸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我做的也会很好。你,要不要试试?”

    似是而非的话语,让顾念微的脸莫名地就是一红,故意板起脸来,一抖马缰绳,朝着树林深处而去。

    她就知道,宫暮云这货嘴里永远都吐不出好话来!

    顾念微打马而去,宫暮云唇角带着笑意,随即扬鞭催马追了上去。刺客已经离去,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他和顾念微倒是可以好好地进行围猎,打一些野味儿回来。

    两个人,两匹马,一前一后地奔跑在这广袤的狩猎场上,顾念微在前,宫暮云在后,金色的阳光,阴郁的绿树,翩跹的红色斗篷,这一切交汇在一起,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

    宫暮云越看,心中就越喜,用力一打马,就跟顾念微并到了一处。

    “看,那边有只獐子。”宫暮云伸手一指前方茂密的灌木丛,邪魅的声音就传进了顾念微的耳朵。

    顾念微闻言,手一扬,就将后背的箭矢给取了下来,弯弓搭箭,这姿势要多娴熟有多娴熟。

    宫暮云不甘落后,也是第一时间就拉圆了弓。

    然后,两个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一齐放箭。

    箭矢在半空中带出一溜劲风,随即就传来箭矢入肉的声响,那只獐子发出一声低低的咕噜声,翻身倒在地上。

    宫暮云和顾念微相视一眼,打马就朝着那只倒地的獐子奔了过去。

    在两个人奔向獐子的同时,树林的另一方,也响起了马蹄声。

    顾念微和宫暮云微微拧起眉头,将马儿停在了獐子身前,宫暮云下马一番查看,才发现,这獐子身上居然有三道箭矢。

    其中两道,是顾念微和宫暮云所射,另一道,则是来自另一边的人马。

    顾念微和宫暮云一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脸意气风发的宫暮寒。

    在宫暮寒身后,是大皇子宫晨逸、二皇子宫晨宇、三皇子宫晨风,以及一干武将。

    这一大队人马,应该也是追着这獐子而来,为了避免惊动这獐子,之前全部都藏匿了起来,如今,这獐子被射中,宫暮寒带头朝着这边一跑,大部队也就全部都露面了。

    因为狩猎者所带的箭矢基本上都会标注自己的名字,所以宫暮云很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和顾念微所射的那两箭,射中了獐子的要害部位,而宫暮寒那支箭矢则射中了獐子的眼睛。

    如今这个局面,是他跟顾念微合力射杀了獐子,而宫暮寒却半路杀出来截胡。

    因为对方身份特殊,这个风头,他跟顾念微还不好抢了他的。

    宫暮云抬头朝着顾念微笑了笑,“吃过獐子没有?”

    顾念微自然是摇头的,作为穿越人士,她吃过的唯一野味儿,就是那荒郊野岭的烤鱼……

    “那今晚,咱们可有好吃的了。”说着话,宫暮云转头看向了宫暮寒,“皇兄,多谢你助我们一臂之力,让我们今晚上能够有獐子肉烤着吃!”

    这话落下,宫暮云毫不含糊地就将那獐子给收拾到了自己的马上。

    随后赶来的宫暮寒嘴角微微抽了抽,半晌都没有说话。

    他本来是想要借着射杀这只獐子来显示自己的英明神武,来表明自己,就算是年纪大一些,但是依旧精力十足,目力惊人,完全能够射杀一只狼狈逃窜的獐子。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獐子,他是射到了,不过,却是跟宫暮云一起射到的。

    而宫暮云显然并没有将猎物让给他的打算。

    他作为皇帝,又是宫暮云的皇兄,若是跟宫暮云争一只猎物,倒是显得他不够大度,不够爱护羽翼。

    宫暮寒这么一想,脸上就挤出了一抹颇为牵强的笑,“三弟既然想吃獐子,那这只獐子就送给三弟去吃好了!”

    这话说得,似乎这獐子是他打到的一样。

    顾念微听了这话,眉头不由就是一皱,不过,却顾忌着对方一国之君的身份,并没有立刻发作。

    “三皇叔,这獐子是父皇打到的,你想吃獐子,树林里还有很多,你自己去打嘛!”宫晨风到底年纪小,平时跟宫暮云接触得最少,所以说话就有些百无禁忌。

    宫晨风一出口,宫晨逸和宫晨宇就开始纷纷附和,“就是,三皇叔,皇家围猎,可不是闹着玩的,谁打的猎物多,谁在围猎结束后就是冠军。父皇虽然不参与比赛,可,多打一些猎物,父皇脸上也好看呀!你们想吃,就自己去打嘛!”

    宫晨风、宫晨逸和宫晨宇纷纷出言附和,宫暮云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但是,他却没有说话,只是拿着眼角扫了一眼宫暮寒。

    这三个皇子是宫暮寒的孩子,说实话,他一个做叔叔的,当着这么多的臣子管教皇子,这事儿好说不好听。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宫暮寒却像是没有看到宫暮云的眼神一样,将脸转向了身后的臣子,似乎是在跟臣子们说着什么话。

    宫暮云的脸瞬间便阴沉起来,他阴柔一笑,薄肆的唇角慢慢地向上挑起,“这里,有你们说话的份儿吗?!”

    宫暮云这话一出口,三个皇子齐齐噤声不语。尤其是宫晨逸,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煞白无比。

    昨晚,宫暮云闯了他的营帐,逼问他的情景,历历在目,那时候,宫暮云可丝毫都没有将他当成是亲侄子的!

    宫暮云的性子,宫晨逸还算是了解一些的,真要激怒了宫暮云,他就是一个六亲不认的主儿!不然,这堂堂的一国战神,也不会被人传得那般不堪。

    宫暮云这一发火,宫暮寒终于是开腔了,他沉着脸,朝着宫晨逸、宫晨逸和宫晨风低喝了一声,“你们三个,没大没小的,你们三皇叔不过是吃一只獐子,你们怎么那么多废话!”

    顾念微冷眼瞧着这一切,实在是对宫暮寒的演技没有什么好感。

    如果不是顾忌着宫暮寒的皇帝身份,她早就已经开启毒舌模式了。早干嘛去了?非得等着宫暮云发了怒,你才来和稀泥?

    顾念微一脸的不高兴,宫暮寒身边的宫暮雷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这货跟宫暮云的感情好,自然也不愿意看着三哥在皇兄跟前吃瘪,当下就没心没肺地跳下了马,走到了宫暮云的马跟前,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那只獐子,砸吧着嘴说道,“皇兄,这獐子可不是你射死的。你瞧,你这一箭,射的是獐子的眼睛。最多是把獐子给射瞎,完全死不了的。”

    宫暮雷这话,无异于给已经没有脸的宫暮寒心头再次补了一刀。

    宫暮寒的脸色登时就是一阵青一阵白。

    宫暮云憋着笑,故意板着脸,瞪了宫暮雷一眼,“五弟,别胡说,这獐子是皇兄射杀,送给我跟微儿吃的。”

    将宫暮寒的意思又复述了一遍,宫暮云的话却分明像是在打脸。

    人家三王爷宫暮云射中的獐子,皇帝却仗着自己身份尊贵,非说是自己射杀的,还要做出一副大度的姿态送人,啧啧……

    大家既不是瞎子,又不是傻子,有了宫暮雷和宫暮云这一番答对,谁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当下,宫暮寒的脸色就更加难看起来。

    “皇兄,天儿还早,我带微儿再去转转,没准还能打到两只野兔呢!”宫暮云说着话,翻身上了马,直接就招呼着顾念微离开了这里。

    宫暮寒脸色不好看,他可不想在这里等着看别人的脸色!

    宫暮云一走,宫暮寒便是狠狠地一甩马鞭,沉声道,“走!咱们再去打些野味回来!”

    宫暮寒虽然表现得完全都不在乎,可是大家却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的气氛压抑了很多。

    若不是对方是宫暮云,宫暮寒一定会治对方一个不敬之罪!

    但,对方是宫暮云,东帝国的中流砥柱,国之栋梁!他就不能将对方怎么样……

    宫暮寒心里非常难受,身为一国之君,居然在群臣面前被宫暮云如此下了面子,这让他对宫暮云的感情再次发生了非常微妙的变化。

    之前,他对宫暮云就已经有了极为深切的忌惮,而今,宫暮云眼看着要跟顾家联姻,对他似乎更加无所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