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72章 打个弩

第72章 打个弩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2章 打个弩

    顾念微的气势太过强悍,以至于顾雨菲和顾雨玲在面对顾念微的时候,直接就说不出话来了。

    顾念微轻蔑地翻了翻白眼,随即轻呵一声,绕开她们转身就欲走。

    “你别走!”顾雨菲一把拽住顾念微的手腕,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似的,逼问道,“我娘,是不是你害的?!”

    顾念微笑眯眯地看着顾雨菲,眼底流过戏谑的光芒,“我害的?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这么胡言乱语,小心被父亲以一个冒犯嫡出之罪,将你赶出相府去!”

    顾念微说话不紧不慢,然而,她的话却像是具有某种神奇的魔力,顾雨菲的心神不由就是一震,随即松开了手掌,“我,我也只是随便问问……”

    “饭能乱吃,话能乱说?”顾念微邪气地挑了挑眉,“我很忙,没有时间跟你一块儿墨迹!”

    说完,顾念微甩手就朝着相府外大步而去。

    顾雨玲看着顾念微就这么大咧咧地走了,眼底迸射出了深深的不甘,“三姐,我看,娘亲就是让她给害的!”

    顾雨菲眼神复杂地扫了一眼顾雨玲,随即轻叹了一声,“娘亲现在下落不明,咱们两个和六弟在府里的地位,岌岌可危,现在,不易树敌……”

    顾雨菲到底比顾雨玲年长几岁,考虑得还算是全面。

    随着李云萝被赶出相府,她们的地位的确是再次变得尴尬。

    刚才会跟顾念微怼上,还是一时气愤难平,真要是闹起来,她们两个绝对会在顾念微手上吃亏。毕竟,之前,顾念茵在顾念微手上都没有讨到好处。看来,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

    在这相府里头,最没有主意,最容易被人利用的,就是顾念茵,如果顾念茵是醒着的,就好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各自叹了一口气,随即便是垂头丧气地朝着自己的园子走。因为是庶出,她们的园子倒是比顾念微的园子还要小一半。而且,还是两个人共用一处园子,这倒是方便了这一对难姐难妹。

    顾念微出了相府,看似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但是在走走停停中却是走到了一处药铺。

    这段时间,她经历的这一切,已经是让她意识到,她必须要有一些正当防卫的手段。她的功力尚浅,一旦遇到什么危险,她自保尚且不足,在这种情形之下,多种防护的手段,也就多种脱险的机会。

    未曾穿越之前,顾大师是十项全能的惊才绝艳人物,相术、幻术、迷魂术……自然,还有她的医术和毒术。

    既然是医毒,自然是离不开药材。

    顾念微翩然举步进了药铺,却没有发现,在她走走停停之时,已经有一双眼睛饶有兴味地盯上了她。

    盛京最大的药材铺子对面,是一家酒楼。

    酒楼二层的窗户边,坐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少年眉眼清癯,一身清冷,好似空谷幽兰。

    正午的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照在他那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上,将他的容颜返照得有些朦胧梦幻。

    少年身侧,侍立着一个青衣的小厮,小厮看起来颇为的伶俐,眼珠子咕噜咕噜地乱转,时不时地却被窗外飞过的鸟儿吸引了视线。

    “那个女人,就是宫暮云上心的那个?”少年洁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声音清越,好似清谷回声。

    青衣小厮见问,急忙恭声回道,“回主子,是!”

    少年闻言,粉嫩好似桃花瓣的唇角就那么慢慢悠悠地挑了起来,“你在这里守着,我去会会她!”

    小厮躬身应是,眼神却是带着几丝好奇,看向了对面的药材铺子。

    那个女人,有什么值得主子上心的?难道,只是因为这是宫暮云第一个带回了幻雪庄的女人?

    小厮砸吧了砸吧嘴,能够让主子上心的女人,还真是少之又少呢?

    小厮这么一想,对对面药材铺子里将要发生的事情就更加好奇了。

    只是,主子有令,让他在这里守着,他可不敢私自跑过去。

    小厮趴在桌子上,一双灵气逼人的大眼睛滴溜乱转。

    而对面,顾念微已经是在药材铺子里,跟伙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就这几种药材,我都要。有多少,要多少。”顾念微淡淡含笑的样子,实在是太具有亲和力了,对面的伙计不由就看直了眼。

    “好好,小姐稍等。”伙子傻乎乎地接过了顾念微写下的纸条,然后转身去给顾念微去取药材。

    顾念微目光缓缓扫过柜台后面那些药材柜子,每个药材柜子都上着锁,上面写着药材的名字。

    各种各样的药材都非常齐全,果然不愧是盛京最大的药材铺子。

    顾念微正在看着药材铺子里的药材,倏忽就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猛地一回头,就瞧见了那个逆光而来的少年。

    碎金的阳光从少年身后铺散而下,一路蜿蜒到了药材铺子里。

    阳光温软,岁月静好,那少年清隽的容颜,就像是天工鬼斧雕刻。

    顾念微竟然有了一瞬间的晃神,掩饰什么似的,她慌忙转过了脸。可是心跳却骤然加速,这个少年,居然跟她前世的一个好友有着七八分的相像!如果不是她知道,这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她还会以为,是她那位好友来到了她的面前。

    顾念微自嘲地勾了勾唇角,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药铺的伙计将顾念微所抓的药材抓好,递给了顾念微大大的一个纸包。

    顾念微笑眯眯地接过来,然后结了账,转身便欲离开。

    少年见势,身子一动,就挡在了顾念微的身前。

    少年的笑容很温和,就像是午后的阳光一般,让人感到温暖,只是,他所出口的话,却是不带一丝温度,“别急着走啊!”

    顾念微抬头,一双黑亮的眸子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少年,薄唇微微一挑,“让开!”

    少年不动,反而是笑眯眯地抱臂而立,一双眼睛审视地打量着顾念微,“萍水相逢,姑娘甚合我眼缘,不如一起吃个午饭?”

    顾念微轻呵,看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男人搭讪女人的手段都是一样一样的!她真是眼拙了,居然觉得这个登徒子长得像是她前世的朋友!

    “不好意思,你,不合我的眼缘!”顾念微神色有些冷,唇角的笑意也有一些冷。她一向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就算对方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她也不会给对方留任何的情面。

    顾念微这个油盐不进的态度,不仅没有惹怒少年,反而让少年脸上的笑意更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姑娘不肯赏这个脸。在下不强求。”

    这少年如此好说话,倒是让顾念微略微吃了一惊。

    不过也仅仅只是吃了一惊而已,随即,她便是绕开少年,大步出了药材铺子。

    少年负手而立,望着顾念微消失的方向,唇角悠悠一勾,勾勒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小丫头,你现在拒绝的是痛快了,不过,等一会儿,我就不信,你还能这么地干脆冷酷!

    少年唇角的笑意,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罂粟花,就连眼角蜿蜒的弧度,都透着一种直入骨子里的魅惑。

    这样的少年,纯美如画,不似凡人。

    少年脚步一动,下一刻,药材铺子里,便不见了他的人影。

    同一时刻,顾念微拎着一大包的药材,弯弯绕绕地找到了一家铁匠铺。

    铁匠是手艺人,这炎热的时节,依旧拉着风箱,挥舞着大锤,在打造一副锄头。

    守着炉子,燥热难耐,他的身上,背上几乎都是汗水,头发也是湿漉漉的,像是从水里刚刚捞出来的一样。

    顾念微笑眯眯地凑上前去,“师傅,接活吗?”

    铁匠头也不抬,粗声粗气地说,“接啊,小姑娘,你想要打什么呢?”

    顾念微呵呵一笑,“我想打一张弩。”

    听到这话,铁匠不由停了手里的活计,抬头朝着顾念微深深看了一眼,“打弩?”

    在铁匠的印象中,弩可不是女孩子能够玩的东西,想要拉开一张弩,便是正当壮年的汉子,都会非常吃力。

    “小姑娘,你是在开玩笑?弩,这可不是你能拉得动的!”铁匠没好气地翻了顾念微一眼,就以为顾念微是来捣蛋的。

    顾念微也不恼,就那么好整以暇地守在铁匠的炉火边,也不嫌热,给铁匠打下手,“师傅,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真想要一张弩。”

    铁匠不理她,顾念微也不急,继续说道,“只不过,我这弩啊,比一般的弩,要小很多。大致,就是这个样子的……”

    说着话,顾念微蹲在地上,画出了一个牙签弩的形状。

    铁匠本来不想理会顾念微,但看这姑娘说的认真,不由就朝着地上看了一眼。这一眼看过去,铁匠的眼睛就直了。

    顾念微的画工很好,牙签弩被她画得非常精致,那小小的一个弩,就像是孩子们手里玩的弹弓一样,像是玩具,可弩口所发射的那支箭却精细得像是一根针。

    铁匠来了兴致,将手里的活计交给了铺子里的伙计,自己则蹲在顾念微身边,开始跟顾念微讨论起来,“这么精细的一个弩,怕是不好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