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88章 情敌?

第88章 情敌?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8章 情敌?

    随着饭菜上桌,这香气一下子就飘了出来,本来就饥肠辘辘的顾念微,觉得自己似乎更饿了。

    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了两声,顾念微也不客气,去净手之后,也不等别人让,就一屁股坐到了餐桌旁边。

    宫暮云扫了邵思崖一眼,剑眉微微一拧,随即坐在了顾念微身边,招呼都不招呼邵思崖一声。

    对于这个万分没有自觉性的千瓦度电灯泡,宫暮云是打心眼里,不喜欢。

    邵思崖却是丝毫都没有察觉到宫暮云对他的敌意,自来熟地坐在了顾念微对面,朝着扶游挥了挥手,“去取两壶烧酒来!”

    扶游没有动,而是用眼神瞄了瞄宫暮云,在看到宫暮云点头之后,这才躬身退出门去。

    扶游这个态度,让邵思崖很是无语,“你使唤阿武的时候,我也没见阿武,征询过我的意见!”

    邵思崖很郁闷,自己的仆从,宫暮云随意使唤,自己使唤宫暮云的丫鬟,似乎并不是那么好用!

    邵思崖那一张纯美的小脸,拧巴成了一团,让顾念微不由就觉得好笑,她微微摇了摇头,朝着邵思崖笑了笑,“这事儿,似乎,你得找你自己的仆役一块儿商量商量。”

    顾念微的话一落下,宫暮云登时便哈哈大笑起来。这话说得好啊!

    邵思崖无语地轻哼一声,拿起筷子夹起一筷子牛肉,用力地嚼了起来,那样子,不像是在嚼牛肉,像是在吃敌人的肉,喝敌人的血似的……

    顾念微觉得邵思崖好玩,不由就又逗了他一句,“你的小阿武呢?”

    邵思崖抬眼白了顾念微一眼,“你想他?”

    一句话,顾念微差点儿吐血,你才想他!

    顾念微脸上郁猝,邵思崖却是心情极好,又夹了两筷子菜,这才慢悠悠地说道,“小微微,跟你说正事呢,需不需要我帮忙?”

    这一句话才落下,宫暮云的脸已经是彻底地黑了下来,“她的事,不用你帮忙!”

    “我没有跟你说话!”邵思崖孩子气地转过头,怒气冲冲地瞪着宫暮云。

    “小微微,不是你叫的!”宫暮云丝毫不让,同样也带着一丝孩子气。

    看着这两个人中翘楚转眼间就成了斗鸡眼,而他们争斗的缘起,还是她,顾念微登时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她一边不疾不缓地安慰自己的五脏庙,一边讪讪笑道,“你们两个,能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吃一顿饭?”

    邵思崖唇角赌气,转脸看向顾念微的时候,眼底已经浮现出了一抹讨好的笑意,“当然可以!”

    宫暮云虽然没有明确地表示什么,但是那殷勤给顾念微夹菜的手,却是泄露了他的态度。

    两个在外面面前高冷到禁欲之气漫天飘的绝世美男子,对她却是这么一副态度,顾念微真心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三个人这顿饭,吃了一会儿,扶游便是端着两瓶酒从外面走了进来。扶游这孩子,也是个实诚的,邵思崖说要烧两壶酒,她就真的烧了两壶酒!

    看到这两壶酒的时候,顾念微差点儿没有笑喷了。谁说邵思崖使唤宫暮云的丫鬟不好使唤的!这不是叫烧两壶,就烧了两壶嘛!

    顾念微憋着笑,宫暮云同样是笑得见牙不见眼,“扶游,这里,用不着你伺候了,下去吧!”

    一看宫暮云这就要把扶游给打发了,邵思崖不由就撇了撇嘴,“你这是害怕我继续使唤你的丫鬟还是怎么滴?”

    没有想到,宫暮云居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不错!”

    邵思崖瞬间就有种想要泪奔的冲动,宫暮云这货,真心是太不要脸了!

    扶游却是认真地点了点头,恭敬地退出门去。

    没有了扶游这个外人在场,邵思崖、宫暮云和顾念微三人说话更加是无所顾忌。

    邵思崖逮着机会,就向顾念微献殷勤,而宫暮云则是时不时地就埋汰邵思崖两句。

    三个人两壶酒,邵思崖和宫暮云喝得多,顾念微喝得少。酒足饭饱,宫暮云起身就要送客。

    邵思崖一边埋怨宫暮云冷血无情,一边并不舍得走。

    “宫暮云,你在打什么主意,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邵思崖恶狠狠地咬着牙,“她不是你的谁,我们都有追求她的权利!”

    当着顾念微的面儿,说这话,邵思崖还真是,百无禁忌!

    顾念微嘴角抽了两下,虽然她算是两世为人,但她现在的年纪,千真万确,只是一个没有长开的小丫头。宫暮云和邵思崖这个样子,真得好么?

    顾念微脸上纠结的表情全部都落进了宫暮云和邵思崖的眼中。两个同样优秀的男子,相视一眼,谁都不再多言。

    如果现在,他们两个因为这事儿,惹来了顾念微的嫌弃,那可就不美了。

    “丞相府的事儿,我也想尽一份绵薄之力。”邵思崖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当先打破了沉默。

    宫暮云挑挑眉,“不需要。”

    邵思崖跳脚,“我没有跟你说话!”

    “本王跟她已经商量好了,我们的计划里,没有你。”宫暮云说得一板一眼,毒舌到让人发狂。

    不知是不是邵思崖的错觉,宫暮云在说“我们的计划里没有你的时候”,他总觉得,宫暮云在说,“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你插不进来”!

    邵思崖有些气闷,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在早些时候得到了狮璁兽与紫薇星斗的消息之后,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来东华帝国!

    如果,他早一点,也许,出现在顾念微世界里的人,就是他了!

    “行了,你来了王府,本王没有追究你的擅闯之罪,也尽到了地主之谊,现在,你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请便吧!”宫暮云很不厚道地下了逐客令。

    邵思崖嘴角抽了抽,这感觉,怎么都让人觉得不爽!

    宫暮云这货,果然就是一个腹黑到肠子都是黑的!

    “我不走!”邵思崖一梗脖子,“你的王府,我还没有住过,我就想要住两天王府!”

    宫暮云眸子一沉,薄唇上挑,“可以呀,王府柴房要不要?”

    邵思崖气恼地瞪了宫暮云一眼,“宫暮云!你够了!”

    宫暮云洋洋自得地白了邵思崖两眼,“没有请你住猪圈,已经够对得起你了。”

    邵思崖再次无语,想他堂堂逍遥阁阁主的身份,宫暮云居然想要将他给安排进猪圈,宫暮云这货的脑袋,这是进水了吗?!

    邵思崖越想越气,恨恨地剜了宫暮云两眼,转身拂袖而去!

    看着邵思崖走远了,宫暮云脸上这才有了笑意,“一块儿出去走走?”

    顾念微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不好。我要午休。”

    昨晚就没有睡好,早上又被禁卫军给吵醒,她现在恨不得自己长在床上,所以,宫暮云提议要出去走走的时候,她很干脆地就选择了拒绝。

    宫暮云倒也没有勉强,缓缓点了点头,“那好,你休息吧。我找人在门口守着。”

    省得邵思崖这货再杀出来捣乱。

    顾念微嗯了一声,便是挑帘进了里屋。

    里屋靠墙角的位置,有一张雕花木床,床上挂着粉色的帷幔。

    顾念微打了一个哈欠,掀开帷幔,拽开一条薄被,躺了上去。

    房间里很安逸,空气中还飘着一种淡淡的香气。

    大概是这里的环境太安逸,顾念微躺了一会儿,便是进入了梦乡。

    房间外,宫暮云听着顾念微均匀的呼吸声,唇瓣慢慢勾起,转身出了房间。

    静园之内,环境幽然,知了在树上不断地唱和,不知疲惫。

    宫暮云走下台阶,站在静园的葡萄架下,伸手从上面摘下来一串葡萄,拿出帕子,擦净了上面的白霜,一粒粒地丢进嘴里。

    甘甜入喉,别有一番滋味。

    “三哥,好有雅兴!”一道欢愉的声音入耳,宫暮雷从静园外面走了进来。

    宫暮云轻轻眯起眸子,“你怎么来了?”

    “听说了朝堂上的一些事,所以,过来看看三哥你需不需要帮忙。”宫暮雷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嘴整齐的小白牙。

    宫暮云微微笑了笑,“来的正好,我还真需要你帮忙。”

    说着话,转身将手里的葡萄递到守在静园的仆役手上,朝着宫暮雷勾了勾手指,“来!”

    宫暮雷赶紧将耳朵凑了过去,露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听着宫暮云缓缓说出计划,宫暮雷的眼底露出了一丝会意,“明白了!”

    “那,明天就看你的了。”宫暮云缓缓点了点头,眼底一丝神光掠过。

    宫暮雷笑眯眯道,“三哥,你就放心吧!一定给你办得妥妥的!”

    宫暮云点点头,“嗯。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要三哥马场上那匹汗血宝马!”宫暮雷倒是点儿都没有客气,干脆利落地说道。

    “没问题!”宫暮云也没有含糊,答应得很是爽快。

    宫暮雷笑呵呵地咧了咧嘴,从葡萄架上伸手摘了一串葡萄,也不擦,就一边吃,一边跑出了静园,“三哥,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