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58章 阴人技术哪家强?

第58章 阴人技术哪家强?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8章 阴人技术哪家强?

    墨子琛看清楚眼前的情况,眼前登时就是一黑,疾步走到了墨疏影跟前,抬手就给了墨疏影一巴掌,“你怎么回事?!”

    这一巴掌,直接把墨疏影给打蒙了。

    怎么回事?她要是知道怎么回事,还会把皇上刚得来的稀有花种给摔坏么……

    墨疏影眼中氤氲着雾气,粉嫩的唇角一瘪,语气带着哭腔,“有人扎我的腿,我才会摔倒……”

    墨疏影这话一出口,周围忽然就安静地落针可闻。

    有人扎她的腿?

    谁扎的?谁看见了?

    墨疏影是真得快要哭了,摔坏了皇上的心爱之物,她真心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说好的一会儿要大展才艺的,可现在,她还没有施展身手,就要被Pass掉,这是怎么一回事?

    墨疏影心里委屈,是真委屈。

    宫暮寒与皇后轩辕静各自回过头,看着地上那盆被摔坏的花儿,再看看墨疏影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双双皱起了眉头。

    这花儿,是他们的心爱之物不假,但,墨疏影是尚书府的千金,又不是什么寻常的丫鬟仆役,若是因为一盆花,就责备了墨疏影,难免会让尚书大人寒心。

    可是,这丫头,为了引得大家的注意,打翻了这盆花,这份心机,倒是不可小觑。

    两个人的眼神闪烁了闪烁,随即,宫暮寒便是朗声笑了笑,“墨尚书,别急。不过是一盆花,吓坏了令千金,可就不美了。”

    墨子琛脸上露出惶恐的神色,“小女冒失,冲撞了圣上,还望圣上责罚。”

    宫暮寒呵呵一笑,“什么责罚不责罚的,今儿让大家来,是让大家来游玩的,一盆花而已。算了,别坏了兴致!”

    有了宫暮寒这话,墨子琛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可是墨疏影这心里却依旧是像挂了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的。

    轩辕静笑眯眯地扫了墨疏影一眼,“多可怜见的一个小姑娘,好了,没事了,继续逛吧!”

    说着话,轩辕静朝着伺候的丫鬟打了一个手势,就有丫鬟过去,将那一盆摔在地上的花儿给收了。

    眼看着这事情到这里,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墨疏影却忽然抽抽搭搭地说,“皇后娘娘,刚才,是真的有人扎了臣女的腿,所以,臣女才会站立不稳,将这花儿给砸翻在地。那个人,欺辱了臣女是小,却害得皇上和皇后娘娘损失了一盆名贵花种,实在是恶毒!”

    墨疏影这话一出口,墨子琛的脸色不由就变了变。

    他这个女儿平时也是个机灵的,怎么今儿就这么傻呢?!就算她是被人给坑了,可是现在,她这么一说,这不是明摆着想把皇上和皇后当刀子使唤么?

    皇上和皇后,是那么容易被人摆布的人?

    果然,在听了墨疏影的话之后,宫暮寒的脸色倏忽就是一沉,“有人故意扎你的腿?”

    宫暮寒语气带着三分寒意,话语有些意味不明。

    墨疏影眼中带着泪,娇滴滴地抽泣着,“对,请皇上为臣女做主!”

    墨疏影这么一说,大家的好奇心不由就被勾起来了。

    如果墨疏影说的是真的,那么,到底是谁扎了她的腿?

    轩辕静微微眯起了眼睛,那一双凤目缓缓扫过全场。本就是经年处于上位的人,只是这么随意地一扫,脸上便带着几分不怒而威。

    在轩辕静的目光注视下,很多女眷都不由自主地垂下了脑袋,为了不冒头,顾念微也是慢慢地别开了脸。

    墨疏影说有人扎了她的腿,呵呵,不错,就是有人扎了她的腿,不过么,墨疏影想要找出证据来,那简直就是在做梦!

    小样的,既然敢算计我,就该做好被我讨债的准备!

    顾念微心里暗爽,心思却始终都落在宫暮寒与轩辕静那里。也不知道,这两位,到底会如何处置。

    “来人!”宫暮寒忽而扬声唤道,“传御医!”

    宫暮寒这话一落下,即刻就有小太监下去通传。

    所有人都没有了赏花的兴致。在皇后大内,居然有人可以肆意使用那种能够扎伤人的工具,现在,被扎伤的是墨疏影,事情还不算大条,但,如果被扎伤的是皇上与皇后呢?这事件是不是就会被上纲上线了?

    所以,不论从哪个点上说,查出到底是什么伤了墨疏影,都是有必要的。

    御医来得很快,不大一会儿就随着小太监进了后花园。

    “臣给皇上请安。”御医背着药箱,恭恭敬敬地给宫暮寒行了礼。

    宫暮寒微微一抬手,“免礼。王太医,墨尚书家的小姐说自己的腿被人给扎伤了,你给她看一下,是什么东西扎伤的?”

    王太医点头应了一声是,背着药箱走向了墨疏影,“墨小姐,请!”

    此处,人多眼杂,墨疏影一个姑娘家,总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肌肤,所以,王太医便请她去背人的地方看伤。

    墨疏影点了点头,在一个小丫鬟的搀扶下,跟王太医去了不远处的一个凉亭。

    其余众人,各安心思,在后花园里静静观望。大家那不断游移的眼神,显示着众人都存了几分看好戏的心态。

    不管今儿这事,是怎么一个结果,墨家这位大小姐都算是大家彻底地记住了。至于,别人记得是她的好,还是她的蠢,这就另当别论了。

    在大家的翘首期盼中,王太医跟墨疏影一前一后走了回来。

    墨疏影脸上的表情有些忐忑,而王太医脸上则挂着几分不易被察觉的郁闷。

    王太医到了宫暮寒跟前,一打衣袖跪了下去,“回皇上,皇后娘娘,墨小姐的确是被刺伤,不过,却不是被人为刺伤。”

    宫暮寒剑眉轻轻一挑,“怎么回事?”

    “是这个小东西捣的鬼。”王太医手掌一摊,一个尖刺就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那个尖刺,大家都识得,蔷薇科的植物身上,基本都会长这种刺。

    大家的目光只扫了一眼,脸上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刚才,大家曾经走过一片月季园,大概是在那个时候,墨疏影裙子上带上了刺,后来,不知怎么就刺进了肉里。

    大家交换了一下眼神,都露出了一副“我懂”的眼神。

    宫暮寒微微拧起眉头,眼神有些不悦地扫向了墨疏影,如此兴师动众,最终的结果,却只是一株月季上的刺儿捣的鬼?呵呵,宫暮寒觉得,自己就算是脾气再好,也要敲打敲打尚书府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姐了!

    “墨尚书。”宫暮寒缓缓张了张嘴,眼底逸出丝丝寒意,“这事儿,你怎么说?”

    “小女不知轻重,让陛下担忧了!”墨子琛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普通跪倒。这个熊孩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本来,皇上都已经不再追究她打翻了花盆,这个熊孩子,为什么就不能见好就收呢!

    墨疏影直愣愣地看着太医手心里那根小小的刺,内心是崩溃的!如果,这根刺,是她自己带上裙子的,怎么可能直接扎进了肉里!

    那明明是有人动了那株月季,月季花猛烈摇晃的时机,那根刺才会顺势扎进了她的肉里。现在又没有风,那月季花为什么会动?

    墨疏影有心想要继续辩白,可看着宫暮寒那一张渐渐阴沉下来的脸,墨疏影所有的话登时就咽回了肚子里。

    如果她继续坚持说,是有人动了手脚,皇上会不会觉得她这是在为自己之前的错误强词夺理?

    墨疏影想到这里,心里即便还是不舒服,却生生将那些不服气的话给咽了回去。

    “臣女无知,让皇上费心了。”墨疏影盈盈一拜,倒也落落大方。

    面对主动示弱的墨疏影,就算宫暮寒还想发作,也不得不顾忌一下墨尚书的脸面。当下,宫暮寒便是摆了摆手,“没事就好。逛了这么久,大家想必也累了,都歇歇去吧!”

    说着话,宫暮寒当先回了之前那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宴席之地。

    大家三五结对,各自说笑,谁都没有注意到,顾念微在跟着大部队朝回走的那一刻,唇角邪肆地挑了挑,眼底露出了一抹让人捉摸不定的笑意。

    呵呵,墨疏影,这个大礼,你还喜欢吗?

    依照她顾大师的智商,想要阴人的时候,怎么可能会让人抓住把柄……

    顾念微心中得意,却没有发现,那一丛蔷薇花外,一道颀长的身影同样是微微勾起了唇角,眼底带着丝丝玩味,以及难以被察觉的宠溺。

    这个丫头,还真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

    宫暮云一边轻轻笑着,一边举步朝着那赏花大会的宴席而去。

    照这丫头的性子,树敌是难免的,可在这皇宫里面,树敌太多,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自己有必要,去帮着她应对一二。

    大家重新落座,早有丫鬟给大家倒了果酒,让大家解解渴。

    这边,一众女眷刚刚坐好,便听见后花园的月牙门外响起一阵阵爽朗的笑声,接着就有三道人影,鱼贯走了进来。

    这三道人影,俱是锦衣华服,年纪不过是十五六岁,最大的也就是十七岁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