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 第6章 心大的顾大师

第6章 心大的顾大师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章 心大的顾大师

    顾念微却在这个时候,将烤鱼递到了宫暮云跟前,洒然说道,“外面有顾二他们撑一阵,你先吃点儿东西吧。不然,死都是饿死鬼。冤不冤?”

    顾念微说话不中听,宫暮云却是没有追究,反而是伸出手,接过了顾念微手中的烤鱼,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那样子,似乎刚才那个局促紧张的人,不是他似的。

    “你说的对,没有什么事情,比填饱自己的肚子更大。”宫暮云优雅地吃着鱼,还不忘低声点评两句,“嗯,手艺不错。”

    顾念微白了他两眼,到底是不放心外面的情况,支着耳朵,开始听动静。

    “别跟我们装糊涂!”一道陌生的声音,好似破锣一样撞进了顾念微的耳朵,“把人交出来,给你们一个好死!”

    顾二似乎在所忌惮,说话底气明显不足,“交什么人?我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对方哈哈一笑,“不懂?这几天,路过这里的马车,只有你们这一辆,我们要找的人,也消失在你们出现的这条路上。我倒是想不怀疑你们,可是,你们的嫌疑实在是有些大!”

    顾二默然,气氛有些僵持不下。

    马车里,顾念微微微拧起了眉头,有些嫌弃地瞥了一眼宫暮云,那一眼似乎在说:早不跟我们老实交代,现在,麻烦了吧?

    宫暮云将最后一口鱼肉塞进了嘴里,慢悠悠地嚼完,依旧苍白的俊脸微微一抬,目光就那么淡然如水地落在了顾念微身上,“咱们赌一把吧?”

    顾念微眨巴了眨巴眼,一脸不解,“什么意思?”

    “你想逃,我也想逃。现在,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宫暮云压低了声音,朝着马车外努了努嘴,慢悠悠说道,“如果,我们能够将马儿激怒,让马车跑起来,也许,咱们两个都能如愿以偿,脱离虎口。”

    顾念微沉吟了一会儿,很快就做出了决定。现在的处境已经很明显,敌众我寡,留下来,十有八九是个死。她虽然不怕死,但也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呀!

    “好。咱们就赌这一把!”顾念微脸色凝重,朝着宫暮云点点了头。

    宫暮云苍白的脸上掠过一抹冷厉,随即手掌缓缓握了握。他现在病着,使不上力,但是,将一匹马激怒的力气却还是有的。

    在宫暮云的示意下,顾念微瞧瞧给帘子挑开了一条缝,而宫暮云曲指一弹,那根之前插鱼的木棍就被他嗖的一下射出,准确无误地扎在了马屁股上。

    马儿受惊,扬起四蹄,猛然就朝着山里跑去。

    顾二一怔,大喊一声,“二小姐!”

    马车狂奔之时,车帘被风吹了起来,顾念微看到了顾二瞬间苍白的脸,以及那些围着顾二、柳儿和顾一宁的黑衣人。

    黑衣人很多,少说也有十几人,顾二、柳儿和顾一宁几乎是陷入了包围圈。顾念微觉得,这样的情况下,她跟眼前这个小白脸遁了,真是明智之选。

    “点子在马车里,追!”为首的一个黑衣人一看马车疯了似朝着山里跑,登时就急了。点子扎手,他们也是费了老鼻子劲儿,折掉了几百人,才把点子拖得精疲力竭的。如今,若是让他跑了,他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和牺牲,岂不是都要白费?

    为首的黑衣人这么一咋呼,其他的人也不管顾二、顾一宁和柳儿了,撒丫子就朝着山里追。

    柳儿呆愣愣地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结结巴巴道,“二小姐,这就,走了?”

    顾二一跺脚,急道,“追!”

    说完,将手里没有吃完的烤鱼一丢,狗赶着似的,拔足就往山里跑。

    顾一宁和柳儿也不敢怠慢,丞相大人让他们来接二小姐回去替大小姐嫁人,现在,顾二小姐人跑了!他们若是就这么回去,别说自己的小命不保,家里人也会跟着受到牵连。

    于是,这云销雨霁之后,大山上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别开生面的情景:一匹马车在前面狂奔,两拨人在后面癞皮狗似的狂追……

    马儿吃痛,跑得太快,山路又非常颠簸,宫暮云身子本就病着,如今被这么一颠,脸色登时就变得更加难看。

    顾念微也好不到哪里去,马车平稳行驶的时候,她还能优哉游哉,如今这马儿慌不择路,她也是被颠得胃里翻江倒海,刚吃进去的鱼都差点儿吐出来。

    “他们是狗皮膏药么?黏得这么紧?”透过车窗窗外扫了一眼,看着身后那些黑点,顾念微骂骂咧咧地说。

    宫暮云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是已经说不出了。他之前高烧,后来虽然嚼了鱼腥草和紫苏,却并没有立刻就好。如今,被人这么追赶,他这心里其实也是憋屈的要死。放在平常,莫说就这么几个人,就算是再多几个人,他也不会放在眼里。可是现在,旧疾突发,又被人算计受伤,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马车一路疾驰,车身被山间的石子颠起老高,似乎要散架。

    宫暮云原先是倚着车厢,后来直接被颠得趴在了车厢里。相比于宫暮云,顾念微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车厢内扑过来扑过去,差点儿扑成肉泥。

    疯狂的马车,狼狈的男女,初次见面,便上演了这么一出亡命大戏。

    好在,后面的追赶声渐渐弱了下去。

    山间幽谷,草长莺飞。

    马儿悠闲地在山坡上吃着草,而马车上的两个人却是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

    “我们不能继续留在这马车上。”说话的,是宫暮云。

    顾念微艰难地转了转脖子,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你能走吗?”

    宫暮云沉默了一会儿,缓声说道,“或许,还要有劳你。”

    顾念微瞪了他一眼,颓然叹了口气,“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这辈子来给你还债的!”

    顾念微当然知道宫暮云说的有道理,马车这个目标太明显,如果他们继续留在马车里,相信用不了多久,后面的追兵就能顺着雨后湿泥路上的车辙追上来。

    一边抱怨,顾念微手上也没有闲着,她将车厢里垫着的坐垫都扯了下来,然后远远地丢在马车旁边的草地上。

    接着,她便踩着那些坐垫跳落到了草地上。

    站定,她朝着宫暮云伸出手,目光澄澈无波,“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