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轩小说网 > 说散就散 > 第744章 拿到遗产

第744章 拿到遗产

一秒记住【傲轩小说网 www.axxsw.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天之后,在季轻舞和墨锦辰得到了一定的休息之后,龙溟来到了墨家找到了季轻舞。

    “小舞,恢复的怎么样了?”龙溟看着季轻舞依旧缠着绷带的双手,不由得担心的问道。

    “小舅,已经没什么事了,白琅过几天就能拆绷带了,怎么了,今天特地来墨家找我,是不是关于那个律师的事有什么进展了??”季轻舞感觉到了小舅来找自己不是只是看一下自己的伤势那么简单。

    龙溟意味深长的看了季轻舞一眼,婉婉道来,“那个神秘的律师又联系我了,和我通了一番电话,告诉了我下次交易的地点和时间,是在下周五的城西小树林旁边的公园里。但是,没有留下手机号码,他说交易之前还会再次联系我。”

    季轻舞说到:“那就等他再次联系你吧,做好万全的准备。”

    龙溟沉思了一会,说到:“等你再恢复一点,到时候拉上龙夜和墨锦辰一起,看一下那个律师到底是何方神圣。上一次还莫名其妙的放了我们鸽子。”

    ……

    肖纹水在密室里,听到了关于这个秘密的,这个遗产的所有的一切。通过……季轻舞头发上的一个窃听器,从那天季轻舞回来到现在,季轻舞周围发生的所有的谈话,肖纹水都在另一边默默的倾听着,并为之做好了自己的准备。

    卿和小艾也因为上次私自行事,没有遵守肖纹水的命令把季轻舞安全的送回家而收到了责罚。

    肖纹水低头自言自语,“这份遗产里面,一定有关于我的身世的秘密。”

    肖纹水把四爷喊了进来,“到季轻舞和那个律师交易的时候一定会非常混乱,我们一定要布置足够的人手,确保能够做到面对任何的混乱,和任何的敌人。”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季轻舞的双手的绷带已经拆了下来,虽然还是有可以看见的明显的伤疤还是没有恢复,但是对于基本的行动,只要不大幅度的运动,是不会耽误的。

    墨锦辰也在这么多天的休息中伤势得到了缓解。随着背部的伤疤渐渐的愈合,穿上一身笔挺的西装,除了气息让人觉得有一点虚弱之外其他的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

    龙七,白琅和林枫在经历了上次的事件之后加强了自身的锻炼,对于季轻舞的守护也变得更加的严密,都为即将到来的面见律师磨刀霍霍,做好准备。

    这一天上午,季轻舞和墨锦辰,带着龙七,白琅和林枫早早的出发。来到了约定的地点,看到的却是空无一人的公园,几人都没有下车,而是在车上等待着龙家,以及那个神秘律师的到场。

    在另一边,龙家正在赶来的路上,龙溟坐在驾驶位,龙夜则坐在后面,两人都没有说话,眼神中都透露出坚毅。

    而在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的,公园的外围。坐着一些看似毫不相干的人群,或是在打太极拳,或是在公园里面悠闲的散步,或是一对一对的的情侣在公园里说着一些悄悄话。看似毫无相关的人,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都在悄悄的扭头看向公园。

    肖纹水在一个离公园有几百米的一个黑色的面包车里,里面是监听设备以及监控设备。四爷也在公园里面,戴上了假发和假胡子,在公园里面打着太极拳,仿佛一个与世无争的老爷子,但是偶尔对自己假发下的耳机的汇报却是透露出了他的身份。

    上官暮垣也来凑了个热闹,只见上官暮垣坐在他的面包车里,带着他的两个小喽啰,注视着公园里面的一切。

    所有的人,或是已经在现场做好了准备或是正在赶来的途中。都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那个神秘的律师。

    龙溟在到来的路上。看到了肖纹水的面包车,也看到了上官暮垣所在的面包车,最后,看到了季轻舞和墨锦辰的位置。驱车来到了季轻舞车的旁边。

    “今天这一趟。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啊。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不少的东西,风起云涌啊。”龙溟刚停下车,便通过手机对季轻舞说到。

    至于这件本来比较私密的事为什么会被人都知道,大家也都秘之不宣,各个家族都有另外的家族安插进来的奸细,随着面见的布置,这些事自然也就被其他人知道了。虽然有奸细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却基本没有特别的采取行动。因为排除掉了一些,就会有一群新的进来,反而不如留下已经存在的那个摸得到底的奸细,有些真正秘密的事反而知道怎么去避免他们。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那个神秘的律师……

    龙溟刚过来一会。只见公园里缓缓开来了一辆咖啡色的私家车。透过车窗,里面是一个人到中年的男子,样子不但不俊俏,反而有点邋遢,满是油的一张脸,带着看起来比较多余的脂肪。以及一头的长发,看起来并不像是个律师,反而像是个落魄的艺术家。

    那个男人打开了车。慢慢的走下了车,身上穿着一身的西装,不是那种笔挺的西装,反而是那种放在洗衣机里面洗过之后没有熨烫的西装。

    如果不是季轻舞已经和他约定好了,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卖保险的。而不是一个律师。如果说真的是一个律师,也会是一个让你不放心打官司的律师。

    季轻舞和龙溟同时从车里走了出来。缓缓地走向了那个律师。

    “龙先生?”律师疑问的问道??拨打起了手上的电话,等待了一会,听到了来自龙溟手上的手机的电话铃声之后,才确定了却是是自己想等到的人。

    微笑着走向了龙溟,“东西带来了吗?”

    龙溟挂断了电话,回头看向季轻舞,季轻舞拿出了简艺涵的项链,已经从箱子里拿出的手链。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请问你是?”律师面带疑惑。

    “我是她的女儿。”季轻舞回答道,“请问今天是继承我母亲给我留下的东西吗?”

    律师神秘的一笑。